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修真小说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入门考验

第一百一十五章 入门考验

        拜剑山庄在小仙州是一个传说。

        对于剑修们来说,它就是圣地,是这一辈子一定要去见识一次的地方。

        但是拜剑山庄太神秘了,据说只有拥有非凡剑道天赋的修士,才会收到那位庄主的邀请。

        鬼修直接无视了无尘的话,就连看上去很大方的参妖,也是纠结了一番后,才从百宝囊中取出一张请柬,递给无尘。

        “你可千万小心,别给我弄脏了。”

        参妖提醒。

        “我晓得。”

        无尘的声音有些激动,剑十三和疯剑人也立刻凑了过来。

        “你不好奇?”

        鹿灵犀看到陆安之无动于衷,很是诧异,他这心态非常不像年轻人,至于三柒也不感兴趣,白衣仙姬不意外。

        因为哪怕是神器摆在三柒面前,她都不会看一眼,她的心中,只有陆大郎。

        “呵呵!”

        陆安之笑了,先是看了无尘一眼,然后又眨了眨眼睛。

        鹿灵犀很聪慧,秒懂。

        陆安之还在怀疑参妖,担心他在请柬上动手脚,所以既然无尘三人已经再看了,那他就没必要靠近了。

        “真是谨慎呀!”

        鹿灵犀感慨。

        “地图到这里,就没了。”

        无尘嘀咕。

        请柬很简单,上面写着邀请参妖来拜剑山庄做客,下面划着地图,除此之外,就是一把断剑标志,看上去古朴威严,有一种洪荒气息。

        “我以诚相待,所以我也希望你们如实回答我的问题。”

        参妖目光扫了众人一圈,最后落在了无尘的脸上:“你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

        无尘尴尬了,他不想透露家传屏风的秘密,但是撒谎的话,又显得不地道。

        “呵呵!”

        参妖这笑,嘲讽意味十足。

        “我找到了一张地图,便约了朋友们来打野探宝。”

        无尘解释。

        “地图?”

        鬼修眼睛一亮,不过跟着又看向了那个长相英俊的少年,他取出了一块巴掌大的石板,在那里摸索着。

        这是什么灵器?

        鬼修精通炼器,但是这玩意,他认不出来。

        爱疯石的仙王百科上,有拜剑山庄的介绍,不过内容很少,而且也都是大家熟知的那些。

        看来这个山庄,非常神秘。

        “灵犀,你怎么看?”

        陆安之只能请教白衣仙姬。

        “关于这个山庄,我倒是听朋友说过。”

        鹿灵犀声音不大,但是一开口,大家的目光唰的一下移了过来。

        “这位道友,还请赐教!”

        参妖说着话,直接取出一支百年灵参,丢了过来。

        唰!

        灵参被一团暗红色的光华包裹着,飘在了鹿灵犀面前。

        呼!

        疯剑人吹了一个口哨。

        这位参妖,

        大气!

        “被选中,拿到请柬,只是第一步,想要进拜剑山庄,还要祭剑。”

        鹿灵犀爆料。

        “祭剑?”

        众人不解。

        “就是展示你们在剑道上的决心!”

        鹿灵犀介绍。

        “怎么展示?”

        鬼修追问。

        “这我就不知道了。”

        鹿灵犀微微一笑。

        “这位女道友不地道呀,要么别说,要么就说完!”

        鬼修冷哼,这话有挑拨离间的意思。

        参妖就敞亮多了,也不废话,直接取出一支三百年的灵参丢了过来:“不够了,我还可以再加!”

        鹿灵犀随手接过,递给了陆安之。

        “这个不好吧?”

        陆安之蹙眉。

        “没事,你不要,也会便宜了拜剑山庄!”

        鹿灵犀示意陆安之别客气。

        “什么意思?”

        三柒从这话中,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并不是所有进入拜剑山庄的人,都可以习得秘剑,活着出来,如果是山庄的人不认可的剑修,会被杀死,祭剑。”

        鹿灵犀故意停顿了一下后,再道:“所以没有几把刷子,还是别趟这趟浑水,秘剑虽好,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拿到的。”

        “这就不劳道友操心了,你只要告诉我如何祭剑即可!”

