言情小说 - 修真小说 - 金刚不坏大寨主在线阅读 - 433~444:天人之宝,神秘小岛主(保底更求月票)

433~444:天人之宝,神秘小岛主(保底更求月票)

        砰!

        江大力一巴掌拍在胡铁花胸口上,快得胡铁花都没反应过来就被打得一个趔趄后退几步,捂住剧痛的胸口神色错愕。

        “本寨主刚说了,楚留香恭维老子,老子就很舒坦,常人恭维老子,老子就会赏他一巴掌!”

        江大力冷哼瞥了眼胡铁花,又恶道,“还有,你的眼睛,不要随便胡乱瞟我黑风寨的女人的腿!”

        胡铁花语塞,下意识就想看向一旁的王语嫣,眼珠子转到一般连忙忍住,对江大力想露出笑脸,却又怕江大力误会是恭维,表情变得很精彩。

        “好了。”

        楚留香摇头笑了笑,拿出装有玉蝶金蝉的盒子递给江大力,“这金蝉玉蝶是南海门的镇派之宝之一,那孤独老人的墓穴也的确如你所料,完全是个陷阱。

        布置陷阱的人,是南海奇叟。

        我拿到这玉蝶金蝉的过程也是很曲折,可谓是经历了一番乱战。

        那徐元平在一战中和神州一君易天行大战一场后,又被南海奇叟所伤。

        我帮徐元平逼退了南海奇叟后,拿到玉蝉金蝶,一起逃出了墓穴。

        后来那墓穴也就坍塌了,也不知道那南海奇叟等人从其中出来没有。

        不过总算这场阴谋没有害死多少人,现在这宝贝是个烫手东西,落入你的手里的确非常合适。”

        “徐元平可是死了?”

        江大力接过木盒,随口问了一句。

        在上一世,徐元平便是死于孤独老人的墓穴之中,也是颇为罕见的悲剧死去的古籍主角。

        但这一世,有他和楚留香插手影响,情况或许会发生改变。

        “没有。”

        楚留香摇头道,“徐元平的杀父杀母仇人便是易天行。他和易天行一战可谓平分秋色,最后虽然被南海奇叟所伤,又被那萧姹姹救走。

        当初墓穴坍塌后我们齐齐逃了出来,自那后我就不知道徐元平的下落,想来应该是和萧姹姹一同归隐山林了罢?”

        “戮情剑可不会这么容易就归隐山林的,尤其是身旁还有萧姹姹这么一个偏激的女子。”

        江大力轻笑一声,却也懒得再管这二人。

        随手打开木盒。

        映入眼帘是一片金光和一片盈润绿玉之芒。

        但见木盒之中,静静躺着一个仿佛鎏金打造的炫目金蝶、一个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的绿玉蝉。

        一种极其特殊的气息自金蝶上散发而出,令人不免心神宁静。

        至于绿玉蝉,倒是似乎除了极具观赏性,并没有太多奇异之处。

        然而此时,江大力的面板中已出现了关于这两物的讯息。

        “您得到【金蝶】

        【金蝶】

        级别:1品奇珍

        效果:凝神强神,恢复精神创伤。

        说明:传闻古时有一蝶振翅时会发出“庄周”“庄周”之声,能带人进入美梦之中,梦回庄周。

        后南海门高人在海底神秘府邸中发现金蝶,能凝神强神愈神,认为是谪仙遗留宝物庄周金蝶,带回南海门后视作镇派之宝。”

        “您得到【玉蝉】

        【玉蝉】

        级别:1品奇珍

        效果:可解万毒。

        说明:传闻古时有一种蝉能知万事,可解万毒,任何事物皆被其探听知晓,发出“知了知了”之声。

        后南海门高人在海底神秘府邸中发现玉蝉,能解万毒,认为是谪仙遗留宝物知了玉蝉,带回南海门后视作镇派之宝。”

        “没想到这两个宝物居然都是1品奇珍,而且还有着典故,难怪连沉寂这么多年的魔教都出现,任天行这个教主都亲自出手了。”

        江大力看完玉蝉金蝶的讯息,心中一喜,有种捡到宝的感觉。

        这两样宝物,可解万毒的【玉蝉】对他而言,虽说没有太大用处。

        但金蝶这种凝神强神愈神的宝贝,却就真的是至宝了,对于天人境的强者都有极强的吸引力。

        因为到了天人境开始,就是正式进入了炼气化神的阶段,将自身视作秘藏,修阴神阳神,调动天地之力发起进攻。

        弱者伤身,强者断魂!

