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她太甜在线阅读 - 第111章 番外之陈曜跟小学妹2

第111章 番外之陈曜跟小学妹2

        第111章        番外之陈曜跟小学妹2

        陈曜的办公室里。

        十分安静,气氛停滞,男女主角脸色也都很呆滞。

        相对无言,眼神飘移,始终没有对到一起。

        外面偷看的员工都快把磨砂玻璃给压碎了……

        陈曜拿着手机,呆木地看着像素极差的视频,这段视频是昨晚不知道是谁在两个人吻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录的,只是这年头还有这么破的像素,也是感天动地。

        而且这段视频,只截取了后半部分,陈曜主动的那一部分,他一只手握着朱琪的手腕,一只手插入她的发丝,将她扣住了往怀里带,低头吻她,进度条十分感人,将近一分钟。

        周围聊天的声音渐渐地消散了,连带那位老总都呆滞地看着。

        或许是羡慕,毕竟年轻人啊。

        接吻这么高调,也……也是勾起了他不少的回忆。

        女生的主动跟男生的主动完全不一样,女生大概会瑟瑟发抖,有些紧张,男生接吻更容易带着欲。

        这是朱琪这个始作俑者一开始没有想到的,她被吻得天旋地转,甚至被他带着换了姿势,要不是他醉得厉害,力气不够,可能她会有失身的危险。

        陈曜看不下去了,点断了视频。

        办公室里,又是一片安静。

        朱琪似也会想起昨晚那个画面,脸颊发红,少女怀春。

        如果这辈子就这个吻,那……那也值得了。

        “那个……”陈曜发现不能这么沉默下去,毕竟他自己干了坏事,男人得有点儿担当,于是试图开口。

        朱琪抬头,红润的脸颊以及那若隐若现的酒窝,另外还有含羞的眼眸。

        让陈曜心口震了一下,操。

        那个什么?

        怎么哑了。

        朱琪两手交握放在腿上,微微偏头问道:“你……你是不是初吻啊?”

        陈曜震惊了两秒,后往后靠了靠,指尖扯了下领带,仿佛还能闻到自己身上带着的酒味,他摇头:“不是初吻,我交过女朋友。”

        朱琪猛地咬牙。

        她就知道,他之前交过一个!

        对人家超级好!把人家给捧上了天。

        真是生不逢时,没早点告白。

        朱琪脸色稍微白了点儿,过了会儿,说:“我……我这是初吻。”

        陈曜本想着告诉这位小学妹,这就当是一次意外,以后喝酒他会躲得她远远的,突然小学妹这一说。

        他喉咙卡住了,喉结上下滚动。

        所以?

        初吻……了……不……起吗?

        好……像是有点儿了不起啊。

        陈曜又哑了。

        朱琪一直关注着他的神情,心理学也是选修课程,足足上了三年左右。

        陈曜此时的表情躲不过她的眼神。

        这人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好烟消云散,彼此相忘江湖,不提这一吻……

        典型地想用酒醉来掩盖昨晚所发生的一切。

        初吻什么的,不值钱的。

        朱琪全都看透了陈曜的想法。

        她视线往他手机上扫了一眼,黑着的屏幕里面是苏荷那张漂亮的脸,每个求而不得的女生都会妒忌苏荷吧,连嫁了人都要勾住这单身男人的心。

        朱琪抬起头,看向陈曜,说:“昨晚那事儿就当是意外吧,也不是什么大事,喝醉的人总会干些糊涂事,我理解的,你不要有负担啊,学长。”

        陈曜一直在斟酌着怎么把这事儿化了,突然朱琪这么一说,他愣了愣,两秒后脸上如释重负,他扬起眉眼,略带笑意:“给你转正,薪资加倍。”

        朱琪笑着点头:“好的,谢谢学长。”

        你滚吧!

