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脑太监在线阅读 - 第1072章 欢喜(一更)

第1072章 欢喜(一更)

        赵茹与他配合默契,闻言疾退出数丈,身形骤然加快如闪电。

        宁观风却仍血气沸腾如醉,想避却来不及。

        “哼!”独孤弦下一刻出现在他身前,双手一推,掌力如怒涛。

        “呜……”怒浪排空之声中,白光在空中倒卷,然后“砰砰砰砰”炸开。

        顿时粉尘簌簌,朝着他飘来。

        独孤弦深吸一口气。

        “嘶……”声如灵蛇吐舌,闻之头皮发麻。

        这时宁观风才反应过来,忙飘身横挪,不必独孤弦挡在身前,看到了那些粉末忽然荡远。

        他疑惑看向独孤弦。

        独孤弦脸红如醉酒,缓缓转身吐出一口气。

        白气如箭,射到了两丈外,一棵杨树被白气一喷,顿时簌簌落叶,然后树干酥软成沙子般,以至散成一堆。

        宁观风瞪大眼睛。

        “别让它们沾身,它们是寻风而进的。”独孤弦吐出这一口气之后,脸色恢复如常。

        “这到底是什么?”

        “欢喜散。”独孤弦冷冷道。

        宁观风道:“欢喜散?是什么?”

        他看独孤弦的脸色难看,莫名其妙的道:“难道是奇毒?”

        自己却没感觉到有什么威胁,好像对自己并没有损害,为何独孤弦的脸色这般难看?

        独孤弦摇摇头,看一眼赵茹。

        赵茹嗔道:“别乱问,那帮家伙就逃啦?”

        “没有。”独孤弦皱眉:“他们有恃无恐,巴不得我们过去!”

        “好大的胆子哇,那就收拾了他们呗!”宁观风忙道。

        他窝了一肚子火。

        自己大宗师的威能一点儿没显现,受暗算之际反而被人照顾,简直窝囊!

        尤其是被独孤弦所救!

        “……走吧。”独孤弦缓缓道:“先不理会他们。”

        “走。”赵茹毫不犹豫。

        独孤弦伸出一只手,赵茹将玉手递上去。

        独孤弦伸出另一只手。

        宁观风无奈的叹口气,也伸过胳膊,任由独孤弦握上手腕,然后眼前骤然扭曲。

        待眼前恢复正常时,他扭头回望,那一处早就不见了影子,这一下的速度太快。

        独孤弦松开他手腕:“好了。”

        他却没松开赵茹的玉手。

        赵茹白他一眼却没挣开,任由他握住。

        “现在能说了吧,那欢喜散到底是什么毒?”

        “你这家伙,太不机灵!”赵茹嗔道:“听这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欢喜散,难道是沾上了会大笑不止?”宁观风疑惑:“一直笑下去,所以无力动手?”

        赵茹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摇摇头。

        独孤弦道:“是催情之物。”

        “什么?!”宁观风咬牙:“这也太无耻了吧?”

        独孤弦冷冷道:“他们的目的不是杀我们,而是让我们出丑。”

        “够卑鄙!”宁观风脸色阴沉。

        独孤弦摇摇头:“他们现在已经疯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索性把他们灭掉便是!”宁观风扭头看一眼身后,双眼寒光迸射。

        独孤弦道:“一环扣一环,他们必然想到这一招,也必有防备。”

        宁观风道:“我有一件事挺好奇。”

        “什么事?”

        “你怎看出是欢喜散的?”宁观风疑惑的看着他:“难道你从前见过这个?或者中过这一招?”

        “听说过。”独孤弦道。

        宁观风呵呵笑道:“只是听说过,一看到便看出来?这反应也忒快了吧?”

        独孤弦笑起来。

        宁观风也呵呵笑着他。

        赵茹一巴掌扇在他后脑勺,打得他不由一缩脖子,忙扭头瞪过来。

        赵茹没好气的道:“瞪什么瞪?狼心狗肺的,亏还救你一把!”

        宁观风忙道:“师姐,我就是好奇嘛。”

        独孤弦笑着点头:“我的反应是快一些的。”

        人与人脑筋的差距之大,超乎想象,自己的反应之快、记忆之精细,远远不是正常人可比的。

        也难怪宁观风怀疑。

        赵茹一挥手,又要给宁观风一巴掌。

        宁观风忙侧身闪开:“师姐,你也不能这么护短吧?我好奇,问问又怎么啦?问都不能问?”

        赵茹哼道:“你是不怀好意!是不是以为他中过欢喜散,所以反应这么快?”

        “应该是中过吧?”宁观风坦然承认。

        赵茹撇撇红唇:“坐井观天!”

        “我们跟过去吧。”独孤弦道:“他们现在应该撤了。”

        “走!”赵茹忙点头。

        宁观风也要跟着,却被赵茹挥手斥退:“你跟着干什么,累赘一个,自己去镇南城!”

        “我也想收拾这些家伙!”宁观风忙道:“总不能吃这个闷亏吧?”

        “走吧。”独孤弦道:“见识一下武林险恶也好。”

        赵茹哼一声,不再驱赶宁观风。

        宁观风闷着气跟在后头,飘飘而行,赵茹的神情跟嫌弃什么似的,好像自己就是一条癞巴狗。

        他一肚子气,想发泄到那些埋伏的家伙身上,双眼寒光迸射。

        赵茹忽然扭头:“敛气!你这点儿道理都不懂?!”

        “知道了。”宁观风忙道。

        唯恐赵茹借机发挥,训斥个没完。

        赵茹瞪他一眼:“机灵点儿,别愣头愣脑的!”

        “是。”宁观风无奈的答应。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的师姐完全偏向独孤弦,彻底没了同门之谊。

        女人呐,真是!

        独孤弦用力握了握赵茹玉手,赵茹冲他一笑。

        三人飘絮一般在树林间飘掠而过,无声无息,掠过两座山峰,在一刻钟后,来到一座树林,看到了树林里盘膝坐着的六个中年男子。

        他们呈六边形而坐,彼此保持相等距离,脸朝外,警惕四方,不可能被偷袭。

        三人停在十丈外。

        独孤弦传音入密,在两人耳边说道:“你们在一旁观瞧,我上去。”

        赵茹轻轻点头。

        宁观风蠢蠢欲动,也想一起冲上去,却被赵茹狠狠瞪回去,只好点头。

        独孤弦一闪,瞬间出现在他们六人中央,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双手结印,口中轻吐一个字:“咄!”

        字如惊雷炸响。

        六人起身的动作一滞,然后被独孤弦一掠而过,六人后背皆捱了他一掌。

        “噗!”

        六人同时飞起,如花瓣绽放,六道血箭在空中好像抛出的红绸缎。

        “砰砰砰!”

        六人重重跌落地上。

        独孤弦淡淡道:“天道盟?”

        六人竭力爬起,挣扎着站直,扭头瞪向他,双眼如喷火,似要把他焚灭。

        独孤弦摇头:“仍旧那般卑鄙下流,净用些不上台面的手段!”

        “独孤弦!”一个中年咬牙切齿:“今天算你运气好!”

        独孤弦笑笑,看向赵茹:“我们走吧。”

        赵茹点头。

        宁观风忙道:“就这么放过他们?”

        “那要如何?”

        “宰了他们啊!”宁观风毫不犹豫的道:“他们如此卑鄙,留着也是祸害。”

        “他们不能再祸害我们了。”独孤弦摇头:“不必杀绝,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