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利刃出鞘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1

        蝎子蒙眼坐在马上,来到山间的一个破败厂区。蝎子下马,被蒙着眼带进来,黑布被一把撕掉。蝎子眯缝着眼适应光线,面前坐着一个中年人,长相并不凶狠,但眼神中却有股杀气。蝎子笑道:“刘老大?”中年人看着他:“你就是蝎子?”

        “对。”蝎子说。

        “请你来,我可花了很大的价钱。”刘老大抚弄着手上的大金戒指。蝎子笑笑,说道:“对于我来说,这也是一个新的任务。我从未做过保镖,因为我的专长是暗杀。”

        “你谁都杀得了吗?”刘老大轻笑。

        “要看出多少钱了。”

        “如果是我呢?”

        蝎子笑笑,说道:“如果公司给我足够多的钱,取你的人头,只是一秒钟的事情。”周围的匪徒唰地拔出枪来,指着蝎子。刘老大注视着蝎子,蝎子淡淡地笑着,不动声色。

        “我也算阅人无数,能走到今天人头还在,跟我会识人有关系。你不愧叫蝎子。都放下武器吧,他要是想出手,你们刚才就死了。”刘老大笑笑,说道,“现在我们算认识了。我想,这笔钱我花得不冤枉。”

        “还没有人后悔过给我付工钱。”

        “请!今天我给你接风,让阿红多做几个好菜!走走走!一醉方休!”

        蝎子跟着他往里走,阿红鼻青脸肿地拉着菜车过来。蝎子扫了她一眼,阿红急忙错开眼,走了。带着蝎子一起来的向导黄毛朝她屁股上啪地一拍,阿红一哆嗦,没敢吭声,拉着菜车过去了。匪徒们一阵哄笑。蝎子看着:“她是谁?”刘老大诡异地笑笑,说道:“兄弟们在山上总得有女人吧?稳定军心,稳定军心!哈哈哈!走走走!咱们进去!”

        夜晚,蝎子推门走进房间,他喝得有点儿多。烛光下,浓妆艳抹的阿红急忙站起来。蝎子本能地拔出手枪对准她,阿红吓得哆哆嗦嗦:“是我……”蝎子慢慢把枪放下:“你来这儿干什么?”阿红害怕地说:“刘老大让我……让我来陪您……”

        “出去。”

        “我……先生,我会被他们打的……”

        “出去!”

        阿红的眼泪出来了,却不敢再说话,战战兢兢地往外走。

        “gái?i?m??(妓女)!”蝎子冒出来俩字。阿红一愣,看着他。

        “怎么还不出去?”

        “我不是妓女……”

        蝎子一愣:“你听得懂我说的话?”阿红哭出来,点头:“我们……我们是老乡……”蝎子呆住了。房间里,蝎子跟阿红久久地互相凝视着。蝎子问:“你怎么会到这儿来?”阿红抽泣着:“我不是妓女,我是村里的媳妇!是收了一万块人民币的彩礼,从境外嫁到这边来的!我是好人家的姑娘!我不是妓女!我是被抢来的!是刘海生抢我来的!你救救我……”蝎子渐渐明白了。阿红抬头看他,满脸泪痕:“你带我走,带我回家吧……”蝎子看着她:“我帮不了你,你走吧。”

        “求求你,救救我……”阿红抱住了蝎子的腿。蝎子无奈,长叹。阿红泪眼婆娑地看着他。蝎子问:“你叫什么?”阿红抽泣着回答:“阿红。”

        “阿红,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人。”

        阿红呆住了。蝎子继续:“没有一个人再敢碰你,否则我要他的命!”阿红哭了,抱住了蝎子:“你是好人……”蝎子却推开她:“你休息吧,去床上。”

        “我在床上等你?要不我跟你一起洗澡吧?”阿红说。蝎子摇头:“我就在外面的沙发上睡,你别管我了。”阿红诧异地看他,蝎子已经出去了。阿红脸上的泪痕还没擦干,又开始抽泣。

        夜已经深了,蝎子和衣躺在屋外的沙发上,盖着外套,闭目睡觉。阿红裹着毛巾被出来,走到蝎子的面前,蝎子还在沉睡。她慢慢跪在蝎子的沙发前,伸出手去触摸他额头上的伤疤。手还没有触到,蝎子猛地睁开眼,同时,放在头下的手枪已经拔出来对准了阿红的脑门儿。蝎子急促呼吸着:“你要干什么?”阿红被吓坏了:“我……我……我……”蝎子明白过来,收起手枪坐起来:“你回去睡觉。”

        “不!”阿红抱住了他,“你不要我?”