        这事儿就算揭过了,陈曜勒令他们把接吻视频给删除了。

        朱琪回头先存在百度云里加了密,随后云淡风轻,十分正常地跟在陈曜的身边,继续工作。

        陈曜大概是有点受教训了,偶尔一两次应酬都没敢多喝酒,十分克制。

        跟朱琪也适当地保持了距离,至少没有之前那么不忌一二。

        朱琪默默地承受他的疏离,脸上带着笑容,办事依然缜密,工作能力终于跟学霸两个字挂上钩。

        回到家里,朱琪却难过得想拿枪毙了陈曜。

        就这样过了两个多月,公司上下忙完了一个大的项目,纷纷松了一口气,松懈下来就想找点事儿玩。

        恰好一个客户生日,举办舞会,给他们发了邀请函。

        当中特意注明了朱助理一定得参加,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客户之前是朱琪帮忙处理的,陈曜那段时间有事儿,朱琪一个人跑上跑下,带着江会计几个人把事情办好,陈曜回来时,事情处理完了。

        那客户对朱琪十分有印象。

        公司想参加的人占百分之八十,不到三点左右,美女们纷纷离开了公司,去给自己换装打扮,难得可以脱下这一身黑白套装,个个都卯足劲了,要在舞会上好好亮相。

        朱琪还没买车,所以由江会计去接她。

        江会计把车停朱琪的楼下,给朱琪打电话。

        十分钟后,朱琪下来,手里捏着一个很小的黑色小包。

        江会计摇下车窗,看得有点呆了。

        朱琪穿着摇曳的裸粉色裙子,弯腰敲了敲车窗。

        江会计才猛然回神,看着精致漂亮的女生,他结巴了:“朱……朱助理,上……上车。”

        朱琪冲他一笑:“你开下门呀。”

        江会计如梦初醒,赶紧按了车门,朱琪绕过车头,上了副驾驶,坐好,扣上安全带。

        一股幽香冲江会计的鼻息里扑面而来,他有些晕眩,好一会儿,才启动车子,头也不敢乱转地目视前方。

        心里却想着。

        朱助理打扮起来怎么这么好看?

        太好看了。

        她的背也很漂亮,还很性感。

        朱琪这条裙子,后背是镂空的,一直到臀部的位置,后面一个U字形的裸粉色丝带,让她的背看起来若隐若现的性感。

        江会计茫茫然地开着车,差点还拐错了红路灯,幸好朱琪提醒了他一下,这才顺利达到舞会现场,那位客户的私人山庄。

        私人山庄车位充足,一排排的车都停好了,江会计跟朱琪来得还有点晚了。

        朱琪穿着摇曳的裙子下车,江会计为了体现绅士风度,手伸出来给朱琪挽着,朱琪看一眼笑了笑,伸手挽住,不过朱琪高跟鞋一踩,要比江会计稍微高一点儿。

        江会计闻着这一阵阵芳香,心都乱了,带着朱琪往热络的门口走去,天色朦胧地暗下来,两个人走到门口,就碰见了陈曜。

        陈曜靠在柱子上正在打电话,一抬头就看到两眼的朱琪。

        她得体地冲他含笑,手挽着人,还捏着个小包,腰身盈盈一握。

        许是门口灯光暖暖,他竟从她眼里看到了一丝没有掩饰的温柔,那一丝温柔让他心撞了一下。

        电话那头,陈先隽说了两三句话,陈曜才反应过来,他低声应道:“哎,知道了哥,懂了懂了。”

        “你懂个屁,我说让你把车换掉,你懂吗?”

        陈曜:“……”

        尴尬。

        什么时候换了这个话题?

        他正准备回答,江会计带着朱琪上了台阶,来到他身侧,笑着道:“陈总,我们先进去了。”

        陈曜抬头,看了过去,发现朱琪今晚还真的有点儿性感。

        他唔了一声:“好。”

        好字刚落,他们两个人就往里面走,陈曜有些茫然地视线跟着转进去,只来得及看到朱琪裸着的后背。

        上面似是有一只蝴蝶栩栩如生。

        陈曜忙收回视线,又继续听陈先隽在那头骂人。

        他叹一口气。

        每次打电话都骂我。

        老子都二十三岁了,老子是成年人了好吧。

        再骂真长不大了。

        好不容易挂了电话,公司里有人来寻陈曜,说舞会开始了。

        陈曜收了手机,点头:“好的。”

