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加载了东京末日流副本在线阅读 - 第34章 斩鬼

第34章 斩鬼

        “好快!”

        动作快到不留残影的右爪撕向支仓冬夜的脸。

        千钧一发之际,却见那个戴面具的神秘少女右手化成手刀,从正下方弹起,击中了这只右爪,改变其轨迹。

        “快……离开这里。”

        少女一边用左手护住他,迅速一个侧身,闪电般的一记右侧踹,正中袭来的男人腹部。

        “嘭!”

        一声沉闷的冲击声中,神秘少女运用难以置信的蛮力将这个成年男性直接踹在空中,飞了起来,狠狠摔在布满鹅卵石的地面上。

        “别发愣了,我可没功夫一边保护你,一边跟它们打。”

        少女伸手在他的背后猛地一推。

        “去森林里,支仓冬夜。现在没有‘鞘之主’的力量,这些祸鬼是没办法杀死的,找到夕起子,只有她才能够保护你。”

        (这女人……她竟然知道我的名字,还有,她跟学姐到底是什么关系?)

        支仓冬夜看了一眼身后,被打倒的中年男人还没爬起来,但是另外那对站在一旁的男女已经朝着少女迅速冲了过来。

        看到这,他也不再迟疑,飞身从栅栏上翻了过去,双腿拼命迈出,朝着幽深的林间小径狂奔起来。

        ###

        黑乎乎的树林即使是在白天晴天里,也会显得阴暗潮湿,更不用说这样的夜晚。

        支仓冬夜一进入其中,立刻能够发现这里的气氛与代代木御苑开放的外围截然不同。

        此地林木高耸、枝叶繁茂,不由的给人仿佛要被周围高耸树木群体压垮的氛围,茂密的枝叶更是完全遮蔽了夜空,加之此地光线透不进来,让人觉得夜色愈发深沉。

        “说是让我来这里找崛泉学姐,可是跑了这么半天,也没有看到人影子……”

        黑暗的树林间,微风吹动树叶哗哗作响。跑了一段时间后,支仓冬夜背靠着树皮,大口大口的喘气。

        他在这片阴暗的密林里,寻找了半天,也没有如那个少女所说的那样,找到崛泉夕起子,这不禁让他怀疑,人究竟是不是在这里。

        “等一下,这是什么声音?”

        隐隐约约,他耳边听到了一阵金属碰撞交击的声音。

        “……这声音、是来自这个方向。”

        支仓冬夜转过身去,他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朝着长满杂草灌木的山路走去。

        在伸手拔开层层树叶遮蔽的道路尽头,一片明亮的月光从天空洒落下来,使得地面的草坪也散布着一层淡淡的光晕。

        “什、什么?”

        前方出现了一处林荫间的空地,空地的存在仿佛是树海之间被剃掉的空缺部分,周围的树木呈现不规则的环绕,留下一个应该是用于露营活动的空地。

        在这片空地上,纯白的月亮高挂在夜空上,从空中垂落的光芒正照耀在一个巨大的影子上。

        ——其物,并非人类。

        那是个黑色人型的异形,正驼着背站在月光下,它有着人类部分外形,尽管有人的特征,却有几个部相去甚远,明显是种不寻常的存在。

        异形的额头两侧各生长着一只尖角,面部是一团扭曲螺旋的黑暗,没有任何五官特征。

        硬化的皮肤外壳覆盖着一层黑色,身上各处围绕着分不清是肌肉还是筋骨的白线,长在四肢各处的突起物仿佛在对四周进行威吓。

        最让人感到异样的是这个怪物的肩膀两侧也长着两只手臂,而且那四支手的爪部如同硬化的角质,钩爪锋利的泛出金属色泽的乌光。

        “……‘鬼’?”

        支仓冬夜脑子里第一时间泛起的印象,即是岛国传说中被世人称之为“鬼”的一种怪物——头生双角,身形巨大,异形之物的形态明显与故事书中对“鬼”能够对应上。

        (刚才那个女人,也称呼那几个人为‘祸鬼’,‘祸鬼’,就是这些怪物的名字吗?)

        想到这里,他全身起了鸡皮疙瘩,黑色异形那怪物般的姿态,有着与生俱来的凶恶狰狞,其强烈的存在感足以唤醒人沉睡的畏怖之心。

        月光下,“鬼”的身体正摆出防御的姿态,而除了两条胳膊外,另外生出的两只手臂宛如翅膀般左右伸张。

        它会摆出这种恫吓般的姿态,完全是因为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而这个威胁来于一个身高只到“鬼”腰部位置的少女。

        “是她,崛泉学姐。”

        支仓冬夜迅速意识到了与恶鬼对峙的少女就是崛泉夕起子。

        她身穿着剑道服,挺直着身形,双手握着长长的薙刀,毫无半点惧意的,与“鬼”展开了对峙。

        不得不说,这画面实在有些超现实,支仓冬夜大张着嘴巴,心底的震惊可想而知。

        (崛泉学姐,难不成是打算跟那种东西展开白刃战……?!)

        祸鬼的身高接近两米,而崛泉夕起子身高一米七左右,在女生中算是高个子,可在这个两米高的大块头面前,就显得过于纤弱了。

        崛泉夕起子面无表情。瞬间,她动了,幅度不大的一步,两步的向前走动。

        穿着白袜、竹皮屐的脚是贴着草地慢慢移动,这种步伐仿佛有一种在草地上滑行的错位感。

        支仓冬夜感受到了,崛泉学姐的身上散发出某种强而有力的气息,她举手投足的每一个动作,就连握刀的位置,都是浑然一体的,似乎正有一股无形之物萦绕在少女的身边,朦朦胧胧,缓缓流动。

        祸鬼的动作也发生了微妙的感觉,它的身体弓得更低了,原本像是在防御的四手也做出了攻击的起手姿势。

        崛泉学姐的步伐加大了,她一边走,一边缓缓地将薙刀举高,从她体内散发的宛如斗气的意志愈发锐利,整个人像是一柄刺向前方的武士刀。

        就在这个期间,祸鬼与少女的距离缩近了。

        空气都紧张了起来。

        “咻!”

        少女的右脚扬起,猛力一蹬。

        草屑、泥土炸死开来,她的身影直接拖出一道残影。

        祸鬼也以猛兽扑击的动作,“嗖”的一声从地面弹了起来,从斜角度发起了冲刺。

        两道模糊的影子一下子撞击在一起。

        “锵!”

        袖铠一触。宛如跨马出击的武士们擦肩而过的瞬间——

        从滑到祸鬼身后的崛泉夕起子身上散发的斗气消失了,到刚才为止溢出的强烈气魄犹如谎言般消失。

        支仓冬夜甚至连呼吸都忘记似地死死盯着。

        就在这时,冲出数步外的四臂祸鬼巨大的身子摇晃起来。

        然后,也是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

        祸鬼的右侧的手臂小腕部分,以及脸的三分之一消失不见了。

        ……是的,头部的额头上方整个消失,从横切面可以窥见里面的脑组织。

        薙刀很漂亮的一记水平斩切,斩断了一只手腕与祸鬼的头部。

        看到这惊人景象的支仓冬夜张大了嘴巴,只能呆呆的站在那里。

        “呼……”

        崛泉夕起子幽幽吐出一口气,将薙刀转动一周,慢慢地转过身子。

        当她回过身来,双眉紧锁地凝视着自己的敌人。

        一片凄然的白色月光下,四臂祸鬼的身体如同被推倒的沙堡,化为无数砂尘,直接随风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