        “我说了,你是我的女人。”

        “那你不要你的女人?你嫌我脏?”

        蝎子道:“我是为了保护你,不让你再受到那帮畜生的欺负。我是孤独的蝎子,丛林里的蝎子,永远都是……”阿红忍住眼泪,点点头:“我懂了,谢谢你……”蝎子看着她走回卧室,门没有关。

        2

        省公安厅,温国强大步走着,脸色严峻:“情报可靠吗?”钱处长抽出一张打印好的照片递过去:“可靠,我们已经接到了手机彩信。”照片上,蝎子在废旧厂区走着,有些模糊。温国强看着照片:“只能说很像,怎么判断就是蝎子?”钱处长说:“我们的技术人员正在处理。”

        技术中心的大屏幕上,正在处理被放大无数倍的手机彩信,技术人员都忙碌着。大屏幕上,模糊的人物脸部被切割下来,放大,一点点地清晰起来。温国强倒吸一口冷气:“是他。”钱处长说:“他现在跟刘海生犯罪集团搅合在一起了。”

        “这就对了,他是在给刘海生做保镖。这个刘海生,倒是真的不惜血本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动手吗?”

        “那地方我们不一定能搞定,地形地貌、民情社情都非常复杂。”温国强说,“金海这个地方是老大难,务必将黑恶势力集团一次性捣毁,不然后患无穷。通知处级以上干部,到保密室开会。这份情报,不能出这个房间。明白吗?”

        “是!”钱处长转身出去了。

        红细胞基地,一个迷彩的队列在骄阳下不动如山。一面鲜红的党旗下,三张黝黑消瘦的脸在沉默中蕴蓄着无穷的力量。何晨光、王艳兵、李二牛面对党旗,其余队员在后面跨立站着。唰—龚箭在前面举起右拳:“我宣誓!”

        唰—三名精锐彪悍的队员齐刷刷举起右拳:“我宣誓!”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三个精锐彪悍的战士,汗珠顺着他们刚毅的脸颊滑落。

        “今天,对于你们三位同志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龚箭看着三位新人,“祝贺你们,正式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这是你们的荣誉,也是我们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全体官兵的荣誉!从今天开始,我们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的全体官兵,都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了!面对任何危险和困难,我们都要毫不犹豫,决不退缩!面对党组织下达的任务,我们都要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同志们,有信心没有?!”

        “有!”全体队员一声吼。

        3

        旅部会议室里,何志军在沉思,桌子上放着偷拍的那张蝎子的照片。范天雷注视着照片,眼睛里的火焰在燃烧。当年战场上的嘶鸣,子弹带着死神的尖啸,还有猎鹰的呼喊,仿佛重新回到他眼前……

        温国强看着照片:“对付蝎子的话,警方需要你们帮忙。”范天雷从回忆当中清醒:“他很难被活捉的。”温国强一拳擂在桌子上:“必要的时候,可以干掉他。”

        “这个家伙,我们也一直想干掉他!”何志军的眼里隐藏着火焰。

        “该办的手续,我们都已经在办了。”温国强说,“现在就看部队愿不愿意帮忙了。”

        “干!刚才我都说了,干掉他,也是我们的想法!”何志军怒喝。范天雷请缨:“我亲自带队。”温国强看他:“老范,你这个年龄,行吗?”范天雷咬牙切齿:“我想亲手干掉他。”温国强看何志军:“老何,你的意见呢?”何志军想想:“我的参谋长不能去。”范天雷看着他:“为什么?”

