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扮乖在线阅读 - 038:景召终于会哄人了

038:景召终于会哄人了

        商进财本来在里面拉屎,突然就夹断了。

        “真的假的?可别是骗子。”

        “是真的!我明天就可以去店里拿奖品,只要出示身份证,其他什么都不用。”

        商进财屎都不拉了,从卫生间出来:“是纯金的吗?”

        爱金人士苏兰兰满面红光:“人家是八福珠宝,那么大的店面,怎么可能拿假金子糊弄人。”

        商进财左想右想,摸摸光头:“我还是觉得有点不靠谱。”

        “那你明天跟我一起去。”

        “好。”

        商进财继续去拉屎。

        苏兰兰在客厅里上蹿下跳了一阵,开始给小姐妹们报喜,挨家挨户地。

        “翠花,我中奖了!”

        “一条金项链,43克呢!”

        翠花不相信,并且举出了表弟被骗八千块的反面例子。

        苏兰兰兴奋得头都笑歪掉:“我可没你表弟蠢,我这是真的,明天就可以去店里领奖。”

        不管翠花信不信,反正苏兰兰只负责当个大喇叭,说完后就挂断,换下一个继续报喜。

        “小菊,我中奖了!”

        “四十三克的金项链!”

        小菊羡慕嫉妒恨。

        苏兰兰再换个人打。

        “红霞,我中奖了!”

        再换一个。

        “水娇,我中奖了!”

        “……”

        估计不出三天,龙泉花园的狗都会知道十一栋二十九楼2901的苏兰兰女士抽奖抽中了一条重43克的八福珠宝金项链。

        并且,狗都会羡慕她。

        十一点五十六分,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星悦豪庭的小区外面。

        师傅见后座的客人没有动静,回头唤了一声:“小姑娘。”师傅提醒,“星悦豪庭到了。”

        商领领睁开眼睛,额头上沁着薄薄一层汗,她坐在位子上缓了缓,从包里拿出手机,扫码付款。

        “谢谢师傅。”

        “不客气。”

        外面的雨还没有停,雨势比刚才小了一些。

        商领领撑开雨伞,下了车,脚一落地,凉凉的夜风鼓动裙摆,刮着皮肤吹过。小腹隐隐地疼,她皱着眉,用一只手按着,没有血色的唇被她咬出了一个浅浅的牙印。

        雨雾很密,把光线模糊了,商领领走了几步,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影,在路灯下面。她没有看清脸,但认得那把雨伞。

        她拖着有点重的脚步,走过去:“你是来接我的吗?”

        雨伞被举高,伞下的人露出完整的轮廓。

        胸中有丘壑,眉目作山河,心里有花,手里有剑,有慈悲心肠,有金刚手段。

        是景召。

        他说:“我来拍雨。”

        他手里拿着相机。

        商领领走近他,伞影重叠,他伞上滑落的水滴打在她伞上,声音就响在耳边、响在雨雾里、夜色里,安静又喧嚣,像空旷的深山里传来的鼓声。

        她仰起头,向寒冷投降的那一肚子哀愁在看到他之后又卷土重来,额头的碎发早就湿了,眼眶也润了,嗓子也潮了:“景召。”

        “我很冷。”

        再强悍的人,生一生病,盔甲也会软掉。

        两把伞靠得太近,小股小股的雨顺着商领领那边的伞骨流到景召这边,

        他在看她,没注意到相机被打湿了,手腕上的旧手表也被打湿了,因为年岁太久,表带已经不光滑。

        “先进去。”

        商领领不动,被风吹沙了声音,可怜又委屈:“我很冷。”

        光线太暗,谁都看不清景召写进了眼睛里的情绪,只听声音,还是那么冷静:“我没有衣服脱给你。”

        他出门时忘记了拿外套,也忘记了给胶片相机换电池。

        不过商领领自然也不是想要他的外套,她就想借着天气、借着浑身的不舒服耍一耍赖。

        “不能抱我吗?”她的居心反正已经很明显了,就不藏了。

        她扔掉伞,摇摇晃晃地走到景召的伞里,眼睛里好像有两个他,在打转:“景召。”

        她伸手抓住了景召的袖子。

        景召低下头看她的手,倒没有推开。

        她再往前走一步,眼里两个他变成了三个,她晃了晃头,想把视线里旋转的倒影摆正,身体却提不起劲,猛地往下滑。

        咣的一声,是相机砸地上了。

        景召接住了她,本能地、没做思考地扔掉了相机,他那么宝贝的相机。

        他虚揽着她的腰,掌心朝外,让她把重量都靠在自己身上:“你怎么了?”

        商领领眼尾泛着湿润的红,不说话,就定定地看着他。

        他摸了摸她的额头,很烫。

        “我送你去医院。”

        商领领摇头,把脸埋进他怀里,两只手揪紧他腰侧的衣服,温言软语地嘀咕:“都怪你,你怎么能让我一个人洗车,我还特地穿了裙子,可是你让我一个人洗,我都要被冻死了。”

        她声音里有很重的鼻音,加一点点哭腔,就惹人怜爱得不得了,都不用怎么控诉,就会让人觉得全是对方的错,对方罪该万死。

        “都怪你。”

        景召笔直又僵硬地站着:“嗯,怪我。”

        躲在他怀里的女孩子终于抬起头,用泪盈盈的眼看他:“那你还我一次。”

        风太大,伞轻微地晃,裙摆被卷着,石板路旁的夹竹桃掉了叶子,只有景召揽着商领领的那只手纹丝未动。

        这会儿的他出奇得好说话:“用什么还?”

        “你跟我说一句话。”

        “什么?”

        商领领眼眶通红通红的,也像这天一样,在下雨:“我们领领最漂亮。”

        她想听景召说“我们领领”,像苏兰兰那样。

        景召绷着唇线,没有开口。

        “你怎么不说?”

        “你又要反悔吗?”

        “有那么难吗?”

        她声音越来越小,仰着的脑袋耷拉下去,连揪着他衣服的力气都没有,手松开,往下滑。

        “你——”

        景召虚揽着的手收紧了,贴合地抱着她:“我们领领最漂亮。”

        他说过,这类似的句话。

        他对陌生人说过,她很漂亮,看过不会忘记的漂亮。

        他十九岁就规划好了之后一生的路,里面没有儿女情长。今年秋天、十月十三号,商领领横冲直撞地闯了进来。

        ------题外话------

        *****

        心中有丘壑,眉目作山河,心里有花,手里有剑,有慈悲心肠,有金刚手段。

        原话出自李爱玲的《你才是自己的过来人》,我稍微改动了几个字。

        我给景召设了不少谜,别着急,前尘过往马甲秘密一个一个解。景召是我写过的、心思藏得最深的一个男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