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玄幻小说 - 俺的头上也有光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七章 剑骨·阴河·缘分啊!

第三百九十七章 剑骨·阴河·缘分啊!

        纯粹!是不可能纯粹的。

        在截教修士们看来,所谓纯粹就代表着单纯。想要争霸天下的人有几个单纯?还活不活了?

        这个先天灵宝稀有的时代,余元的招牌化血神刀无疑算得上是大杀器了。但却也是所有人都晓得的大杀器,真要以为凭这东西能够大杀四方那就有点天真了。

        经历过一次转世之后,虽然他依然过得风风火火,却也在旅途之中学会了使诈。

        这化血神刀上的音攻手段就是其中之一,也是他最满意的一种,之前就算是同门师兄弟都未曾告诉,因为底牌使用的越少才越能够发挥作用。

        就像现在,音波无差别的攻击影响了附近所有人的行动能力。当头一刀只要砍结实了,那玉鼎必无幸理。

        “哈哈哈,成了成了,成了!”

        眼看这化血神刀一点点的靠近玉鼎脖颈,余元嘴里近乎癫狂的重复着。

        然而仅仅刹那,这股癫狂就僵在了脸上。那是源于灵魂的颤栗,强大的杀气像是犹如实质的千万根针,洞穿了一波波音浪,也刺进了余元的身体。

        形势立换,被影响不能够行动的就变成了余元!

        反观玉鼎,手中长剑咔咔碎裂,掌心处缓缓浮出一柄血色锯齿大剑,这不是传统意义上修士在体内温养的本命法宝,因为其浮出的过程就像是从血肉之中生生将骨骼抽出来一样。

        血赤糊拉的同时颇为震撼人心,更让人咋舌的是当这血色锯齿大剑被抽出来后,玉鼎的一条手臂就真的耷拉到身体一侧毫无支撑了。

        呼!

        看得出来,这血色锯齿大剑对于玉鼎来说也是个不能轻易使用的存在,剧烈的疼痛让他整张脸都跟着扭曲了。

        不过即使如此他也没什么犹豫,另一手挥剑便砍。

        余元此时已经勉强适应了这种杀气,毕竟是常年在诛仙四剑周围乱晃的截教弟子,杀意杀气什么的早已经习惯。在大剑落下时他即使做出了反应,将化学神刀一横,企图去硬架大剑。

        叮吟!

        金属交鸣过后,化血神刀直接碎成两截,锋利的剑刃仅仅是停顿了刹那,然后继续挥落。

        “怎么可能?”余元难以置信的盯着那血色大剑,能够轻易斩断化血神刀的宝剑,这至少也该是个先天灵宝级别的吧,为什么他从来不曾听说过,这到底是什么剑?

        余元再也来不及闪避了,眼看着那大剑就要落下,他的结局似乎只能是脑海中带着疑问被劈成两半了。

        叮铃铃!

        千钧一发之际,耳边突然间传来清脆的响声,这响声连环像是有数个铃铛无限触碰,听起来还有点心情愉悦的感觉。

        接着胸口一痛,半截好似箭头的金属物自后往前洞穿出来,接着那箭头开始分裂,化为五条锁链在他胸口以五星图案刺入皮肤。

        余元在疼痛之余发现自己对于大道的理解与沟通好像出现了一个断档,就像是有人用眼罩遮住了他的双眼,明明他知道前方就是大道尽头,可现在却看不见了。

        穿心锁!

        叮吟!

        余元脑海中反应过来的时候,穿心锁带着他急速后退,而那血色锯齿大剑也恰巧划过他的胸膛,跟那外显出来的锁链碰撞,迸射出了一条条火花。

        “啊疼疼疼!”

        余元被救下来了,出手的是火灵圣母,之前跟玉鼎对砍的时候,也就她还在附近观战。

        “师妹,其实你可以考虑攻击玉鼎,或者用缠绕我身体救援的方式。”

        看着余元哭笑不得的样子,火灵圣母脸色淡然,一边收回穿心锁一边回道:“穿心锁针对的是胸中五气,可那玉鼎的攻击手段乃是剑修或者体修一脉,就算缩了胸中五气也作用不大。至于缠绕……我不会用鞭子之类的软兵器!”