        “先不说你的年龄和身体,我知道你的素质很好,残疾并不能影响你作战。单说你的心理,你很难冷静面对蝎子。”何志军说,“蝎子不仅杀害了我们的狙击手猎鹰,也杀害了你的儿子。你跟他有刻骨的仇恨,这个心结你越不过去的,会影响你的职业判断力。作为指挥官,我不能派你去执行这次狙杀任务。”范天雷无语,何志军看他:“派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去。你的学生陈善明和龚箭可以带队吗?”

        “完全可以,你了解他们。但是红细胞的第一狙击手是何晨光,他是猎鹰的儿子。”范天雷犹豫着说。何志军问:“他知道他父亲是牺牲在蝎子手里吗?”范天雷说:“目前还不知道。”何志军挥挥手:“那就先不要告诉他,以后再说。”范天雷说:“是,我明白。”何志军看他:“我知道你很想去,但是我相信你会理解我的。”

        “是,一号。你说得没错,我确实有这个心结。如果蝎子出现,我会一门心思地想干掉他,也许会危害到全队的安全。”范天雷很清楚,此次行动自己并不合适参加。

        “有时候,不一定手刃仇敌才是报仇。要相信年轻人,他们会完成任务的。”

        “是!”范天雷立正。

        “你去通知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做准备吧,等上面的批示下来,立刻出发!”

        “明白!”范天雷敬礼,出去了。

        训练场上,队员们正在泥潭里进行格斗训练,呐喊着厮打。这时,基地上空,一道尖厉的战斗警报拉响。大家都停下来,互相看着。陈善明反应过来:“实战警报!快!我们去准备!”

        基地,队员们全副武装,背着背囊冲出来,跳上早已等待在这里的一辆猛士车。苗狼一踩油门,车风驰电掣地出去了。车上的队员们握紧自己的武器,神情肃穆。猛士车高速开进机场的机库,远处,有直升机在起降。队员们跳下车,提着自己的大包小包和武器列队。陈善明和龚箭冷冷地注视着他们。一架直升机停在机库门口,旁边已经布置好简报黑板,上面罩着一块迷彩布。队员们站好,持枪跨立。

        何志军、范天雷跟温国强走进机库,陈善明立正,敬礼:“报告!旅长同志,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准备完毕,请您指示!”何志军还礼:“稍息。”

        “是!”陈善明向后转,“稍息!”队员们跨立。何志军看着队员们:“回答我,你们是最好的特战队员吗?”队员们怒吼:“是,旅长!”何志军说:“你们当然是最好的!否则我就把你们踢出我的部队!因为我这儿只要最好的!”

        “是,旅长!”队员们的吼声震得地动山摇。何志军看着他们:“你们这次的任务是定点清除,配合警方剿灭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集团!这位你们都见过面了,是我的老战友,省公安厅刑侦总队的温总队长!下面,请温总队长给你们做任务简报!”队员们持枪肃立。

        “现在我给大家介绍一下任务情况。”温国强走到简报黑板前面,一把撕下上面的迷彩布—金海地区的地图露了出来,旁边贴着刘海生的照片。“金海地区是我省乃至全国的重要黄金产地,属于亚热带山地丛林,交通不便,只有一条公路。当地有大小金矿企业一百多家,其中央企有三家,属于我省重点企业。这是金海地区地图,从这里你们可以看到,整个金海都属于山区。”温国强介绍,“从前年起,当地出现一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集团,在金海地区成为一霸。这就是他们的老大刘海生,是当地土生土长的混混头儿,有钱,有功夫,还不怕死,胆大妄为,所以他很快在金海地区成为霸主。他在当地为非作歹,还跟境外黑社会组织取得联系,进行制毒、贩毒以及军火走私活动。据我们得到的情报,已经有十二条人命死在这个犯罪集团手上,其中包括我们的两名卧底警官。可以说刘海生集团罪行累累,罄竹难书!刘海生极其狡猾凶残,平时身边都有武装卫队,压根儿就不出金海山区。警方等待半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抓捕时机。省厅上报公安部、省委和省政法委批准,决定对刘海生采取果断措施,一举铲除该犯罪集团!”