        随后拨弄了下头发,上了二楼的舞厅自助餐厅一体的大厅里,一进去就听到轻柔的音乐,看到舞厅中间一对对地下去跳舞,当然也有人在外面端着红酒喝酒,吃东西,十分有气氛。

        陈曜往沙发那边走去,刚走没几步,就看到舞池中那一抹裸粉色,正跟江会计在跳舞,江会计的手搭在她细致的腰上,像是压在她后背蝴蝶上似的。

        陈曜看了一眼,挪了回来,坐在沙发上,端了杯红酒抿着,又吃了块蛋糕,跟那客户聊了一会儿天。

        渐渐地,他品味过来,朱琪今晚当是最受欢迎的女生了。

        不管是自家公司的还是客户公司的员工,个个都追着朱琪邀请她跳舞,朱琪来者不拒,每次都有礼貌地跟人家进舞池里跳,穿着高跟鞋的脚似乎不会累似的。

        当然也有不少的人来邀请陈曜,但是陈曜一律拒绝,百无聊赖地晃着长腿玩儿手机。

        最后不知是不是昨晚睡得太晚了,陈曜有点儿困,他跟客户打了招呼,又跟公司另外一个负责人打了招呼,推门进了客户预留的一间休息室,躺在长条沙发上,一条长腿放在地上,另外一条搭在沙发上,小憩一会儿。

        睡得不是特别安稳,反正他心里有数。

        休息室里门推开时,他略微半峥开了眼,就见是朱琪提着裙子进来,他唔了一声,没去多想,偏头继续闭眼休息。

        朱琪揉了揉有点儿酸的腿,一眼就看到躺在长条沙发上的男人。

        她放下裙摆,迟疑了下,往他这儿走来。

        渐渐地走近了,看到他敞开的衬衫领口,还有那张毫不掩饰的风流的俊脸。

        朱琪站在边上看了他一会,发现他呼吸均匀,应是睡着了,心中的念头滋滋地冒了出来。

        她提了提裙摆,膝盖跪上长沙发的边上,手撑在椅背上,低着头看他。

        看了大约一秒,朱琪弯了弯腰,红润的嘴唇堵住他的薄唇。

        他的薄唇有些凉,朱琪心砰砰砰地跳着,熟悉的触感让她想起了那天晚上在包厢里,朱琪粉色的在嘴里动了一下,才轻轻地舔了下他的上唇。

        没有完全睡着的陈曜震惊了,猛地一下子睁开眼睛,近在眼前的是她一直在颤抖的睫毛。

        陈曜伸手,一把握住她的肩膀,推开了。

        朱琪没想到他还醒着,被推开后,有些茫然地看着他。

        陈曜心里操了一声,立即就要坐起来,谁知道因动作太大,撞到了朱琪的膝盖,朱琪膝盖滑到地上,身子没有撑住,往他怀里扑了去。

        陈曜躺着呢,身上突然被扑个满怀,连带着还有一股幽香一块撞进他的胸膛,他下意识地想把她抱起来,推开,却碰到她后背光滑的肌肤。

        触手摸到的如此光滑不说,那只漂亮的蝴蝶似乎就落在他的手背上。

        他僵了好几秒。

        朱琪突然哭了起来,脸埋在他的脖子道:“学长,对不起,我喜欢你。”

        陈曜:“……”

        啥?

        操?

        操?

        他猛地清醒,手心像是被什么灼伤了似的,立即收了回来,正想说话。

        朱琪却一把推开他的胸膛,站了起来,手背擦着泪水,拉着裙摆往外面跑去,那股幽香伴随着她的离去还在鼻息间索绕。

        陈曜略有些狼狈地躺在沙发上,衬衫领口有点儿湿。

        那是她刚流下的一点儿泪水。

        陈曜搭着额头,靠了一声:“这叫什么事?”