        好吧,理由如此充分。

        余元重新回神看着远处的玉鼎,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关注那柄锯齿大剑。

        玉鼎神情淡漠,丝毫看不出对刚刚失手的惋惜,只是擎着大剑再次攻过来。连化血神刀都断了,火灵圣母与余元自然不会再傻乎乎的往上面撞。

        两人分往两边闪躲,玉鼎一剑不中却没有像刚刚那样追杀余元,反而将速度发挥到极致来追砍火灵圣母。

        “小看我?”火灵圣母大怒,双手一招,两边锋利的长剑迎上去,随后还跟着一柄人头大小闪烁异光的长柄锤子。

        叮嚓!

        长剑顷刻断碎,锤子更是好似豆腐一般被切开。

        这一下火灵圣母终于也了解到刚刚余元的震惊,好在有两件兵器拖延,火灵圣母旋身一变化为火焰虹光飞速远离。

        这是火灵圣母的独门遁法,她虽然没有余元和玉鼎那般强绝的速度,可也有自己特殊的逃命闪避本事。

        然而异变再生,就在火灵圣母化虹躲避的时候,空气中突然间探出数十条金晃晃的绳索,这些绳索弯弯绕绕竟是比玉鼎还快朝那道虹光缠去。

        “捆仙绳!”

        火灵圣母大惊,与穿心锁一样,这捆仙绳其实也是用来偷袭的好东西,虽然在品级上差了不少,可其是可以通过炼制来增加数量的,算起来可比穿心锁普及的多。

        只是炼制这捆仙绳的天材地宝如今已经不好找,正常修士炼制一条两条就很费劲了,数十条就太扯了,所以火灵圣母可以肯定这捆仙绳一定是品质不高。

        但就算如此也有些麻烦,她倒是不怕捆仙绳,可一旦被拖延片刻,身后的玉鼎必然要追上来一剑劈了她。

        “别忘了还有我啊!”

        为难之际余元复又进场,袖中狂风乍起,原本从各个方位靠近火灵圣母的捆仙绳全被带偏了,一个个的开始往余元的袖袍里钻。

        “唉?这是袖里乾坤的神通?”刘奈诧异的惊呼。

        旁边寒酥摇摇头,“不是袖里乾坤的神通,只是将如意乾坤袋与袖子炼制在了一起而已。”

        刘奈恍然,吓了他一跳,紧跟着也反应了过来,若余元真练成了袖里乾坤的神通,哪轮得到玉鼎擎着宝剑瞎比划。至于如意乾坤袋,那其实是与捆仙绳类似的拿人法宝,不过从如今的效果看,余元这如意乾坤袋的品质可比捆仙绳强多了。

        “那个锯齿大剑是什么?”

        这一回寒酥没有回答,倒是通天教主瞄了一眼老子与元始天尊,“好强的杀气,好锋利得到修罗剑骨,怪不得在上界看不到修罗族人,想必是都已经被玉鼎师侄杀光了吧!”

        元始天尊与老子不语,也说不准是真不知道还是默认,只听接引笑道:“玉鼎这孩子有自己的造化,既然转生到一个修罗族占据的世界,那只能说修罗族命中当有此劫。怪只怪修罗族不识天道造化。”

        “哼!”通天教主不屑的撇过头去。

        刘奈眨眨眼又靠近寒酥探头小声问道:“啥叫修罗剑骨?”

        寒酥似乎习惯了刘奈这种不生分的靠近,同样低头小声回道:“当初女娲娘娘凭着造人功德成圣,之后冥河老祖也像依样行事,但他没有弄明白大道的深意,修罗族诞生于幽冥血海,而那幽冥血海是曾经孕育了元屠阿鼻双剑的凶地,这就使修罗族好斗残忍,不光没有让冥河老祖成圣,甚至还为世界平白生出了很多的负能量。”

        寒酥顿了一下,接着道:“修罗族不识大道造化,象征着无限的麻烦与杀戮负能量,但他们从诞生那一刻就已经成为了大道一部分。若是都杀了,却也有伤天和。尤其是杀光之后必然还会造成海量的负能量,这是大道所不允许的。”