        范天雷走上前:“之所以要动用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不完全是因为金海的形势比较复杂,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个人的出现!”范天雷举起手里的照片,“这个人,代号叫作蝎子。”何晨光仔细地看着。“他可不是小角色,而是一个驰名海外的国际杀手。他是东南亚人,在你们还没出生的时候,他就开始在丛林里打游击战,还去东欧的特种部队留过学,学的就是狙击。后来他又去外籍兵团当兵,作为狙击手、突击队员,是外籍兵团的第一个亚裔军士长。他有丰富的作战经验,离开外籍兵团以后,当了雇佣兵和职业杀手。现在刘海生不惜重金把他请到身边当保镖。蝎子……我太熟悉他了。他的手上,有我们的人的血债!”

        何晨光的眼睛一下子锐利起来。范天雷看了他一眼,眼神错开:“我可以告诉你们,我的儿子—死在他的手上!”队员们呆住了,何志军和温国强都不吭声。范天雷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拿出钱包,抽出一张照片—五岁的小奔奔。队员们静静地看着,眼里冒出怒火。范天雷收起照片:“你们……不能小看他!他心狠手辣,技能全面,并且经验丰富!你们的二号目标,就是蝎子!干掉他!”队员们咬紧牙关,青筋暴起。

        “报告!参谋长,我们一定会干掉他—血债血还!”何晨光大声说。“血债血还!”队员们高声怒吼。范天雷举手敬礼:“拜托你们了,小伙子们!”队员们啪地一拍枪身。

        “现在你们都清楚了吗?!”何志军问。队员们大吼:“清楚了!”

        “你们准备好了吗?!”

        “时刻准备着!”

        何志军专注地看着队员们:“出发!”

        4

        机场上,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在直8b前做登机准备。龚箭一脸严肃:“这不是演习。你们都是第一次参加实战,所以一定要谨慎冷静!你们都接受过严格的训练,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完成任务!”队员们凝视他。

        “更多的话不说了,登机!”陈善明一声令下,队员们拿着自己的武器装备登机。

        何晨光走在最后,他转身看外面。范天雷站在远处,默默地看着,举起右手。何晨光举起右手,还礼。直升机关上舱门。范天雷的手一直没有放下来,直到直升机消失在天际。范天雷的眼中慢慢溢出泪水,孤独地离开。直8b在高空飞翔。机舱内,队员们传递着蝎子的照片。何晨光拿着照片,默默地注视着。陈善明和龚箭互相看看,陈善明点点头:“你宣布吧。”龚箭看着他们:“何晨光,你是第一狙击手!”何晨光点点头。

        “怕吗?”龚箭凑近他,“你的眼里有别的东西。告诉我,是不是怕了?”

        何晨光摇头:“我只是感觉好像见过他。”

        “什么时候?”

        “记不清了,但是肯定见过,应该是在我很小的时候。”

        龚箭看着他。

        “我不会看错的,见过一次。”

        “你不要走神,保持绝对的注意力。世界上长得像的人很多,如果想不起来,就不要去想。”龚箭提醒,“我们现在要去执行狙杀任务,你是第一狙击手,要保持绝对的专注!”

        陈善明环顾大家:“同志们,你们都是第一次参加实战,我知道你们的心情都很复杂!但你们是军人,是特战队员,是红细胞!你们都是最优秀的特战队员吗?”

        “是,组长!”队员们怒吼。陈善明举起右手:“红细胞—”队员们举起武器回应:“做先锋!”高空中,直8b高速滑过。

        5

        山林中,乡镇派出所如往常一样平静。食堂里的所有桌椅都被堆到一侧,里面已经被布置成现代化的临时公安指挥中心,各种设施一应俱全。对面的大屏幕上,依次闪出蝎子的各种照片,都是用手机偷偷拍摄的。龚箭问:“我们怎么和内线联系?”温总脸色肃穆:“你们不能和内线联系,她的身份是严格保密的。她已经知道定点清除的计划,会在这三天内制造机会。我一会儿给你们计划,你们按照这个计划执行。”何晨光疑惑地问:“内线给我们制订定点清除的计划?”温国强看着他:“是她提供情报,我来制订计划。”队员们都很诧异,看着龚箭。

        “温总,这不符合我们的行动原则。”龚箭说,“我们不能直接得到第一手情报,我们在被这个内线牵着鼻子走啊!你们怎么确定,这个内线不会出卖我们呢?”

