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真不是关系户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请勿投喂

第五十四章 请勿投喂

        “走吧,我们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

        “再等一下...好了!”

        雷欧力从自己的公文包里翻出来笔和纸,留下了【请勿投喂】四个大字后,终于心满意得的离开了。

        然后没过多久,手里拿着雷达的真阳正好路过这边。

        “咦?这不是东巴大神嘛!这究竟是在玩什么行为艺术?”

        在真阳用【绝】消除了自身气息的前提下,除非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到东巴面前,不然的话东巴根本看不到他。

        但是真阳这么一开口说话,东巴只要不是聋子,肯定会有所反应。

        “是是是...是你?!”

        本以为有救了的东巴在看到来人是谁后,喜悦的神色瞬间僵硬在了脸上。

        反正自从见到了这个家伙之后,就一直没有过好事!

        再回想起这一次猎人考试中自己的种种遭遇,东巴顿时悲从心起,居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宝宝好委屈啊~!

        真阳挠头,这回我特么也没怎么地你啊,嚎什么呢搁这?

        “闭嘴!吵死了!”

        我不!

        我就嗷~~~!

        “再哭一声,就宰了你哦!”

        当真阳充满了恶意的脸庞出现在东巴面前的时候,东巴瞬间就把眼泪全都给憋回去了,甚至中间还打了个嗝...

        “很好,果然在这么多人里面,我最欣赏的就是你了。”真阳站在这睁着眼睛说瞎话。

        别人信不信不知道,反正东巴自己是一个字都不带信的!

        这个混蛋就是在耍着他玩!

        但偏偏他还不敢不配合,不然的话...他真的会死!

        他不想死,所以也就没有别的选择。

        “我很好奇之前发生了什么,是谁把你种在这的?还留下了这么有意思的留言。”

        一听真阳询问,东巴也不敢含糊,立刻巴巴巴的就把雷欧力几人对他做的那些事全都讲了一遍,把自己塑造成了一名反抗邪恶势力未果的英雄。

        但实际上就是被埋伏了,然后打出GG,不仅号码牌被抢走了,自己还被当成了水稻,直接插在了坟包里...还不允许走过路过的人给他投喂。

        天啊,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混蛋!

        真阳看了眼自己手上的雷达,思索着,“根据东巴的话,之前重叠在一起的五个光点应该就是指小杰等人在袭击东巴的时候,事后五个重叠在一起的光点继续移动就代表着他们仍还在集体行动,并且已经成功抢走了东巴的号码牌,这一切都能够对上,所以东巴应该是没有说谎...这家伙也没有这个勇气。”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再跟我合作一次?我可以保你进入下一场试验中哦~”真阳用略带蛊惑的语气问道。

        东巴差一点就要点头答应下来了,但是在最后的紧急关头,他突然想起了之前在重新开始的第二场试验当中,他被当做诱饵炮灰,受尽了苦痛,几乎将今年淘汰的考生得罪了个遍的场面。

        这要是再来一次的话,他是真的没信心能够活下来!

        毕竟现在剩下的人都太危险了,一个不慎他连跪地求饶打出GG的机会都没有。

        而且就算他能勉强保住一条小命,一次性得罪了这么多惹不起的家伙,等明年他要是还敢来参加猎人考试的话,绝逼会比西索还‘出名’!

        至于出名的原因,大概会是历届以来死相最难看的考生...

        欺负欺负新手,拿捏一下软柿子还行,他能一直活到现在,最大的一条准则就是绝不主动招惹被自己评价为危险的家伙!

        现在可倒好!

        剩下的全都是危险的家伙,特别是此刻不该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混蛋!

        答应,还是不答应?

        东巴开始进行一场两难的抉择。

        “这场试验的考官应该不是你吧?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在做出决定之前,东巴突然提问了一句。

        “啊,实际上,我是第五场也就是今年最后一场试验的备选考官。只不过有点呆的无聊了,所以出来散散心消消食。”

        “那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

        “我要做出的选择。”

        “是什么?”

        就见东巴深吸了一口气道:“反正这一次我已经是必定会被淘汰了,所以我的选择是...拒绝!”

        “我只想就这样呆到第四场试验结束,没有兴趣继续给你当诱饵。”

        真阳微微愣了一下,有些奇怪的问道:“所以你做出这个选择的底气是什么?”

        “你不是这一场试验的考官!所以就算你出现在了这里,你也绝对不能亲自干涉这场考核的运行。你只是一个‘观察者’!但若是加上我的话,就相当于你可以借助我的存在来进行人为的干预。”东巴凄惨的脸上闪烁着名为智慧的光芒。

        真阳也来了兴趣,顺着他的话说道:“这不应该是你乐意见到的吗?在我的帮助下,你可以尽情的去淘汰其他人。”

        “不!今年走到这一步已经差不多了。再继续挑战我的极限,只会令我死的更快。所以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留在这静静的等待考核结束,然后离你们这些危险的家伙越远越好!”

        说着说着,东巴都把自己给说服了。

        如果这一场对方正好是考官,那么真阳说什么是什么,他绝不敢反抗。

        但眼下的情况却截然不同,东巴不觉得其他场次的考官敢跑来干预现在的试验,等结束之后,他早就有多远跑多远了,所以根本没必要冒险。

        东巴的智慧还是不容小觑的。

        只是他错估了一件事,那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真阳的耐心也快要被磨没了。

        而且规则这种东西,只有在真阳想遵守的时候,才叫做规则!

        如果真阳不想遵守的话,那什么也不是!

        总结来说就是:看心情!

        噗!

        真阳突然甩出了一把武士刀,穿透了一棵大树,将一只长着人脸的古怪猴子给钉死在了地上。

        “不!卡姆利!”

        一道人影突然冲了过去,悲痛万分。

        那是118号考生索弥!

        看热闹,想捡便宜?

        先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再来吧!

        “嗯?刚才你说什么?”真阳收回目光重新看向了东巴,东巴立刻紧张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艹!

        这个人是真的敢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