        说到这里刘奈就懂了,以前不能杀,但是天地大变之后,由于圣人们合道使得天地重回清明,这时候负能量的问题已经变得不再那么迫在眉睫,所以便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屠戮修罗族了。

        “那修罗剑骨……”

        “元屠阿鼻代表着杀戮的先天灵宝,可以说是天地间仅次于诛仙四剑的存在。但由于感染因果太重已经消逝,可修罗族还在,诞生杀戮之剑的土壤就在。”女娲深吸一口气解释道:“无论是何种族,拥有剑骨者必然是修炼剑道的好苗子,而修罗族的特殊性就决定了修罗族人修炼剑道肯定走的杀戮剑意这条路。玉鼎明显是将某个拥有剑骨的修罗族人杀死,然后夺过剑骨移植在自己身上,再杀戮修罗族人以磨砺剑道,使得这修罗剑骨慢慢向元屠阿鼻剑的效果靠拢了。”

        刘奈嘴角咧着抽了口气,“呵呵,都是狠人啊!”

        再看下面,捆仙绳被收走之后民国一方也是开始一拥而上了,灵宝大法师现身挥手就是各种各样的法宝投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多宝呢。

        紧接着太乙真人也跟着出手了,作为上一世哪吒的师傅,那手中宝物也是不少。

        两人的法宝往前一堆,仿佛要将余元埋了似的,来势汹汹啊!

        “哼,再多的宝物我也能够收了。”余元就很光棍,袖袍一卷,如意乾坤袋再次张开想要将那些法宝都收掉。

        可灵宝与太乙却是早有准备,印诀一掐,法宝就开始各种爆炸了。

        狂暴的能量乱流让天上的刘奈咽了口口水,都来到上界了,想不到还能够看到这种土豪式的攻击呢。

        “早知道你们不老实!”

        场上突然又出现了一道人影,于混乱的气流中窜出,手持金鞭狠狠抽落,凛冽的呼啸刺痛了太乙与灵宝的神经,在看清那张硬朗的面容时更加慌乱了。

        赵公明啊,这是个他们惹不起的凶人!

        叮当!

        两人齐齐手持宝剑架挡,好消息是赵公明的金鞭并没有修罗剑骨那么锋利,并没有办法砸断他们的宝剑,可坏消息是赵公明的力量狂暴沉重,像是一座山直接压在了他们的身上,换算成单位的话怕不是有万吨。

        啊!咔!

        惨叫混合着骨骼破碎的声音,太乙与灵宝两人的腕骨齐齐断折,宝剑自然也拿不稳而纷纷脱手。

        不过这伤势是有价值的,金鞭不可避免的停顿让两人终于有了闪避的机会。

        赵公明一击不中,知道再追也容易找到机会了,索性直接朝玉鼎冲了过去,至于那两人交给火灵圣母或者余元对付就好。

        “你有把握对付我的修罗剑骨?”玉鼎缓缓转身,之前不愿意多言的他终于算是开口了。

        赵公明略显狰狞的大笑,“谁会跟你比剑啊!”

        金鞭随之收起,双臂大张,身后陡然掀起滔天巨浪。

        若是寻常水系法术那绝对不可能会引起玉鼎的注意,但此刻他却是神情凝重无比。那巨浪不简单,颜色沉黑、闷响如雷,视之犹如面对天崩!

        “斩!”

        玉鼎全力运剑,修罗剑骨上绽放出刺眼的血红光芒,好似浓稠的鲜血。这些光芒相互纠缠凝聚,竟也化作一片虚无的血海,与赵公明身后的涛涛大浪撞在了一起。

        轰轰轰!

        冲击波陡然炸开,正在交战的火灵圣母与惧留孙等人不可避免的被冲飞了出去。

        众人的实力高下瞬间立判,在玉鼎和赵公明面前,他们就像是大菜上桌前的小甜点罢了,甚至包括余元。别看他刚刚与玉鼎对抗了很长时间,可如今一失去了化血神刀,这实力被削弱了至少七成。

        原本以为玉鼎是个狂战士般的人物,可如今再看,竟又像个随手施展无数禁咒的大法师,端的强悍啊。

        “咦?赵公明这一招,他用的什么水?”