        “这个内线,我们已经经营了一年多,一直都是可靠的。”

        何晨光摇头:“不作数,人是会变的。尤其是在这样复杂的环境里面,变了也很正常。”温国强看他:“她跟刘海生有深仇大恨。”王艳兵问:“什么深仇大恨?”

        “我不能告诉你们。总之,这个计划无论周密也好,疏忽也罢,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了。即使是赌博,我们也只能这样去赌一把,这是我所能尽到的最大努力了。刘海生很狡猾,现在又多了这个蝎子,我们不能再冒别的险。如果军队的同志不能执行这个任务,我会派我们特警的狙击手小组过去。”温国强说。龚箭看着他说:“温队,我没有害怕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一切都能够科学化地进行,能够有详细的预案和备案。执行狙杀任务的是我们,我们活着进去,也要活着出来。我们既然来了,就一定要完成任务。我只想知道,我们在多大程度上可以信任这个内线,值得我们去冒这样的危险?”队员们注视着温国强。温总仔细想想:“好吧,毕竟是你们要去出生入死!内线代号‘西贡玫瑰’。”

        “西贡玫瑰?”

        “对,西贡玫瑰。她叫阿红,不是中国人,是被跨国人贩子拐卖到金海山村的当地媳妇。两年前,她被刘海生霸占,并且遭到轮奸和虐待,生不如死。我们的侦察员在卧底时候发展了她。后来这名侦察员不幸被发现,牺牲了,到死都没有出卖她。此后,西贡玫瑰开始和我们单独联系。我们根据她的情报摧毁了刘海生集团在内地的外围组织,并且国际刑警也根据西贡玫瑰的情报,破获了刘海生跟国际贩毒集团的几笔价值数千万美元的交易。我们一开始也不信任她,是在不断的合作过程当中了解了她,熟悉了她。我们跟她祖国的警方已经取得联系,行动结束以后,会送她回国。”

        “要我们去信任一个外国人?”王艳兵张大了嘴。

        “我们只有这个办法,而且就我个人来说,我信任她。”温国强态度坚定。

        “请问,你们怎么肯定那个被发现的侦察员,一定受住了严刑拷打,没有出卖西贡玫瑰呢?你们没有在现场,不可能知道完全准确的情报。”何晨光问。温国强的嘴唇在颤抖,艰难地说:“因为……他是我的儿子!”

        肃静。队员们默默无语。片刻,龚箭抬头:“我没有问题了。”陈善明也点头:“我也没有了。”队员们互相看看。温国强抑制住自己的情绪:“下面,我们来研究一下行动计划……”

        6

        幽静的山地雾气缭绕,茂密的丛林深处,河流潺潺。两岸的灌木长得很茂盛,枝条都拖到了河上。在一阵轻微的马达声中,一艘橡皮艇滑过。红细胞的特战队员们涂满迷彩的脸上,眼神警觉,按照战术队形,四面警戒,小心翼翼地前进。宋凯飞抱着机枪趴在船头,徐天龙手持自动步枪在他的侧翼,王艳兵在另外一侧。何晨光手持狙击步枪,居中观察。龚箭在他身后,不时地扫视着四周。李二牛在后面开船,橡皮艇划开水面前行。陈善明查看着地图,抬眼扫视四周,低语:“1012,红细胞报告。我们已经从水路接近上岸位置,请求下一步指示。完毕。”临时指挥中心里,温国强手持无线电:“1012收到。红细胞,目前情况没有异常,按照预案行动。完毕。”

        “红细胞收到。完毕。”陈善明放下电台,低声道,“我们上岸,机灵点儿,进入任务区了。”李二牛驾舟,靠近岸边。大家依次下水,上岸。两名队员持枪警戒,其余队员用伪装网盖住橡皮舟。龚箭看看队员:“不能留下我们走过的痕迹,明白?”大家点头。陈善明抬手看表:“还有二十公里山路要走,马上就要天黑了。大家小心点儿,不知道在山里会遇到什么情况。出发。”特战分队沿着山路谨慎前行。

        黑夜里,厂区四周散站着哨兵。黄毛看看,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着。一只手从后面直接扼住了他的脖子,黄毛还没来得及喊,就被按倒了,一把锋利的匕首搁在他的脖子上。黄毛傻眼了:“老……老大,别别别杀我……”蝎子冷酷地盯着他:“为什么要抽烟?”黄毛战战兢兢:“我……我……”

        “我说过什么?不许抽烟!你想被狙击手点名吗?”

