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玄幻小说 - 左道倾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晴天霹雳

第二百六十六章 晴天霹雳

        左小念神情凝重,说起当年那一战,情不自禁的尊敬起来。

        “那一战,王飞鸿出战,一剑挑战道盟巫盟摆明立场明确表示不同意给予星魂大陆人情令名额的七大天王!”

        “那一役,王飞鸿剑斩巫盟铁骨天王,斩巫盟真火天王,斩道盟飞霞天王,三战三捷,然而三战之下,终究不免气空力尽,无以为继!”

        “当时巫盟雷暴大巫勃然大怒,严令巫盟血战天王出战,更言道,若是这一战,星魂再胜,便就此锁定胜局!从此人情令,算星魂一份!”

        “当初御座大人对峙洪水大巫,帝君牵制道盟雷道,都在极远处交战。”

        “而且这两战,就算是御座帝君拼命,也只能争取平局。”

        “九战中,王天王已胜三场,只需要胜了第四场,便是大局已定。”

        “但星魂大陆剩下人等,无人可胜血战。”

        “王飞鸿天王大笑出战,从容笑道:星魂万古,有我王飞鸿的名头,遂与血战天王展开决战,王天王如何不知自己已经力尽,正面对决决计不会是对方敌手,却早已打定主意动用极端之招,第一招便是同归于尽,以自爆之法拉了血战天王共赴黄泉!”

        “临死前,只余一声大吼:雷暴,可守信诺否?!”

        “那一战之后,巡天御座与洪水大巫战成平手,从此成就不朽威名!摘星帝君也与道盟第一人战平,从此成为星魂传奇,两位伟人,成为星魂大陆擎天之柱!”

        “人情令,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有了星魂大陆的一份。”

        “同样是在那一战之后,一直到今天,星魂大陆所有人,供奉的神位上,永远增加了一个名字,之前都是供奉财神,供奉天帝,供奉灶君,供奉救苦救难的神仙……但是从那一战之后,永远的增加一个名字,就是战神!”

        “战神,孤鸿天王,王飞鸿!”

        “星魂人族所供奉的一众神像手中,尽皆都是手无寸铁,唯独供奉的战神手中,有一把剑,且,一口剑尖向外的宝剑!”

        “是为星魂战神,英魂永寄!”

        “你要对付王家,覆灭王家,何异于打破星魂战神神话!打破供奉了千万年的神像!”

        左小念深深吸了一口气,道:“这件事,不容草率,必须谨慎处理。”

        左小多眯起了眼睛:“我当然尊敬王天王,也当然是尊敬战神。但是,难道英雄的后人就可以随意犯罪,再无需有任何顾忌?”

        左小念登时哑口无言。

        因为这句话,根本无法回答!

        王家这样的行为,这样的恶毒,这样的用心,再如何的惩处都是不为过的。

        但这件事情,就算当真拿出去说,恐怕也就只有凤凰城的人和二中出来的学子们义愤填膺,而很多事不关己的大众反而会这么说你:人家拯救了整个大陆,如今,杀你们一个人。刨你们一座坟,又有什么所谓?

        难道,你们就要因为一个人、一座坟,就抹掉了人家拯救大陆的功绩?

        是,他们刨了你家的坟是不对,但是你家的坟是不是阻碍了什么东西?

        不得不说。

        有些时候,有很多东西,是无法不顾忌的。所谓的快意恩仇,等到了一定的高度,一定的地位,牵扯到了一定的高层……是永远都做不到的!

        因为,有太多太多的人,会跳出来阻拦你!

        而阻拦你的人,往往,是正义的一方,至少,也是当前世界,代表了正义的一方!

        这,才是做人最大的无奈。

        刀没有砍在自己身上,哪里知道被刀砍的痛楚,再如何的夸夸其谈,不过一家之言,一己之私!

        真相已明,后续……暂时难有后续,左小多只得暂时停止了审讯,只感觉心中块垒难消,看到这五个人,就感觉愤怒恶心。

        与左小念心事重重的离开了灭空塔区域。

        但两人没有直接返回上京城,而是坐在隐蔽处,脸色空前凝重,久久不发一语。

        现在的问题,且不说谁胜谁负的问题,而是直接上升到了能否动的问题。

        “我还是要动。”

        左小多深思熟虑之后,缓缓说道:“我不是一时冲动,我想了很久,在来到上京之前,我曾经想过,如果是皇帝陛下杀了我秦老师,我怎么办,如何落实于行动。真的,我真的有考虑过。”

        左小念美眸深注:“那你考虑之后呢??”