        参妖风度翩翩,一点都不像坊间传闻的那些恐怖大妖。

        “向拜剑山庄献上一份你们人生中很珍贵的东西。”

        鹿灵犀指了一下请柬:“你可以再仔细读一下,上面应该有这些内容。”

        参妖和鬼修立刻又看了几遍请柬。

        “剑道至上,你们愿意为它付出一切代价吗?如果愿意,请来。”

        这是请柬上的一句话。

        参妖原本以为这只是一种形容说辞,没想到却暗含着进入拜剑山庄的秘密。

        “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我的人生中,没有珍贵的东西,我现在只追求极致的武力。”

        鬼修朗声大喝,手上拿着的请柬,轰的一下点燃了:“庄主,你如果想要祭品,我可以把这些人都杀了。”

        哗啦!

        鬼修这一句话,让众人既生气,又惊惧,因为鬼修基本上,各个都是种族主义者加恐怖主义者,巴不得其他生灵全部死光。

        “这家伙好狂!”

        剑十三双手抱剑,盯着鬼修。

        便在氛围越发紧张的时候,鬼修的身影,咻的一下,消失在了原地。

        “诶?怎么回事?”

        无尘紧张。

        “是空间大挪移类的阵法。”

        鹿灵犀博学多才,看了一眼就知道了。

        “我最珍贵的东西,是我母亲死去后,化作的一株灵参,我愿意把它献给庄主!”

        参妖大声。

        母亲是死的,但是秘剑是活的,只要能学到新秘剑,这一切付出就是值得的。

        “这么狠?”

        众人惊了,然后下一瞬,参妖消失在原地。

        “这……”

        无尘急了:“咱们怎么办?咱们可没有请柬!”

        “不知道!”

        陆安之耸了耸肩膀。

        无尘听到这话,眉头一皱,突然大喊了起来:“我愿意献上我最珍贵的东西。”

        无尘说着话,取出了屏风。

        “这是我的家传宝藏,请笑纳。”

        “……”

        陆安之几人,面面相觑,无尘这行为,有点偷奸耍滑,毕竟在陆安之破解了屏风上的奥秘后,它就和废物一样了。

        唰!

        无尘消失在原地。

        “你打算怎么办?”

        疯剑人看向了剑十三。

        “我最珍贵的东西,就是我这一身剑技,我不会给你,但是我愿意与你切磋较量,生死不论。”

        剑十三朗声,他的身上有一股剑意,冲天而起。

        唰!

        剑十三也消失不见了。

        “等等!”

        疯剑人喊了一声,可是没用,他郁闷的看向了陆安之三人:“咱们怎么办?”

        疯剑人当然有珍贵的东西,但是用来祭剑,献给庄主?

        他不舍得。

        “凉拌!”

        陆安之撇嘴,而后看着四周,喊了起来:“飘渺宗陆安之,五秘剑持有者,拜见拜剑山庄庄主!”

        “五……五秘剑?”

        疯剑人听到这话,直接惊了。

        假的吧?

        可是他转头看到鹿灵犀和三柒一脸淡定,并没有同伴说谎时的那种不自然神情,便知道这小子说的是真话。

        尼玛!

        好吓人。

        “这三位是我的朋友!”

        陆安之介绍,语速极快:“我们要进一起进,要退一起退。”

        “你……你怎么还威胁人家呀?”

        疯剑人一头瀑布汗,感觉要完,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眼前光芒一闪,整个人被传送了。

        等到再度睁眼,已经出现在了一个山脚下,向上望去,是看不到尽头的台阶,像天梯一样,直插入云。

        “居然进来了?”

        疯剑人意外,而后便是一种庆幸。

        “原来不需要祭剑!”

        鹿灵犀恍然大悟。

        “嗯!”

        陆安之点头。

        “什么意思?”

        疯剑人一头污水:“你朋友骗了你?”

        “他没有骗我,只是他也不知道他多此一举了。”

        鹿灵犀矜持一笑。

        “拜剑山庄既然发了请帖,就肯定不会让客人白来一趟,万一他们回去后,把这个地点透露出去怎么办?那会惹来很多麻烦的!”

        三柒分析:“再者说,如果是考验客人的话,进了山庄也可以做。”

        疯剑人明白了,如果要杀人灭口,在山庄里岂不是更合适?

        “走吧!”

        陆安之当先走上了台阶。

        “你真聪明!”

        疯剑人打量着三柒,称赞了一句。

        “这有什么?我家大郎早知道了。”

        三柒翻了一个白眼。

        “啊?”