        “老大,这哪儿有狙击手啊?”

        蝎子冷笑道:“在你以为没有狙击手的时候,狙击手就会出现!记住,以后晚上站岗不许抽烟,不然我割了你的喉咙!”黄毛忙点头:“是,是……”蝎子松开他,黄毛急忙爬起来。蝎子拿出一盒口香糖丢给他:“以后晚上站岗,实在受不了就嚼这个!给我记住了!”

        “是!”黄毛惊魂未定。蝎子拍拍他的脸,笑笑,说道:“吓坏了?”

        “没有没有……”

        “对你严是为你好。像你们这么闹,早晚要闹出事来!你们以为中国警方是吃干饭的吗?他们早晚会来的,只是在等能把你们一网打尽的机会!”蝎子看看黄毛,说道,“既然你选了这条路,就得做好准备。好好站岗,别再走神了。”

        “是。”黄毛摸摸自己的脖子,一头冷汗。蝎子向房间走去。

        7

        夜色下的丛林寂静一片,徐天龙手持步枪小心地前进。何晨光将狙击步枪背在身后,手持微冲,紧跟队伍。宋凯飞压后,手持88通用机枪,虎视眈眈。李二牛走在最后,一边警戒,一边把大家的脚印和动过的痕迹抹掉。突然,徐天龙举起右拳,大家猛地蹲下。压后的陈善明过来,低声:“怎么了?”徐天龙低语:“还有两公里我们就到地方了。”陈善明看着队员:“进入一级备战状态,出发!教导员,我带队,你压阵吧!”龚箭点头:“好,一切小心!”大家起身,更加小心地前进。军靴轻微地踩过地面,月光洒下来,被茂密的枝蔓遮挡着。月光下的厂区,危机四伏。黄毛和哨兵们四处警戒,虎视眈眈。

        山地的灌木丛中,一只手轻轻拨开枯枝蔓叶,何晨光露出双眼。大家卧倒在山丘,排成一条线。陈善明拿起望远镜,看着远处破旧的厂区。

        龚箭也拿着望远镜:“老陈,你怎么看?”陈善明低语:“我们占据两个狙击阵地,等口令射击。”

        “我同意。”龚箭转身,“蝎子很狡猾,他是真正的狙击高手,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

        “明白。”队员们低语。

        “按照预案,狙击小组出发。”

        何晨光和王艳兵出发,李二牛和徐天龙则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8

        房间里,阿红跪在地上抽泣着。蝎子冷冷地看着阿红:“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你准备了这么长时间,就为了等待今天。”阿红颤抖着,哭着说:“因为……我爱你……我没想到,你真的一点都不碰我……你是好人……”

        “他们答应你什么?”

        “他们没有给我开条件,是我自己愿意的……”阿红哭着,“我要毁了这里,毁了他……他们不是人,他们不是人……我就算死,也要毁了他们……我没想到,我遇到了你……”蝎子沉默一会儿:“他们是不是答应你,等行动结束后,送你回故乡?”阿红哭着点头,蝎子看着她:“你想回家吗?”

        “我想回家,我想妈妈……”

        “听着,如果你想回去,照我说的做!这不是你的世界,你不该在这里!我没有能力带你回家,但是,他们有能力帮你回家!你按照他们说的去做,你会回到家的!”

        “可是他们要杀了你……”

        “那些不重要。”蝎子笑笑,说道,“他们杀不了我的!你听我的,跟警方合作!你可以回到家,去见你的妈妈!”阿红看着他:“你真的不会死?”蝎子肯定地点头:“不会!你回家去!”阿红眼巴巴地看着他:“那我还能见到你吗?”蝎子看着阿红,点头,抱住她:“我不会骗你的,你是我的女人……”阿红幸福地哭起来,蝎子的表情越来越严峻。

        9

        清晨,城市刚刚苏醒,大街上就车水马龙。别墅里,王亚东和林晓晓还在睡觉。床头的手机响了,王亚东拿起来,迷迷糊糊:“喂?”