        左小多轻松的笑了笑:“皇帝陛下没有教过我。皇帝陛下,不是我老师,他于我不过是陌生人。”

        他轻松的笑着,看着天空悠悠而过的白云,轻声道:“不管是我来之前,还是现在……我心中的,都只有一个念头,我的老师,断断不能白死。”

        “所以,不管是谁,杀了我的老师,我都要报仇!”

        “我不是领袖之才,也不是将相良才,甚至我连统领一方的才能都不具备。”

        左小多缓缓道:“我无能守护一方平安,更不能成为大陆战神,所谓的千古神话于我当真就是只是神话,我更加无意成为人类的支柱图腾。”

        “但我确定可以做到一点。”

        左小多开心的笑了笑:“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

        “这是我能做到的一点!”

        “我不管他是摘星帝君的后人,还是右路天王的儿子,又或者是巡天御座的孙子,只要……他别惹到我头上,若是他惹到我的头上……”

        左小多很冷静很冷静的说道:“我心中的道理,只有一个。”

        “是非,也只有一点。”

        “秦方阳老师,对我恩重如山。他是因为我而死,我就要为他报仇。谁杀了他,谁就要付出代价!何圆月老校长,即便抛开一生心血都为了星魂大陆这点,仍旧是是我的恩人,是我最崇敬的师长,想要掘她坟墓的人,便与我不共戴天!”

        “无论王家拥有什么样的背景,拥有怎么样的辉煌,又或者本身就是正义的指标,他只要做了这件事,我便不会姑息,更加不会善罢甘休。”

        “我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人,一个私心作祟,罔顾大局的人。”

        左小多笑得很阳光。

        “所以,无须有任何顾虑,一切皆照本心而为。”

        左小念美眸中光彩闪烁:“那么……”

        “没什么那么,战神我们是需要尊重的,但是王家,我还是要杀的;我不会因为王家的罪恶,而不尊敬战神,但也不会因为尊敬战神,而放过王家的罪过!”

        左小多轻声道;“我相信……若是王飞鸿前辈现在还在的话……也许,第一个拔剑的,就是他老人家呢!”

        左小念沉默不言,但她眸子中的眼神却是光辉璀璨。

        她突然感觉,现在的小狗哒,是这样的可爱,可爱到了,她很想冲进他的怀里,抱着他夸一句:“真棒!”

        真是太帅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左小多愣了一下,手机蓦地震动了一下。

        是胡若云发来的消息:“你在哪?”

        左小多看着这三个字,眼神登时以肉眼可见的态势阴沉起来。

        “出事了。”

        左小多深深吸气,只感觉自己的一颗心,被漫天的乌云整个遮盖住了。

        左小念的一双秀美眉毛,即时凌厉的竖了起来。

        这个信息,结合之前的审讯,两人几乎不用问,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胡若云老师发来的消息。

        左小多自从离开了凤凰城,到目前为止,还真就没有接到过胡若云老师的任何一个主动来电,任何一个消息。

        胡若云老师喜欢左小多到了骨子里,一如往昔,始终如是,但胡若云更知道左小多是武者。

        战斗的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电话可能就会葬送了左小多的性命!

        所以她虽然心中时刻挂念左小多,却从来没有任何一次,主动给左小多发过消息。

        她宁可自己牵肠挂肚,但也不愿意给左小多造成任何的麻烦和耽误!

        但现在,胡若云却发来了这样的一条信息。

        左小多深深吸了一口气,将电话直接拨了回去。

        ……

        凤凰城那边,胡若云正自满脸愤怒的置身于凤回头、何圆月墓前。

        何圆月的墓,此际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坑。

        连墓碑都断成了好几截。

        当初的一应陪葬物事,尽数化作了满地凌乱,许多宝贝,尽皆不翼而飞!

        这位为国为民为学生为大陆付出了一生心血的老校长,死后居然不得安宁!

        在一边的山岩上,刻着两句话。

        “上京风云激荡,死人掺和什么?!”

        这两句简短的话语,却很明白的解释了这件事的动机:是因为牵扯到了上京高层的什么博弈,或者什么事情……

        胡若云,李长江,罗烈,孙封侯,蒋长斌等人,尽都是脸色惨白的站在这里,浑身愤怒的颤抖着。

        注目于变成大坑的坟墓。

        眼中全是不可置信的愤怒,他们万万想不到,这种事情,居然会发生!

        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当真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而且凶徒居然还堂而皇之的留了言!

        蒋长斌首先崩溃了,仰天嚎叫:“我曹尼玛!我曹尼玛!上京,你麻痹好了不起!我曹尼玛!我日你祖宗……”

        无数的污言秽语,从蒋长斌与孙封侯两位局长口中,滔滔江水一般的冲出来!

        一边流泪,一边狂骂。

        只感觉一颗心,在瞬间被切割的零零碎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