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其他小说 - 诡纹在线阅读 - 第1290章 你不是劫

第1290章 你不是劫

        我原以为后面的阴人已经追丢了,不会再跟上来,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些人跟狗皮膏药一样,又粘了上来。

        该说不说也真倒霉,不是遇到这个成易也早走了,啥事没有,这货故意在这里埋伏蹲我,真是阴险,现在拖到所有人都追了上来,有可能是刚才妖尸破坏树的声音太大了,其他人听到都赶了上来。

        现在倒好,我妈和苏雨两姐妹都来了,还有这些阴人,这特么怎么办?

        柳月在前,带着上千个阴人将这里围成了一个圆圈,水泄不通。

        秦风带着一大群巫师封住了出口,也封住了我的去路,这一下,我插翅都难逃。

        “呵呵,有意思。”成易冷笑着,一副看戏的表情,倒没有人注意到他这个邪门歪道,全都看着我和鬼婆。

        “劫,你逃不掉了。”柳月最恨鬼婆,也最不愿意鬼婆逃掉,好像誓死都要将我们抓住。

        “跟他无关,我愿意死在你们手上,让他走。”鬼婆自动站了出来,不再愿意连累我,因为苏雨都已经来了,她必须成全我。

        “那样最好,也免得我们再费一兵一卒,你早该死了,毒妇。”说着,柳月伸出了手上的长剑,指着鬼婆的喉咙。

        鬼婆笑了,笑容很惨白,看着那些想将她置于死地的人,她义无反顾,直接撞向了剑口,以寻求解脱。

        “我不同意。”我揽住了鬼婆的腰,将她拉了回来。

        “放开我,没必要,这对于我来说,是一种解脱,已经够了,我感谢你,但我不想欠你。”鬼婆挣扎着,但她很无力,以她现在的样子,根本挣脱不出我的手臂。

        “很有必要,还有一个人需要你,你如果死了,那她就真的一个亲人都没有了,我是她的朋友,我不想看着她孤零零一个。”我对鬼婆说道。

        鬼婆愣住了,她知道我说的是谁,周月婷现在还被蒙在鼓里,但鬼婆是她唯一的亲人,如果她知道真相,鬼婆又已经死去,她会崩溃的!

        周月婷好像是她现在唯一的弱点,鬼婆握紧了拳头,好像有了一点求生的本能。

        果然,妹妹才是她唯一活下来的寄托。

        “毒妇,还不滚过来受死。”柳月发现事情不对劲,好像鬼婆又有了求生的本能,她急了,鬼婆束手就擒自然是最好的,不用费任何气力。

        鬼婆摇着头,突然不想死了,求生意志被我唤醒,开始后退。

        “等等……”我妈突然喝住了所有人,然后朝我问道,“你是劫?我怎么那么不信呢?”

        我妈居然看出了端倪,开始质疑我的身份。

        “我也觉得,而且,你好像一个人。”苏雨跟我妈一样的观点,并且开始向我走来,越来越近。

        我没有说话,跟鬼婆步步后退,但被围起来的我们,哪里有什么退路,要么杀出去,要么束手就擒,但我不是杀不出去,我是怕暴露身份,而束手就擒绝无可能。

        “把面具摘了,我不信你是劫。”我妈依然步步紧逼,符咒紧紧握在手中,随时都好像要对我动手。

        “怎么,你见过我吗?凭什么说不是?”我反驳道。

        “没见过劫真容,但你说话跟他的口气,简直天差地别,完全不像同一个人,不是戴着一个破面具,就能装好一个人的。”我妈说着,终于出手了,她不是奔着鬼婆而去,也不是奔着我而来,她是想动面具。

        她想破了我的面具,看我真容。

        我妈动手的瞬间,苏雨也开始动手,她配合我妈,拔出了鬼樱刀,我知道千万不能中她的幻咒,不然一切都完了,苏雨的幻咒极其厉害,她这种专精不是我这种什么术都学一点人能比得上的,配合幻刀鬼樱,那效果直接拉满,极其恐怖。

        “杀,杀鬼婆者,记一功。”柳月见我妈和苏雨动手,他们也不想落后,连忙动手,但都是朝着鬼婆而来。

        一方对付我,一方对付鬼婆,呈两股之势,但对于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区别,因为都是靠我,鬼婆现在已经不行了。

        我妈动作最快,如灵蛇一样,直接盘至我的面前,黑符化剑,斩向了我的面具。

        苏雨紧跟随后,鬼樱刀挥舞着,然后樱花飘零,咒法冲着我而来,如果我中了她的幻咒,那我就动不了,我妈会顺势将我的面具破开,她们的配合确实有婆媳的默契在里面,但他喵,这次对手是我啊!

        老子是谁,是你儿子啊,是你老公啊,用得着那么狠吗?

        我不敢看苏雨的眼睛,但鬼樱刀很厉害,不是避开视线就能躲的,我只能用古巫破法,将他们震开。

        现在的我已经恢复了六层左右,完全可以用术了,就算不可以,我也要咬着牙用,没有余地了。

        “古巫咒,犬来八荒!”

        黑符一爆,黑色的气流如瀑布,直冲八面,可怕的犬牙如钢刀银枪,将所有人冲击而开,力如破竹,强如辉月,他们根本挡不住,被冲得前俯后仰,节节败退,不敢再向前。

        我妈也被震得后退了几步,苏雨的樱花被吹开了,咒消无效,她拿着刀横挡身前,可却依然被震得差点飞了出去,古巫力量非常强大,也就我妈还能稍微扛一下,其他人根本不行,什么术都化为了乌有。

        “你不是劫,他根本不会术,你到底是谁?”我妈大喊道,好像已经识破了我的身份。

        “居然还会古巫,你到底是谁?”我妈再次向前,但我不可能给她机会,一道黑符扔了出去,轰一声,炸在了她的身前,然后燃起一阵黑火,差不多五米高,将她和我都隔绝了开来,浓烟四起。

        “你休想逃。”苏雨居然不服输,侧面绕了过来,她想对我用幻咒。

        但我看都不看她,我也会巫术,有些事情我也清楚。

        我摧断周围几棵树,朝她砸了下来,她无法念咒施法,也无法集中精神,只好躲避树木的砸下,不然会把她砸死的。

        就是这个时候,走!

        其他人敢拦我,我可不再忍让,下手往死里下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剑光偷袭而来,让我有点猝不及防,因为很快。

        咔嚓一声,我的面具裂了。

        “哈哈,得手了……”苏晴举着魔剑,然后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