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在殡仪馆和尸体打交道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297章:八方敌人窥视

第297章:八方敌人窥视

        话说两边。

        回到鼓楼的宋一根,先是找到了恐怖之父李义山,告知最近要出一趟远门,少则十天,多则不确定时间,让他管理开封一切事务。

        如有不听话的人,可以囚禁。

        同样,野蛮女王也在场,宋一根郑重的请求两人,务必让开封府不要陷入到混乱的地步。

        恐怖之父道:“你从你的身上闻到了诅咒的味道,这是为何?”

        野蛮女王同样投来了询问的眼神。

        “陆地神仙境的大能,献祭天灾宝物发出死神诅咒,我会慢慢的体会到死亡的味道。”

        “而我这次出远门,就是为了解决诅咒的。”

        恐怖之父只能无奈的走到宋一根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我能帮忙的范围,你尽管外出,开封府的安平交给我来就行。”

        “有我恐怖之父在此,任何魑魅魍魉都不得放肆,否则只有死亡的下场,灌肠之痛将无法避免。”

        宋一根丝毫不会怀疑恐怖之父的决心,反而还觉得灌肠痛苦只是微小的伤害而已。

        更甚是恐怖之父有可能活生生的吞噬掉敌人的血肉。

        关于这一点,不需要怀疑。

        也没有任何怀疑的必要,恐怖之父的名号绝对不只是说说,而是行使的真的超出心理承受的范围。

        如此,才为恐怖之父。

        而野蛮女王虽没有言语,不过从她的眼睛里可以明显的看出来。

        她要行使野蛮之力了,任何敌人胆敢进攻开封府,她将要驾驭灭世野牛摧毁一切。

        宋一根很是欣慰,有此两位镇守开封府,想出现大乱子,这真的要考验敌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了。

        “多谢两位,如我宋一根有朝一日成就无上果位,我对天地因果业障发誓,必封两位为神灵。”

        他的话音落下之时,天空出现了一道震耳欲聋的雷霆之声,似乎对封神二字表达强烈的不满,

        宋一根根本没有在乎,眼神对视了一眼恐怖之父和野蛮女王,随即迈动脚步离开了鼓楼。

        当他走到鼓楼城墙,熊疯子已经在等候了,直接说道:“我师傅让你跟着你一起前往西藏,正式的学习横推之道、霸王之姿!”

        “你扯啥犊子呢?”宋一根表情严肃,道:“我这次前往西藏非常的危险,观世音净瓶都悬浮到了我的头顶,不需要我多说你也明白会遇到什么样的邪乎事。”

        “你就别瞎凑热闹了,老实的待在开封府阻挡敌人,尽情的发挥出你作为疯子的一面,可行?”

        熊疯子摇了摇头表示不行,并且说道:“我必须要跟着你一起前往西藏,没有别的原因,因为我会阴阳风水秘术,可以帮到你。”

        “相信我,此次前往西藏寻找解除诅咒之道,你身上背负的大地坟典将无法使用。”

        “而这个时候,只能观其满天星辰确定风水秘塞,听风望水确定真正的龙脉之地。”

        宋一根眉头皱着,心说这天下间就没有人能够限制住坟典,因为这代表着大地坟墓。

        限制坟典,等于宣战大地。

        这是等于找死的行为。

        “你确定要跟着我一起前往西藏吗?我丑话说在前头,那边的走阴鬼神对我有很大的意见……”

        “那是相当的大。”

        “他恨不得吃了我,此次前往西藏,绝对是非常的危险,整不好会发生一些恐怖的事情。”

        “你最好三思而后行!”

        熊疯子迈动脚步,他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决心,就是要跟着宋一根前往西藏,谁说都不好使。

        宋一根无奈的摇了摇头,刚想迈动脚步跟上熊疯子,但让他万万也没有想到,黑鬼子突然出现了。

        这黑鬼子直接跳到了宋一根的肩膀,道:“铲屎官,这次我想让你带我出去见识下世面。”

        “这是你答应过本喵喵的!”

        宋一根撸着黑鬼子的猫头,十万个草泥马呼啸而过,心说带上熊疯子已经够累赘了。

        这还要带上一只猫。

        这不是胡闹吗?

        这又不是去旅游,而是去找破除诅咒的方法,路途中所会遇到的危险,根本不为外人所知。

        为啥你们这么头铁呢?

        宋一根无奈的直摇头,带着黑鬼子踏上了西藏的路程,来到飞机场,买了票,开始了行动。

        而就在他坐上飞机之后,坟山地坟司的坟祖召集来了湘西赶尸脉的吾平平和阴山教的蔺相如。

        当然了,还有浮肿之女以及地坟司的众人。

        他严肃的表情,眼睛里不带有任何的玩笑之意,其认真程度让身为祖宗境大能的威压直入空间。

        “吾地坟司的好男儿,吾地坟司顶天立地的好男儿,现在有一个重大的好消息要告诉大家!”

        坟祖故意的停顿了十秒,观察着众人的好奇表情,他很满意。

        “搬运颠倒因缘业障加身的宋一根离开了开封府,此刻已经坐上了前往西藏的飞机。”

        吾平平听着此消息,眼神里露出了疯狂的表情,他更是对视了一眼浮肿之女。

        反观蔺相如,同样如此。

        坟祖看着他们的表情,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吾要求你们,利用宋一根离开的这段时间,务必把根牢固的扎在开封府,不得有误!”

        “而且,吾希望你们,不要一味的追求武力解决问题,这样只会起到反的作用,让人痛恨而已。”

        “现在吾以坟祖之名,正式的要求尔等,以智慧之名蛊惑开封府市民的拥护,不得无端杀戮。”

        “都明白了吗?”

        没有人反驳,现场只有重重点头的画面,每个人的眼睛里都露出了邪恶的表情,更是邪神歪嘴。

        “出发!”

        坟祖下达的命令,他看着众人激动的离开地坟司,遥望西藏的方向,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你宋一根只要离开了开封府地界,那么等你回来之时,混乱的种子早已经开花结果。”

        “吾倒是想看看,你怎么处理这混乱的果实?”

        而在另一边,出马仙一脉也是派遣的杜甫杜十娘带着整整一个堂口的力量前往的开封府。

        胡三太爷同时要求,不得以武力解决问题,要施展智慧,蛊惑开封府的市民拥护。

        以此开出混乱的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