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超凶猛在线阅读 - 第239章 竞争慕家继承权

第239章 竞争慕家继承权

        “对不起,乔小姐,云总,是我眼拙了,我也觉的乔小姐是天生丽质,抱歉,我只是有点太惊讶了,我跟小妹感情一直很好,前不久她刚离世,我很想念她,刚才看到乔小姐,恍若隔世,一时失言。”夏远桥语带悲伤的致歉。

        乔沫沫表示理解:“没关系,夏先生痛失亲人,情有可原。”

        慕修寒将手机还给他:“这世界上长的像的人,多的是,没什么可奇怪的。”

        乔沫沫听了这句话,美眸立即盯住了他。

        慕修寒感受到旁边女人犀利的目光,他心虚的垂下了眸光。

        乔沫沫却淡淡一笑:“这句话……我好像听谁说过。”

        慕修寒心脏怦怦狂跳起来,不就是他之前说过的吗?

        乔沫沫那个时候怀疑他,他用这句话敷衍过。

        夏远桥听到乔沫沫没有整过容,是天生的这张脸,莫名对她又多了一份的亲近感。

        “看着乔小姐,总会令我产生错觉,乔小姐有兄妹吗?”夏远桥悲伤的问。

        “夏总,你问的问题有点多了。”慕修寒并不喜欢有人打听乔沫沫的底细,他冷着声提醒。

        夏远桥干咳了一声:“是是是,我问的有点多了。”

        乔沫沫也不想多聊自己的身世,她起身:“我上楼休息了,你们聊。”

        吃完了晚饭,夏远桥来到了医院,夏恩星毫无睡意,看到他来了,立即坐了起来。

        “恩星,我见到乔沫沫了,我感觉她并没有你所说的那么坏,不仅如此,她告诉我,她并没有整容,她天生就长那样的。”夏远桥叹了口气,坐到沙发上。

        “她说的,你就信了?你不信你的妹妹?”夏恩星一听,立即恼火起来。

        “恩星,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以前是最懂事的人。”夏远桥皱眉,夏恩星之前在夏家又懂事又体贴,完全是个讨人喜欢的人。

        可自从小妹离世后,夏恩星的性格大变,变的任性,自私。

        夏恩星以前在夏家都是装的,因为在她下面还有个娇弱的妹妹,她从小身体不好,全家人都宠着她,夏恩星只能伪装成一个懂事的姐姐,只有这样,才能分得一点家人的关怀,可当那个讨厌的妹妹一离世,她就不需要装了,夏家大小姐的位置,只属于她一个人。

        “我不知道大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夏恩星冷着脸色说道。

        “小妹离开后,你脾气变大了。”夏远桥直接指出。

        “还不允许我有点脾气吗?我可不像死去的妹妹那样,懂得装弱博取可怜。”夏恩星冷冷的自嘲。

        “小妹已经去了,你何必还跟她争?”夏远桥很反感。

        “就算她去了,你们对她的思念和关爱一分没少,妈妈抱着她的牌位哭了几天几夜,根本不理我……还有你,你和爸爸也一样,那个家,根本就没有我的位置了……”夏恩星发出怒吼,她觉的委屈。

        夏远桥怔住,原来,是欠缺了关爱。

        “恩星,你上次不是有喜欢的别墅吗?大哥现在就帮你买下来送给你,还有你喜欢的车……”

        “我都不喜欢了,我喜欢云总,大哥,你也帮我把他抢过来,好不好?”夏恩星才不需要那些东西了,她需要关爱,需要优质的男人。

        夏远桥眉头拧起,严肃道:“恩星,你别再抱希望了,今天在云总家里吃晚饭,我看出来了,云总很喜欢乔沫沫,将来肯定要娶她为妻,你死心了吧。”

        “为什么……为什么我好不容易喜欢一个人,就要被那个贱人抢走……。”夏恩星要疯掉了,她真的很生气。

        “够了,恩星,想点现实的东西吧,你还有事业,还有家人,优秀的男人很多,不止云总一个……”

        “可我就是要他,我不要别人。”夏恩星疯狂的低吼着:“我为什么要输给乔沫沫,我不要,在夏家,我输给了妹妹,如今,又要输给像她的乔沫沫,我就不能赢一次吗?就一次……”

        夏远桥觉的妹妹疯了,真的疯了。

        “你好好看病吧,不要再痴心妄想了,云总是我们得罪不起的,你也不要再去伤害乔沫沫了,我并不觉的她是恶毒的人。”

        “你一定是被她清纯的外表骗了,她最会装了,就跟小妹一样……”

        “夏恩住,你闭嘴。”夏远桥突然抬手,把了她一巴掌:“不准这样说你妹妹。”

        夏恩星被打蒙了,满眼是泪的望着夏远桥:“她死了,你们都还护着她,你们才是一家人,我不是……你走,你走。”

        夏远桥看着自己打下去的手掌,一时自责懊悔:“恩星,对不起,大哥不是故意要打你的,只是……你不要再提小妹了,让她安息吧。”

        说完,夏远桥就转身离开了。

        夏恩星躺在床上,泪水流成了河,她觉的委屈,愤怒,不甘,这一些负面的情绪将她困死,她得不到解脱。

        慕家,慕老爷子躺在床上,正在立遗嘱,他把慕家的傍系亲人都叫过来了,慕修寒是唯一缺席的一个人,王思思气势不在,躲在角落的位置,竖起耳朵,偷听老爷子说话。

        “公司到了这一步,自救都成困难了,我身体又跨了,以后只怕公司的运作,只能交给年轻一辈了,运怀能力不足,是我的遗撼……”

        “爸,对不起,我没能力撑起公司,让你年纪一大把,还在为公司奋战。”慕运怀十分的愧责。

        “说这些有什么意义了呢?已经到了这一步,运怀,你打电话给修寒,你让他过来,只要他过来,他就能竞争继承权……”

        慕运怀立即拿出手机,拨给了慕修寒,慕修寒在电话那端,很坚决的表示,自己不想过来。

        慕运怀只好说道:“修寒,爷爷说了,公司的继承权,可以公平竞争,你真的不为所动吗?”

        “好,我过来。”慕修寒听到这句话,这才决定到慕家看一场好戏。

        王思思和慕迟轩瞪大了眼睛,慕修寒要来?

        慕修寒这狼子野心,终于藏不住尾巴了。

        王思思焦虑上火,只要慕修寒来了,自己儿子的继承权就会被抢走。

        不行,她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于是,她拿出了手机……快速的发了一条短信出去。

        王思思的弟弟叫王德发,他从小就是一个二溜子,成天混社会,自认为在社会上有点地位,接到姐姐发来的短信,他立即就纠结了几帮兄弟。

        “我姐刚才说了,只要把慕修寒解决掉,每位兄弟发一百万的安家费……”

        一群年轻人立即发出了轰鸣声。

        “你们不要以为这笔钱好拿,那个慕修寒可不是吃素的,你们每个人提交一个计划表给我,如果采用了,我就多奖五十万。”王德发虽然混迹社会,可他并不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相反的,他和王思思一样,思虑周密,不会轻举妄动。

        于是,十多号人,每个人提供了一条建议,最后,王德发采用了其中一人提出的。

        设陷阱,让慕修寒出车祸,这样可以逃避罪责,还能悄无声息的处理。

        至于那些绑架,劫持,投毒,放火……一概被否决了。

        “时间紧急,大家出发吧。”王德发一挥手,一群人开始兴奋的跳上了车。

        王德发最后把陷阱设在了回慕家的一条马路上。有人把风,有人放哨,有人暗中传递信息,有人在马路上放置了尖锐的三角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