        “蝎子呼叫山猫,收到请回答。完毕。”

        王亚东呆住了。

        “蝎子呼叫山猫。山猫,这里是蝎子,收到请回答。完毕。”

        王亚东呆呆地坐起来。

        “蝎子再次呼叫山猫。我现在深入敌后,需要救援。完毕。”

        王亚东起身走出去。

        “山猫,蝎子最后一次呼叫。我现在需要你的支援。完毕。”

        王亚东拿着手机走出来,稳定自己:“我不认识你,你打错了。”他看看手机,挂了。王亚东想想,转身来到地下室,从暗处拿出一部崭新的手机。别墅区外的监控车内,武然戴着耳麦:“他挂电话了。”陈伟军冷笑道:“没那么简单,立刻查查这个电话号码是哪儿的。”

        “明白。”武然开始搜索,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操作。

        房间里,蝎子拿着手机在思索,阿红看着:“他,他不理你了?”蝎子淡淡地笑道:“不会的,他在找安全的手机。”这时,电话响了,蝎子接起来。“山猫收到,蝎子请讲。完毕。”蝎子露出笑意:“山猫,你终于回答我了,我还以为你会抛弃我。”王亚东表情复杂:“蝎子,你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我现在被包围了,需要你的救援。”

        “你别闹了,蝎子!你知道这是什么时候!你以为我还有直升机和突击队去救你吗?我现在是一个平民老百姓,我什么都没有!我还被警察监视着,拿什么去救你?”

        “你一定有办法的!”

        “有办法我也救不了你!”

        “你既然跟我通话,就注定不会抛弃我的!”

        “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王亚东低吼。蝎子道:“我需要一条船。”

        “你以为我是加勒比海盗吗?我去哪里给你找一条船来?!”

        “你会有办法的。”蝎子笑笑说道。

        “好吧,你告诉我,我去哪里等你?”

        “记住下面的坐标—如果我能逃出去的话。”

        “我知道了,我会在那儿等你。你说吧。”王亚东的神情变得非常复杂。

        10

        一号狙击阵地,何晨光跟王艳兵在监视着。“有情况!”王艳兵低语,何晨光掉转枪口。瞄准镜里,一个戴着盔式帽,穿着迷彩背心和短裤的人出现,手持一把狙击步枪。王艳兵继续观察:“戴着帽子,看不清楚脸。”何晨光抵着瞄准镜:“他是军人出身,走路也毫不松垮!”这时,那个男人摘下盔式帽,拿帽子扇着风。王艳兵看清了:“蝎子!是蝎子!”何晨光的十字线稳稳地锁定了蝎子的眉心,稳定呼吸。

        “呼叫雪豹。火烈鸟报告,蝎子出现!完毕。”王艳兵低语。何晨光已做好射击准备。指挥阵地,陈善明拿着望远镜:“我看见了!第二狙击小组,报告你们的情况!完毕。”

        “水牛报告……俺被挡住了,看不见……”李二牛有些着急。瞄准镜里,蝎子借助房屋遮挡,一闪而过。徐天龙拿着激光测距仪:“我们无法锁定目标。完毕。”

        指挥阵地,龚箭眉头紧锁:“为保万无一失,两个狙击小组必须一起射击。”

        陈善明低语:“所有人注意,再等待机会。完毕。”

        一号狙击阵地,何晨光的食指慢慢从扳机上松开,但眼睛仍抵在瞄准镜上。十字线上,戴着盔式帽的蝎子提着狙击步枪,进了另一处建筑。

        远处,蝎子房间的窗帘被拉开了,阿红将一件红色衣服挂出来。王艳兵看着:“那是西贡玫瑰,她在按照预定暗号标注自己的位置,让我们不要误伤。”何晨光皱眉:“他们住在一起?那是蝎子的房间!”王艳兵拿起望远镜:“啊,看样子确实是。”

        “我们被出卖了!”何晨光立刻呼叫,“雪豹雪狼,山鹰呼叫!有问题,西贡玫瑰和蝎子住在一起!完毕。”