        在休息室里又呆了一会儿,陈曜才鬼鬼祟祟地出了休息室。

        这会儿完全确认了,结合朱琪手机屏幕里的他,朱琪应当是喜欢他的,这就糟糕了。

        陈曜有点儿头晕,明明没喝什么酒的,外面还在歌舞升平,跳舞跳得带劲。

        陈曜指尖碰了下滚烫的嘴唇,如果不是及时推开她,恐怕要舌吻了。

        陈曜:“……”

        他掏车钥匙,准备先离开这舞会,免得等会尴尬,先逃避再说,后续问题后续再解决。

        就当他挽着袖子飞快地越过人群要往门口去时,却看到朱琪靠坐在面对窗户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瓶伏特加在喝。

        旁边还围着三个男人,这三个男人还不自家公司的,估计是客户那边的员工。

        伏特加可是烈酒啊,尤其是俄罗斯的,上次陈曜就是被这个干倒的。

        陈曜想着走人。

        可是脚步死死地钉住了,好像有人扯着他似的。

        而那三个男人,还给朱琪开了一瓶伏特加,不等她手里的酒喝完,另外一个握着她的手,将新开的一瓶酒放在她手里,示意她喝。

        这明显就是在灌醉她啊。

        陈曜操了一声,左右看了下,一时竟然没有找到自家公司有点儿能力的男人。

        他将车钥匙塞回口袋里,大步走过去,手拍了拍沙发背。

        那三个男人都清醒着呢,转头看到陈曜,笑着喊了一声陈总。

        陈曜眼眸眯了眯,没应他们,绕过沙发,一把抢走朱琪手里的酒瓶,拧着眉道:“别喝了。”

        朱琪手一松,靠在沙发上,看着他。

        似是认出他来,两秒后,眼眶红了还带着泪水滚落,她呜呜两声:“你是不是陈学长啊?”

        陈曜闭了闭眼,再睁开:“不是。”

        “你是,你不承认。”

        朱琪大着舌头说,说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陈曜无奈,低声道:“走,我送你回家。”

        朱琪摇头:“回家干嘛?

        回家我难过啊,一想到你我就难过。”

        陈曜:“……”

        靠。

        “你走吧。”

        朱琪摆手,“我还没喝够呢,喝醉了我明天清醒就好了。”

        说得这么坚强,陈曜心撞了下,怎么觉得有点儿心酸。

        朱琪又摆手:“拜拜。”

        陈曜沉默两秒,憋了句:“拜你个头。”

        完了,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把她拉了起来,往身上带。

        朱琪脚一软,就抱住他的腰,陈曜拧眉,拖着她往外面走。

        走两步,他动作稍停,往那三个男人看一眼,说:“把她的包给我拿来。”

        那三个男人立即起身,恭敬送上朱琪的小包,陈曜捏着她的小包往她怀里塞,随后拦腰将她抱了起来。

        朱琪还呜呜地哭着,抓着他衬衫领口像是要把他的脖子拧下来,紧得他脖子勒出了一个红印。

        陈曜无奈:“松点松点。”

        朱琪紧紧地抓着摇头,就是不松。

        陈曜气急败坏:“你特么是假醉吧?”

        朱琪呜呜地看着他。

        陈曜:“……”