        刘奈毕竟当初在下界是靠着白色翎羽混饭吃的,对于这种惊涛骇浪般的攻击方式再熟悉不过了。他一眼就看出了那海浪的问题。

        女娲轻轻解答,“赵公明当初曾经拥有过定海珠,只不过他与燃灯道人不同,燃灯用定海珠演化出了二十四诸天,成就佛陀果位。那二十四诸天成为了二十四佛国,所以在众多佛陀之中燃灯上古佛的法力与佛力近乎无限,毕竟有二十四个小世界作为后盾。但是赵公明不同,他一直在借用定海珠领悟水之大道,算是一种直指本源的修炼方式。”

        另一边的通天似乎非常满意,笑道:“师妹好眼力,这孩子虽然性情有点鲁莽,但却非常听话。对于水之大道的领悟早就已经到达了准圣级别,只是转世时间尚短,法力方面还跟不上罢了。至于这涛涛大浪,呵呵,乃是他炼化了整整八条太古阴河所得!”

        太古阴河!

        又是一个稍显陌生的词汇,但刘奈在土行孙的记忆中却是有所了解。

        所谓太古阴河泛指那些从洪荒时期就在流淌的河流,因为岁月的冲刷,河流之中凝聚了数不清的阴气结晶,最后成为太古阴河,冰寒刺骨、生灵绝迹。

        赵公明炼化的这些太古阴河配合其对于水之大道的理解,那威力已经可以堪比定海珠了。

        而反观玉鼎,修罗剑骨的极限是元屠阿鼻,看起来好像比赵公明上限要高,可问题是如今赵公明的手段已经成型圆满,但玉鼎的却还在成熟期,这一对撞就看出了强弱。

        修罗剑骨中杀意形成的血潮在一接触时尚还能够抵挡,可太古阴河一波又一波的压迫很快就将血潮压垮了,紧接着直面冲击的玉鼎全身上下血流如注,骨骼咔咔咔的一阵清脆碎响,大脑顿时陷入昏沉,眼见就要身死道消。

        阐教弟子喜好围殴的习惯依旧没变,在玉鼎即将身死时一个泛着浑身紫光的人影闷头扎入浪潮之中。

        轰!闷响过后,紫光人影竟是化作一个数十米高的紫色巨人,一把将玉鼎抱入怀中。

        赵公明愣了一下,冷哼道:“赤精子!倒要看看你的紫绶仙衣能够挺多久!”

        赵公明一瞬间叫破赤精子手段,接着海啸翻转形成一个巨大漩涡将紫色巨人陷在其中。使得原本想要逃跑的紫色巨人一时间挣脱不得,苦苦抵抗漩涡那不讲道理的撕扯力道。

        “这个……叫做紫绶仙衣?我还以为是须佐能乎啊!”刘奈捂脸不知道该怎么表示,跟他想象中的法宝不一样啊。

        元始天尊瞥了一眼刘奈,“别总大惊小怪的,你不是有土行孙的记忆吗?”

        刘奈丝毫不怂,回瞪道:“记忆又不全,何况土行孙是第几代弟子来着,哪里知道赤精子这帮人的能耐。”

        元始天尊无奈说道:“八卦紫绶仙衣不过是一种防御法宝的炼制方法,跟捆仙绳类似受限于材料。不过赤精子显然在转世恢复记忆之前是个炼体的,而且似乎并没有重修的意思,所以将紫绶仙衣炼化进了肉体中,算是一种类似血炼战甲的方式吧。因此才有这种变化!”

        通天冷笑接道:“将紫绶仙衣炼入肉体也算是有些才能,只可惜,终究不敌太古阴河的绞杀,灭亡只是时间问题。”

        通天说的没错,赤精子所化的紫色巨人已经开始出现裂纹,若是侥幸逃脱,估计也得好好重炼一下仙衣了。

        不过,阐教弟子的特点就是,要么全杀要么支援源源不断。赤精子陷进去之后,旁边虚空又冒出来一个人,挥手就是一方大印朝赵公明砸了过去。

        刘奈一惊,完全不管旁边惊讶的众位前圣人,埋头冲下大叫,“此物与我有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