        到了这一境界,高手间交锋不再仅仅只是物理方面的打击,更多可能是精神方面的冲击。

        所以,金蝶这种可强壮精神并且恢复受创精神的宝物,的确是难能可贵,也无怪连任天行也被惊动。

        不过,这种宝贝此前一直在南海门却无人去夺走。

        是否代表南海门也有厉害的天人境强者?

        “哼,东西到了老子手里,管他南海门还有没有什么厉害的天人境强者,反正老子是吐不出来了。”

        江大力心里低哼,将木盒盖上收入怀中。

        这宝贝他稍后就放置到魔鹰背上藏好。

        任谁也拿不走他山匪王放置在空中的宝藏。

        “既然东西已经交给你了,我也算是幸不辱命。”

        楚留香见江大力确认无误收下宝物,哗地一下抖开折扇笑道。

        “怎么?打算离开了?不如坐下一起喝一口酒再走?”

        江大力含笑。

        楚留香摇头,一指已经是破烂不堪的酒楼,从怀里抽出一张银票笑道,“酒楼都已经被打烂了,我想这里的主人也不会欢迎我们了,我还得赔偿一些钱财,喝酒还是改天吧。”

        说着,楚留香又奇道,“我倒是忘了,你怎会将见面地点定在这乐山?

        你黑风寨才打下权力帮没多久,现在理应是有很多事务要处理。”

        江大力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轻笑,道,“帮中之事自然会有人打点处理,我来这乐山,还有一件要事处理。你过一阵子也就知道了,如果你想留下看看我到底做什么,本寨主也不介意。”

        “罢了!”

        楚留香风度翩翩一笑,“我现在好不容易甩开烫手山芋,可不想再卷入一些麻烦中。

        这段时间帮你保管金蝶,我也得到了不少好处,也可以尝试向更深层次进发了,我们就......下次再会!”

        楚留香抬起双手,微微抱拳。

        “哦?”

        江大力心中一动,顿知楚留香这意思,大概是表示已经触摸到了天人的门槛,需要潜修了。

        不过触摸到归触摸到。

        能否真正突破,还要看个人造化。

        当即他颔首,突然想到什么,目光一闪道,“楚留香,你应该也接触过薛衣人了吧?你可知道他的弟弟薛笑人?而还有一个组织,叫做隐形人的......”

        才准备转身离去的楚留香脚步一顿,诧异侧目看向江大力。

        “中原一点红其实就是薛笑人培养的,而隐形人这个组织,却更为强大可怕。”

        江大力提醒了一句,随后嘴角微翘道,“如果你不感兴趣,就最好不要接触。

        若是你接触了后有什么麻烦,可以来找我。”

        楚留香和胡铁花闻言,全都是心中一凛。

        能令此时的黑风寨主江大力都说强大可怕的一个势力。

        那该是有多强?

        恐怕就算是有燕狂徒在的权力帮也不过如此。

        但凡是个正常人,听到这里,都会表示自己绝对不会感兴趣,恨不得避得远远的。

        然而一听江大力提到了中原一点红,提到了薛衣人和薛笑人以及神秘的组织,他就不禁联想到了很多事情。

        这些事情都是他先前接触过的。

        “你的意思是,中原一点红,还有薛衣人,薛笑人,都可能是那个叫做隐形人组织内的人?”

        楚留香追问。

        “我并不能确定。但的确是存在一些联系。”