        疯剑人疑惑。

        其实在无尘身体消失后,陆安之和鹿灵犀就想明白了这点。

        出于礼貌,四个人没有御剑飞行,而是拾阶而上,大概一个时辰后,终于走到了尽头,来到了一个小广场上。

        小广场的北部,有一座巨大的山庄,单是厚重的木门,就显得威严古朴,凝结着悠久的历史气息。

        “额!”

        疯剑人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因为小广场上,有近百号修士,在听到陆安之一行的脚步声后,齐刷刷的回头,盯了过来。

        警惕,好奇,敌视……

        诸多眼神,不一而足。

        “你们献上了什么祭品?”

        无尘凑了过来。

        他现在心情悲喜交加。

        喜的是多了几个朋友,有伴儿了,自己不用单打独斗,悲的是,自家珍藏了多少代的秘剑帖,原来只是一副地图。

        感觉好蠢。

        “我们没有献东西。”

        疯剑人双手一摊。

        “嗯?”

        参妖也凑了过来:“那你们怎么进来的?”

        他知道这几个人没请柬,那么不付出代价,为什么能够进拜剑山庄?

        疯剑人把三柒的解释重复了一遍。

        参妖傻眼了,因为他那株灵参没了。

        早知道这样,自己的参不就省下了吗?

        亏大了。

        广场上,修士很多,不过陆安之和三柒都是修真菜鸟,尽管天分不错,但是对一些名人就了解不多了,而无尘开剑道馆的,却是对他们如数家珍。

        “白丰山竟然也来了?”

        无尘震惊。

        他说的是一位穿着一袭白衣的中年人,他不怒自威,除了一个少年站在他身边,其余人都远离了。

        他没有散发剑意,但是打量他的人,都觉得眼睛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刺到了。

        “那是谁?”

        陆安之倒是认识那个少年,叫做白子夏,是他在无尘剑道馆打连胜契约时的一个手下败将。

        “太平剑宗的掌教至尊,旁边那个是他的儿子。”

        无尘介绍。

        “这是真大佬呀!”

        陆安之蹙眉,感觉这次来的草率了。

        这种人物,少说也得是一个元婴吧,要是抢夺宝贝,自己肯定不是对手。

        “那个左脸上纹着刺青的青年,是鸠摩宫的少宫主,他旁边的青年,叫做卫乘风,是鸠摩宫上一届的新人王。”

        无尘继续介绍。

        “我知道这个人,他是一位奇才剑种,以一年顿悟一道秘剑的神速,成为了三才剑豪,号称仙州小剑仙,名气很大。”

        三柒撇了撇嘴角。

        掌教悉心教导她,对她最大的厚望,就是击败这个卫乘风,还有羽化宫那个天生道骨的女弟子。

        “对呀,很厉害。”

        无尘感慨万,忽然觉得不对,下意识的看向了陆安之。

        这位可是顿悟了四道秘剑的剑豪!

        而且最可怕的是,他刚刚踏入修真界两年。

        “卫乘风和你哥一比,简直不堪一提。”

        无尘恭维。

        “你把他们拿到一起比较,这本身就是对陆道友的羞辱。”

        疯剑人鄙视。

        这里的剑豪有一个算一个,在陆安之的天分面前,都是杂鱼,就连以剑道著称的太平剑宗的掌教至尊,都不如。

        “其他人呢?”

        陆安之询问。

        “那个独自坐在一旁,摆弄傀儡娃娃的是羽化宫的少宫主魏笑天,不过他实力一般,在八大豪门的二代中,是垫底的存在。”

        无尘说完,便疑惑不解,这种垃圾为什么也会被拜剑山庄邀请?

        剩下的那些修士,无尘有一半都认识,也算给陆安之兄妹开了眼界。

        “这要等到什么时候?”

        有人不耐烦,想去敲门,但是一旦接近,便会遭到剑气的攻击。

        鉴于这个山庄诺大的名气,没人敢强闯,只能等着。

        忽然,

        有一团黑云,带着一阵妖风,从山脚下快速的飘了上来,一股恐怖的灵压真威,也迅速的弥漫开来。

        众人转头,面色大变。

        “祥云?”

        陆安之眼神一凝,这玩意他最熟悉不过了。

        只不过这位不速之客骑的这朵祥云,乌漆嘛黑,看上去更像散播厄运的云彩。

        “慎言!”

        无尘说着话,就想去摁陆安之的脑袋,让他把头低下。

        这目光要是让鹤仙翁看到了,绝对会下手杀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