        我要是谢楼,早弄死你了。

        十分无奈,陈曜大步地往门口走去,因为他也喝了酒,不能开车,将车钥匙给了私人山庄的泊车小弟,让他开车送他们到朱琪所在的那个小区。

        在后座里,朱琪一直巴着他的领口,没有松开,还在哭。

        陈曜不知道有什么好哭的,但是就着这外面偶尔投射进来的灯光,斑驳地落在她的脸上,竟是有些令人心疼。

        一路到达朱琪的楼下,陈曜亲自送朱琪上楼,在朱琪家门口,门钥匙掏半天都没掏出来。

        陈曜脾气都快弄没了,才终于开了门进去,屋里陈设简单大方,陈曜不好带着她去闺房里,关了大门,送到沙发上,早就累出了一身的汗。

        陈曜抓着朱琪的手,要让她松手。

        可惜朱琪像是襄入他肉里似的,紧紧地抓着,陈曜不得已只能自己坐在沙发上,再想办法把她从身上扯下来。

        动作略大,没一会儿,朱琪的后背更松了些,手臂的衣服滑落下来,露出了白皙的肩膀。

        陈曜不小心扫到一眼,猛地挪开了视线,掰着她的手指,一根根地从他的领口弄出来。

        浑身都出汗了,陈曜的衬衫也是松松垮垮的,跟打了一战似的。

        朱琪这十根手指才终于拿了下来。

        陈曜擦了擦额头的汗,喘着气坐了好一会儿,才倾身过去那边拿抱枕,拉开抱枕的拉链抖出空调被要给她盖上。

        谁知道一回头,就看到朱琪跪坐,陈曜瞪大眼睛,这姿势有点儿危险,他猛地要站起来。

        朱琪却一把压住他的两腿,被泪水洗过的眼眸仰着看他:“学长,如若得不到你,春风一度也是可以的。”

        “操操操,学妹别这样,别这样。”

        陈曜怕了,赶紧挣扎着要起身,朱琪毫不客气地拉扯他的拉链。

        轰——

        陈曜:“……”

        妈的,老子要失身了。

        十来分钟后,陈曜手搭着额头,浑身是汗。

        他垂着眼眸看着裙子已经不像裙子露出了大半个美背跟胸口的朱琪,眼眸里带着一点点儿的欲望,他伸手,抓着她两手臂,将人提了起来,凑上去。

        压着嗓音道:“学妹,你真他妈是我见过最大胆的女孩。”

        后伸手抹了一把她的唇角,压住她的脖子,堵住她的嘴唇。

        风呼呼地吹着,入夜更加凉了,落地窗没关,窗帘啪嗒地响着,摇曳着舞姿。

        屋里传来女生细细的声音,好一会儿,女生大哭起来:“疼死了……”

        陈曜眯眼:“啧,就这样还撩男人?”

        一夜过去。

        天色将明。

        酒味从两个人的身上褪去,剩下的就是淡淡的暧昧,还有一丝说不上来的旎感。

        朱琪趴在他的胸口,闭着眼睛假装睡着。

        陈曜手搭在额头,另外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两个人身上盖着一张薄被。

        过了一会儿,陈曜看一眼时间,捏了捏朱琪的肩膀,说:“起来,梳洗一下,今天得去公司。”

        朱琪脸动了动,蹭着他的胸膛。

        大约几秒后,她低声说:“你把这当419还是……”

        陈曜顺着她肩膀的手一顿,半响,陈曜呼一口气道:“你该知道,我心里还有人,一时半刻她走不出去。”

        朱琪伸出雪白的手,捂住他的嘴唇,点点头:“我知道,所以,我想说,我能不能等着她从你心里离开。”

        陈曜被捂住唇,看着天花板。

        随后伸手把她往上带了带,朱琪直接埋在他的脖子里。

        陈曜偏头,吻了吻她的侧脸:“能啊,我们就这么定了,谁让你都这么大胆献身了,初吻都不负责,初次还不负责那不是渣男吗?”

        朱琪一听,闷笑起来:“你就是渣男,豆腐渣的渣。”

        陈曜:“……”

        操。

        再说不要你的啊。

        两个人又抱着一会儿,两个人的手机同时也响起,估计是公司里的人打来的。

        陈曜叹口气:“该起来了。”

        朱琪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但是却动也不动。

        身上趴着这么一个人,陈曜也动不了啊,就在他要用蛮力把她给抱起来的时候,朱琪突然说:“其实上次在包厢里,是我……强吻了你。”

        陈曜动作一顿,一秒后:“操?

        操?

        你说什么?”

        朱琪立即从他怀里起来,说:“我强吻了你,不是你强吻我,你被骗了。”

        “靠,你别跑。”

        陈曜起身伸手去抓她,朱琪哈哈一笑,正要跑,脚就被他勾住,整个人往另外一头沙发摔了去,陈曜扑过去,从身后压制住她,凑近她:“原来你早有预谋……”

        朱琪笑得快岔气了:“但你不上当啊。”

        陈曜看她眼角笑出了泪水,低了低头,没忍住亲了她眼角,说:“真坏。”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