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修真小说 - 盖世双谐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公子之谋

第二十三章 公子之谋

        话分两头,咱们再来看火莲教这边。

        此时,尸烆子正在总坛某间屋中,准备为一名手下们孝敬上来的民女“开光”。

        谁知,这厮裤子还没脱呢,屋外却忽然传来一阵喊声。

        “教主——大事不好啦!”

        那声音由远及近,转眼就到了屋门前。

        尸烆子也不聋子,这人都到门口了,他总不能不理吧。

        “混账东西!大呼小叫的干什么!”被搅扰了好事,尸烆子自是感到不快,所以他隔着门板先骂了两句,然后再道,“究竟何事如此惊慌?”

        “禀……禀教主,青……青莲堂……出大事儿啦!”那前来通报的喽啰跑得是上气不接下气的,说话时喘个不停。

        “大事儿?他们能有什么大事儿?”尸烆子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难道他们的堂口还能被人给拆了不成?”

        “教……教主,您有所不知啊……”那喽啰又喘了几口,终于能说出整话来了,“据青莲堂的兄弟来报,就在方才……陈堂主连同他手下所有席官皆被人杀了个一干二净……”

        “什么?”尸烆子才把话听到一半,就惊得从从房间里冲了出来,抓起那喽啰的领子便道,“你说清楚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对方是哪路的?来了多少人?”

        被教主大人这么劈头盖脸的一问,那喽啰虽有些慌神,但他还是能颤颤巍巍地把话给答出来的:“呃……回教主,那凶手名叫笑无疾;此人今日突然闯入青莲堂,先是宣称要投靠我教,且非席官不做,结果陈堂主将其收下后,他不知为何又突然反水,将青莲堂议事厅中的诸人屠杀殆尽,随后扬长而去……”

        “嗯?”这尸烆子还是挺会抓重点的,对方说了那么多,他却只关注一点——最重要的一点,“你是说……对方只有一个人?”

        “呃……对。”那喽啰点了点头。

        尸烆子闻言,神色微变。

        短暂的思考后,他迅速恢复了冷静,并松开了那个喽啰。

        接着,尸烆子便冷笑着自言自语起来:“哼……好啊,昨晚来了个姜暮蝉,今天又冒出个笑无疾,看来最近这济宁地界上的牛鬼蛇神还不少啊。”

        言至此处,他又看向那个喽啰,提高了嗓门儿道:“这个笑无疾的样貌年纪如何?可有人看见了?”

        “回禀教主,青莲堂有不少兄弟都看见了。”那喽啰回道,“据他们所说,此人的脸很是古怪,其脸上总挂着怪笑,看着有点渗人……另外,他杀出青莲堂的时候,身上还穿着咱们火莲教的圣服。”

        尸烆子又问道:“他用的是什么兵器?”

        那喽啰顿了一秒,再回道:“呃……是一把刀。”

        “哦?又是个刀客吗……”尸烆子沉吟了一声,接着便陷入了思考。

        片刻后,尸烆子便拿定了主意,复又开口,对那喽啰道:“嗯……你现在就传令下去,让红、蓝、黑、白四堂的堂主来总坛听命;另再命人到各处的城门口跑一趟,跟那儿的总旗官还有我们自教的兄弟都知会一声……就说,由此刻起,济宁城‘许进不许出’,有违者,以乱党论处,即便是身穿我们火莲教圣服的也不得例外。”

        …………

        同一时刻,济宁城外,某驿馆。

        纵是驿馆,多少也会有那么一两间不错的上房的。

        而闻玉摘住的,自是上房。

        此刻,其屋中有人,桌上有菜,杯中有酒。

        但……他请来喝酒的人,却是迟迟未到。

        闻玉摘并不常等人,因为通常都是别人等他。

        当然,假如他要等,他也可以很有耐心。

        他曾经为了吃上一尾由“玉钓叟”从冰窟窿里刚钓上来的新鲜冬鱼,在冰天雪地里站了整整一晚;也曾经为了杀一个并不怎么有名的马贼,在一条山路上傻等了整整三天三夜。

        有时候他等人是为了享受,也有时候是为了承诺。

        无论动机如何,只要他认为“值”,他就能等下去,且丝毫不会不耐烦。

        而今天的客人,无疑……也值得他等。

        啪啦——

        就在那桌上的菜品堪堪要变凉的时候,终于,闻玉摘等的人来了。

        那人并不是从门口进来的,而是从外面跳窗进来的。

        好在闻玉摘也没把房间的窗户关死,要不然经对方这么一撞,他俩今天就得吹着屋外的冷风对饮了。

        “好功夫。”在绝大多数时候,闻玉摘都是很从容的;比如眼下,他不但没有对对方跃窗而入的行为表现出任何的惊奇或不快,还淡定地夸奖了一下对方的轻功。

        当然了,他也并没有言过其实,毕竟……这里也是三楼,而且对方只是顶开窗户的时候发出了声音,落地的那一下可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这算啥?”而那位翻窗进来的兄弟,也是毫不客气,他落地后只是随口应了一声,便径直朝桌边走来,也不等主人说“请”,他就大喇喇地往桌边一坐,将佩剑随手一摆,拿起筷子就夹菜吃。

        “阁下迟来了那么久,还突然翻窗进来,就没打算解释两句吗?”闻玉摘道。

        “没打算。”那人回道。

        “呵……”闻玉摘笑了,“素闻‘三字王’行事乖戾,与众不同,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

        “说正事。”三字王才不跟他啰嗦,还是该吃菜吃菜,该喝酒喝酒,反正他回话时只说三个字,吃喝满不耽误。

        “好,快人快语,我喜欢。”闻玉摘顺势便道,“我听说,只要价钱合适,阁下什么差事都敢接?”