        江大力给出一个模糊回应道。

        曾经击杀中原一点红后。

        他就有一段时间总有种被人盯上的威胁感。

        后来这种感觉虽然已没再出现过。

        但江大力却一直没有忘记。

        他曾委托阴后发到阴癸派的强大情报力量调查过。

        最终阴癸派的情报也的确给力,调查出一个悚然的答案讯息。

        中原一点红极有可能加入了一个叫做隐形人的组织。

        而这个隐形人组织的首脑人物,便是自称小岛主,居于海外,实力深不可测。

        有上一世的经验,江大力才拿到阴后给出的情报,就清楚了小岛主是谁,是个怎样强大的人。

        恐怕对方早就已经是天人境的强者。

        在上一世。

        小岛主甚至招揽了太平王世子化身的宫九投身,欲要利用陆小凤刺杀明国皇帝。

        可以说。

        这种人也是强大到了一定的程度后,心理也发生了一些问题,尽做一些疯狂的事情。

        那么这个人既然曾经盯上了他,江大力也不想太被动。

        此时正好便借楚留香之手,去深入了解一番隐形人这个势力,调查小岛主。

        这势必也是一件非常刺激有趣的事情。

        说不定日后楚留香还会和陆小凤走到一起,联手去往海外调查小岛主。

        若是小岛主真的吃饱了撑着对他有恶意。

        江大力也不介意驾鹰飞往海外去一趟,会一会传说中的深不可测的小岛主。

        楚留香又再问了几句,从江大力这里得到了更多的讯息后,便将此事放在了心上,与胡铁花一同去打赏了酒楼掌柜一些钱财,告辞离去。

        “明国的皇帝真是倒霉啊,造得哪门子孽,先是有叶孤城联合南王世子要造反干掉皇帝。

        后有会有小岛主利用太平王世子欲要干掉皇帝。

        感觉做明国的皇帝,随时都可能有被人干掉的危险。还不如像老子这样做个草头天子来得潇洒痛快。”

        看着楚留香二人离去的背影,江大力内心摇头暗暗揶揄。

        这时,他若有所觉。

        目光看向对街屋檐下的一道俏生生伫立着的女子身影。

        “慕容青青。”

        江大力目光一闪,认出了这半年前有过交集的女子。

        “他看了我。”

        对街伫立的慕容青青却是心脏一紧,连忙别过头去,心脏怦怦跳。

        不敢再看这连魔教教主都打跑的煞星,转身便要离去。

        现在她已经是彻底放弃了拿到金蝶玉蝉的念头。

        尽管师父需要传闻中能解万毒的玉蝉救命。

        然而只看方才这黑风寨主所表现出的恐怖实力和无情刀意,慕容青青就清楚。

        以她的实力,拿到金蝉玉蝶根本就是奢望。

        即使她得到了师父的半数功力真传,却也与黑风寨主之间的差距太大。

        若是黑风寨主掌握的并非无情刀意,她也敢于上前询问,能否割爱。

        可面对一个实力强大而又掌握的是无情刀意的冷酷男,慕容青青非常清楚,贸然激怒对方的下场会是什么。

        岂料她才刚挪动脚步转身走了几步。

        前方眼前一黑,一股压倒般的如山气势扑面而来。

        慕容青青陡然一惊后退一步,双目凛然看向身前突然出现之人。

        待看清楚对方的面貌,她顿时惊得险些叫了出来。

        “天琴派的人很少在江湖中走动,更很少插手江湖之事,不知这位天琴派的姑娘,何以因为金蝶玉蝉就出世前来抢夺?”

        江大力双手环胸,平淡凝望身前如小动物般受惊后撤的慕容青青,试探道。

        “你的一身功力似并不纯粹,难道你得到了门派内哪位长辈的功力传承?”

        慕容青青惊得双目圆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满是错愕震惊。

        但片刻后,她还是强压下心中震动,深吸口气对江大力一个欠身道。

        “小女慕容青青,天琴派第七代真传弟子,见过黑风寨主!的确是如寨主您所说的一般,小女是得到了门派内的长辈功力传承,才拥有如今一身功力。”

        说着,她目含期待看向江大力,“小女之所以走出江湖为金蝶玉蝉而来,便是传功于我的师父身患一种奇毒,我得知玉蝉可解万毒,于是便前来寻找。

        现在玉蝉在寨主您的手中,不知寨主您可否......可否借玉蝉于青青一用?”

        “原来如此!是为了救你师父。”

        江大力豁然开朗,看着慕容青青点点头。

        慕容青青一笑正要说话。

        江大力却摇头道,“不过玉蝉非常珍贵,我都还未用过,自然不会轻易予人借走,况且以你的功力,还保不住玉蝉,我借给你了,你也带不走多远。”

        慕容青青神色一僵。

        想到先前来抢夺宝物的魔教教主,顿时神色黯然,一想却确实是如此。

        “寨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位青青姑娘如此孝顺,真是个可敬之人,不如您和她去一趟天琴派救人?”

        就在此时,王语嫣从一旁走来,同情看了眼慕容青青劝道。

        “不行。”

        江大力一口回绝,“什么七级浮屠,不要用和尚那一套套老子。我没有平白无故借人东西的习惯。”

        说着,他看向慕容青青一笑,“其实玉蝉对我也没什么用,但我从来都是讲究等价交易,不知青青姑娘你能拿什么交换?”

        “我......我......”

        慕容青青呆滞,旋即脸色羞赧尴尬,“我这里,并没有什么宝贝可以交换。”

        “不。”江大力目光如炬,“如果你是六指琴魔的传人,你就有宝贝可以跟我交换。”

        “什么!?”慕容青青一愣。

        ...

        ...

        (睡觉!求月票推荐票!白天来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