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阔太生活起居注在线阅读 - 番外全

番外全

        doreen一直觉得自己有点小漂亮,这一点有点的意思,已经是极为谦虚了,她觉得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己是最漂亮的,极为强大的自信。

        人长得明媚,性格又舒朗的实在是不像话,所以很多年,男孩子很少靠着她,因为实在是太耀眼了。

        大家都讲doreen像妈妈,无论是性格还是脾气都蛮像,其实不然,她做事的时候,你仔细看,非常刚。

        脾气特别硬。

        她妈妈庞广白女士,不是这样的硬骨头,她不想做的事情会找人来做,承认自己不会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

        但是doreen不是这样的,她要做到的事情,一定要做到最好,做不到的事情,也要努力去做,这方面来讲,她跟庞京墨一脉相承。

        黑色的长发,明黄色的短裙,还有薄荷绿的高跟鞋,她身上的混色总是那么多,人群中的第一人。

        小朱跟在她后面做事,很奇怪,小朱这么多年跟谁也不靠,就跟着doreen后面。

        当初他来这边,跟doreen交流就比较多,两个人会一起玩,家里庞京墨是不管的,庞广白也不管事。

        所以小朱就跟doreen在一起时间比较多,关系亲近一些。

        他跟doreen做事,james那边他不靠着。

        庞京墨现在上阵父子兵,james回来后他明显轻松很多,james是他最满意的继承人,没有之一。

        下班刚好两个人一起回家,车子从来是分开做的,庞京墨车子在前面,james车子在后面,错开走,怕出事。

        如果两个人都出事,那庞家可能真的要翻天。

        在门口碰到doreen跟小朱,doreen自己很规矩了,站在门口等他下车,“爹地,今天辛苦了,我有带礼物回来,你们一定很喜欢。”

        笑嘻嘻的,嘴巴看起来蛮甜。

        又挽着他胳膊,讲这个事情,讲那个事情,出去看到的什么事情她印象都非常深刻,因为她眼里有意思的事情太多了。

        庞京墨就比较敷衍了,点点头,你看他一身西装的,回来换衣服,看庞广白在那里躺着呢,脸色不好,“怎么了?”

        庞广白爱答不理的,半天才说一句,“头疼。”

        皱了皱眉头,真的是头疼,她身体就很一般,平时吃各种药材跟中成药,断断续续的,家里有人专门做这个的。

        至于头疼的原因多了去了。

        doreen就站在一边,闭嘴,她很有规矩了,尤其是前面还站着james跟leo的时候。

        但是这时候三个人都不开口讲话,因为庞京墨在。

        庞京墨看着庞广白,就觉得这事儿有点意思,坐在一边,看她一眼,“怎么头疼法啊?”

        庞广白眨眨眼睛,自己用手虚虚的挡着,累的不行的样子,好一个弱不禁风的美女子,轻轻的咳嗽一声,有气无力的,“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没什么精神吧。”

        然后就开始讲了,“像是我这样子的人,没什么太大用反正,每天你们都比较辛苦,我呢,闲的头疼而已。如果有人陪着出去散心,应该能好一点。”

        意思就是想出去玩。

        讲完了,彻底就把手拿开了,眼睛看着他,里面蛮有力气的,庞京墨这才确定,这人不是头疼,是心里有事吧。

        “先吃饭。”

        庞广白很给面子了,去餐厅吃东西。

        你观察他们吃东西,吃的很精致,分量摆盘都很不错,但是你看盘子里面剩下来东西的,就是庞广白一个。

        doreen是不剩饭的,她每次都吃完。

        有些人某某某,吃饭就喜欢留一口,留在盘子里面当过年一样的。

        james看到了当看不见,leo倒是很给力,看庞广白那边剩下来那么多,也跟着吃一点,扫盘子的。

        doreen就有叽歪,“妈妈,你每次吃饭,剩下的其实都可以养几十只鸭子了。”

        庞广白还没等讲话,庞京墨就用叉子敲了敲盘子,脆响一声,“你有没有吃好?”