        “没有错。”三字王接道。

        “那除了价钱之外,阁下对接活儿还有什么别的讲究吗?”闻玉摘又问道。

        “看心情。”三字王道。

        “哈哈哈……”闻玉摘又笑,但眼神中毫无笑意,“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便问一句,我若请阁下去悟剑山庄杀人……你敢吗?”

        三字王手上的筷子停了。

        这回,他看了闻玉摘几秒,把嘴里的菜咽了,才道:“授剑师?”

        “正是。”闻玉摘回这句时,他那两眼直勾勾地盯着三字王的眼睛,其嘴角还挂着一丝笑意……那模样,活像是某些电视剧中“邪魅狂狷的霸道总裁”用眼神在攻略傻白甜。

        “接不了。”三字王拒绝得倒也快。

        “为什么?”闻玉摘眉头微蹙,“我可还没说价钱呢。”

        “打不过。”而三字王给了他一个很充分的理由。

        “哦?”闻玉摘眼神微变,“你怎么知道打不过?难道你跟萧准交过手?”

        “关你事?”三字王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呵……抱歉,是闻某唐突了。”闻玉摘说着,端起酒杯,恭恭敬敬地举了一下,“我自罚一杯。”

        三字王没理他,冷眼看他喝完。

        闻玉摘喝罢,笑了笑,再道:“不过,阁下也不用那么快就做决定,因为闻某还有别的条件没讲。”

        “你讲啊。”三字王用不耐烦的语气应道。

        闻玉摘点点头,接着道:“萧准的剑法天下无双,悟剑山庄更是高手如云,想以一己之力取萧准首级,自是难如登天……所以,我从来也没打算让你一个人去。”他微顿半秒,举起一手,比划了个“七”的手势,“我是想凑七个人,而你……是其中之一。”

        此言一出,三字王的脸色就有些变了,他思忖了片刻,再道:“哪七个?”

        闻玉摘回道:“目前我已确定的只有三人,一个是你,一个是‘苍龙藏峰’海苍峰大侠,另外还有一人……姓笑,你应该不认识他,不过他现在就在济宁城中,我追了他好些天了,明日应该就能追上。”

        三字王看着闻玉摘,皱了皱眉:“你不算?”

        “呵……”闻玉摘苦笑,“我倒也想算,可惜我的武功不适合加入这七人之中。”

        “怎么讲?”三字王道。

        闻玉摘道:“要杀萧准,有三道难关——其一,是要破那悟剑山庄的‘万剑归一’大阵;其二,是要战胜萧准手下最出色的九名剑客,即‘九霄剑’;而其三嘛……就是在攻破了前两道难关后,还要面对授剑师本人那登峰造极的剑招……”他顿了顿,“以闻某所学所知,当今天下,想要过这三关,唯有聚齐‘四剑三刀’,重现那传说中的‘刀剑七绝阵’方有可能。”

        “呵……”听到这儿,三字王忽然笑了,“有意思……”

        闻玉摘见状,也是眉头一展:“阁下有兴趣了?”

        三字王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先说价。”

        三字王的这句话一出来,闻玉摘便知这买卖基本已妥了。

        “闻某知道,像这样的活儿,只给些钱财,想必阁下是看不上的,所以……”闻玉摘说到这儿,手已伸到了怀中,并很快取出一件东西来。

        三字王也是个见过大场面的人,但这一瞬,当他看到闻玉摘拿出来的物件时,他也不禁瞪大了眼睛,用惊讶的语气念道:“‘真侠令’?”

        闻玉摘对三字王的反应并不意外,事实上,这反应已算是很冷静了。

        “闻某这些年来……也算是为江湖做了点事,所以两年前,‘宰前辈’便赠了这枚真侠令给我,说是对我的感谢,我呢……倒也一直没机会用上。”闻玉摘淡定接道,“若阁下不弃,事成之后,此令便作为报酬赠与阁下,当然了……事后闻某也会亲自去跟宰前辈说,我的令已转赠给了你。”

        三字王犹豫了。

        不是因为报酬的价值不够而犹豫,而是因为他需要评估一下自己是否消受得起这玩意儿。

        桌上的菜凉了。

        三字王也重新站了起来。

        “阁下的答复是……”闻玉摘见他起身,便如是问道。

        “差四个。”三字王应道。

        闻玉摘也听得懂他的意思,故笑道:“呵……这么说来,阁下已算是目前这一剑双刀之一了?”

        三字王点点头,并已走向了窗边:“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