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修真小说 - 茅屋之中有洞天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刀下亡魂

第十九章 刀下亡魂

        巫人们举起了屠刀,开始屠杀这些百姓,哭喊求饶之声震撼四野,场面惨不忍睹。

        这处河畔距离合江县城不远,几乎就是在合江城守军的眼皮子底下,展开的这一场杀戮。

        然而合江守军却眼睁睁的看着,根本不敢出城救人。

        米重倾脸色铁青,一把掐灭了依旧在半空中稳定燃烧的火焰,口中喝道:“立刻把道监司内所有人员都叫回来……”

        “都监,我们不出去救人么?”

        “救人?”米重倾冷笑一声:“是你出去么?我都不知道你代大杰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在千万巫人当中去救人了!”

        这一句话说的代大杰哑然,莫要说他了,就算是绍庆府道监司的所有道人冲出去,都不够外面那上万巫人杀的!

        道人虽然厉害,但是想要正面硬抗千军万马,还是洗洗睡吧,不要想太多!

        更不要说,巫人当中也有巫师长老了。那些巫师们也不是吃素的!

        米重倾发泄了一下火气,很快放缓了语气,道:“这些巫人是打算对余水灵脉动手了。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守住山河鼎,护住灵脉!

        你该知道灵脉被毁,余水就会枯竭。到时候,余水沿途数百里,都要变成荒漠。那下场可要比死几千个人严重多了……”

        绍庆府最重要的几处山川灵脉,一个就是孤山,还有就是余水和宁水。

        尤其是余水更加重要,因为余水连通着运河,甚至可以说是运河的支线河流。

        一旦余水灵脉被毁,更是会影响到整个运河水脉。那事情只会更加严重!

        因为这条大运河,并不单单只是承担通航水运的作用,更重要的也是调节整个西北各州府的气候水源。

        代大杰清楚其中利害,深深低下头去,道了一声是,迅速的出门,传达米重倾的命令去了。

        而米重倾神色却也微微复杂,玉虚山虽然并没有给他传递开启合江城门,放巫人入城的命令。

        但是米重倾身为玉虚山的真传核心弟子,自然对于师门所做的事情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

        他现在心情极其复杂,不知道如果这个时候,玉虚山的命令真的传来,他又该怎么做?

        难道真的放那些巫人入城?眼睁睁的看着满城百姓,都做了巫人的刀下亡魂?

        不止如此,而且一旦放巫人入城,破坏山河鼎,整个绍庆府数百里山川灵脉,就会被巫人全部破坏,到时候这里都会变成不毛之地!

        “师门怎么会如此糊涂,和那些巫人合作呢?我各大仙门花费了数千年的时间,才将这西北改造成如此模样。如今那些巫人却是打算将我等数千年努力,尽数毁灭……”

        米重倾露出苦涩笑容。

        他和闵虔子不同,他是玉虚山真传核心,自然对于玉虚山忠心不二。

        不管怎么说,一旦玉虚山命令下来,他还是会不折不扣的执行的!哪怕明知道是错误,哪怕明知道会身死道消。

        其实也不用代大杰传达命令,这个时候,道监司的所有人员都汇聚在了山河鼎下。

        此时,方才能够看清楚道监司第一重宝山河鼎的模样。

        这是巨大的铜鼎,足有三米多高,上面有着整个绍庆府山川河流的纹刻。

        而那三只巨大的鼎足,却是深深的插入到了泥土当中。

        便是这座大鼎,镇压住了整个绍庆府的地脉!

        米重倾也大步走出,在山河鼎下盘膝而坐,心道:师门只要命令下来,我就动手放巫人入城。

        但是只要师门命令一天不下来,我就要做好一天的都监,守护好绍庆府的这片山川!

        合江城外,余水之畔,百姓已经被屠戮殆尽。

        鲜血流淌,汇聚成小溪,以至于泥土都被泡的松软。

        尸体被摆放成了祭坛,这些巫族的长老巫师们一起施法,开始吟唱其古老的咒语,诡异而又神秘的力量迅速的降临。

        一个个祖灵从各自的祭坛之上,那图腾柱之中,飞了出来,化为一股股黑气,没入江畔那些尸体当中。

        那些刚刚被屠杀的尸体都颤动了起来,其体内好像有什么活物被唤醒过来,然后钻出。

        那是一条条指头长短粗细黑色小蛇从尸体的嘴巴,鼻孔当中游走而出,成千上万的小蛇刚刚爬出身体就飞快的长大,变得筷子长短,甚至更长。

        它们一边疯长,一边向着河中爬去,忽然厮杀吞噬。

        流淌的鲜血好像也受到这种力量的牵引,向着余水流淌,很快就把青绿色的江水都给染红了一片,并且正在不断扩大。

        眼看着整条余水很快都要变成血水!

        巫人们露出狂热而又兴奋的表情来,大声嚎叫,唱着祖先的古老赞歌。

        整条河水变得越来越动荡,波浪起伏之间,河水都像是活了过来。

        那些小蛇的厮杀越来越烈,数量也越来越少,胜利的黑蛇也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红。

        最终随着所有的怪蛇都被吞噬,一条十多米长巨蟒最后的胜利者出现在了世人眼前。

        然后这条巨蟒砰地一声如同气球一样的炸开,血肉成泥,混合在整条江水当中。

        然后这条江水就像是活了过来一般,地动的轰隆巨震响彻四面八方。

        然后血红色的河水像是变成了巨大的血蟒陡然昂起头颅,重重地撞在了合江县的城墙上。

        轰隆巨响,合江城墙抖动之间,数十个城头守军站立不稳,惨叫着摔倒下来,又为这条血河增添了几丝血色。

        与此同时,道监司中,山河鼎发出悠然轰隆,仿佛被人用铁锤狠狠地砸了一下似的。

        山河鼎上,那所纹刻的余水图案却猛然之间化为血红,像是这件青铜铸造的法宝正在流血!

        原本平静的鼎中忽然沸腾,灵气更是如同水花一样的迸飞而出。

        米重倾等道人大惊失色:“快快镇压!”

        各自掐起法诀,运转元神法力,镇压住巨震当中的山河鼎。

        沸腾的大鼎当中迅速的平静下来,然而还没有等他们松上一口气,那城外血蟒再次撞上城头。

        道监司内山河鼎再次发出铜钟大吕一般的轰然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