        那意思就是吃好了就走人,没吃好就继续吃,把嘴巴堵起来。

        doreen笑嘻嘻的,我还就不走了,我在这里聊天不可以啊,就坐在那里不走。

        听着庞京墨跟james讲话,讲真,这么多年以来,james始终是庞京墨放在前面的孩子,他对他关注最多。

        james每晚吃饭都要讲一讲工作上的事情,庞广白就听一耳朵,有时候觉得蛮有意思,但是很少插嘴,她还是不懂,很多时候当tvb商战剧看。

        擦擦自己的嘴巴,看大家一眼,“我有个事情想讲一下的。”

        doreen就看她爹地放下叉子了,认真听的样子。

        胳膊马上碰一下leo,leo眼皮子一跳,低着头不吭声。

        他又不是不懂,你看家里面谁讲话最厉害?

        他爹地讲话他们都要听,他妈妈很给面子听,但是听多少就看心情了。

        可是她妈咪讲话,哪怕有时候讲废话,他爹地都是很认真听的。

        庞广白笑了笑,养孩子什么时候最有成就感,就是这种时候了,小时候教他们很用心,费很大力气,可是现在长大了,你就晓得多省心了。

        “等再过几天,就是台风季,反正也不能去上班,我想不如我们出去玩好了,我们一家人,很少一起出去玩的。”

        james温温和和的笑着,看着庞广白,“那当然好,我时间是可以的,不过要提前跟我讲。”

        他既然讲开头,后面的弟妹当然讲好结尾拍好队了,庞京墨是不发表意见的。

        吃过饭洗漱好,躺在躺椅上看杂志,看庞广白忙忙叨叨俩小时了,不是,在泡澡,就是在按摩,现在又在自己保养指尖,进进出出的。

        庞京墨就有点找茬,“你可不可以安静一下。”

        安静一下,两个人在一起商量一下去哪里比较好,他刚才都没有仔细问。

        庞广白莫名看他一眼,“你为什么不去书房?”

        去书房多好啊,安静。

        庞京墨就撇嘴,“我在这里看怎么了?我就喜欢在这里看。”

        庞广白一听牙都有点酸,小拖鞋啪嗒啪嗒就过来了,“帅哥,来讲讲你的心里话吧。”

        这么叽歪,肯定是心里不爽呗,她就想看看是什么事情。

        庞京墨一下子合起来杂志,自己坐直了身体,一条腿曲着在上面,一条腿垂放在下面,很来劲了,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你一晚上进进出出从我眼前过多少次,你自己数一数。”

        然后都不跟我讲话。

        后面的不好讲出来,要她自己琢磨呗。

        庞广白掀了掀眼皮,觑着他的脸色,“然后你想要我怎么样呢?”

        庞京墨一顿,我能怎么样?

        自己起来,躺床上去了,还看她一眼。

        那意思是你错了还不认,我生气了,不想搭理你。

        庞广白是真好脾气啊,她看他这样就觉得好玩,自己坐在一边去,去抱着他的腰,“哎呦,生我气是不是?”

        眼神很抱歉,语气也很抱歉,动作也很轻柔的摸着他的腰,酥酥麻麻的,软踏踏的。

        庞京墨看她这姿态,蛮受用的,刚要指点一下她,腰间就一阵剧痛啊。

        他整个灵魂都清醒了,庞广白怕他说,马上倒打一耙,“要你喜怒无常,有话不讲。”

        庞京墨给气的啊,就气死了,叉腰,“是你不尊重我,我坐在这里一晚上,你都不知道跟我打招呼。”

        庞广白是谁啊?

        理她妈,就跟他掰扯。

        小朱站在门口,他是想讲事情的,打算回内地去发展,脚步顿了顿,马上就走了。

        都多少年了,他都很习惯了,他大伯看着很厉害,实际上更厉害,他很多时候都不敢跟他讲话,家里孩子都这样。

        讲话都要过一遍的。

        可是你看他吵架,就没有赢过,每次为了这种不是事情的事情两个人吵架,跟玩一样,吵到最后都不知道一开始为什么拌嘴。

        他下楼去喝水,果真一会儿看庞京墨下楼,小朱看了一下,拿的是果汁。

        笑了笑,家里谁喝果汁啊,他大伯反正不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