        “收到,我跟指挥部联络,申请取消行动。你们准备撤离,注意警戒!一定要注意蝎子的动向,当心狙击手!完毕。”龚箭握着无线电,面色冷峻。陈善明调转到指挥部波段:“指挥部,这是雪豹。现场情况超出我们预料,存在行动隐患,我申请取消行动。完毕。”

        “这是指挥部。什么行动隐患?完毕。”温国强拿着通话器。

        “西贡玫瑰和蝎子有特殊关系,我们认为对红细胞构成客观威胁。完毕。”陈善明报告。

        “这个情况我们早就掌握,没有对你们构成威胁。西贡玫瑰给我们提供了蝎子最详细的个人情报,我们认为她是可靠的。完毕。”

        “指挥部,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们?这是非常关键的情报,我们要确定西贡玫瑰的可靠性!完毕。”

        “我说过了,她是可靠的。完毕。”

        “我们作为小组的指挥员,认为威胁已经构成,建议行动取消,希望指挥部批准。完毕。”

        “雪狼,我们警方的机动力量已经到位。你知道我们等了多久?我们等的就是今天!我们那么多的公安民警和武警部队已经到位,就在等待你们的一声枪响!就为了这个我们早就掌握的情况,你们就要取消行动?我同意取消你们的行动,我派人替换你们!完毕!”

        龚箭深吸一口气,听得出来,温国强的态度非常强硬。陈善明看着龚箭:“老龚,怎么办?”龚箭咬牙:“我们的任务是配合警方行动。既然他们做出了判断,我们就执行吧!”

        “也只有如此了。”陈善明对队员们,“提高警惕,准备战斗!”

        龚箭拿起通话器:“指挥部,雪狼同意继续行动,但是希望准备随时支援。如果发生意外,我们需要迅速撤离!完毕。”

        “指挥部收到。我们会做好应变准备,你们放心执行任务。完毕。”

        一号狙击阵地,何晨光纳闷儿地低声道:“雪豹,重复一遍命令。完毕。”

        “山鹰,狙击任务继续,保持警惕。完毕。”

        何晨光愣了一会儿:“山鹰收到。完毕。”

        厂区的另外一个房间,换岗后的黄毛正在睡觉。蝎子走进来,踢踢他。黄毛睁眼,吓了一跳,急忙起身:“我……老大,我换岗了……”

        “我知道,你的表现不错。”蝎子笑笑,摘下自己的帽子,又从挎包里翻出背心和短裤,甩给他:“穿上吧,这还是我从欧洲带来的呢!”

        黄毛惊喜:“哎呀,老大对我真好!谢谢老大!”黄毛换好了:“怎么样,老大?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呢!”蝎子把狙击步枪递给他:“不错!出去转转,逗逗他们。把枪也扛上,才像真的!”黄毛笑着接过:“好嘞!没想到老大这么好玩啊!”蝎子笑着看他走出门,急忙从挎包里拿出迷彩服,开始换装。

        一号狙击阵地,何晨光眼睛抵着瞄准镜:“你相信蝎子没有感觉吗?”王艳兵举着望远镜看:“看来西贡玫瑰真的没有出卖我们。没有什么异常,他们的警卫还是很松散。”何晨光平静地说:“如果我是蝎子,我会有感觉。这是一种直觉。他这样优秀的狙击手,不该没有这种直觉。”王艳兵反问:“如果直觉错了呢?”何晨光笑笑,说道:“直觉错了,也该挂了。”王艳兵笑道:“那这次蝎子的直觉可能错了,该他挂了。你要是没把握,换我来。我保证一枪爆头,绝对不留下后患!”

        “没那么简单。”何晨光说,“这么多年,蝎子能从枪林弹雨中闯荡过来,必然有他自己的一套。我们现在没别的办法,只有等待。”王艳兵拿着测距仪在观察。这时,废墟处,一个戴着盔式帽,扛着狙击步枪的人走出房间。

        “他出来了!”王艳兵低语。李二牛从另一个角度瞄准:“水牛锁定目标!完毕!”

        指挥阵地,陈善明拿着望远镜:“好!听我口令,准备—“

        陈善明举着望远镜:“三,二,一—放!”

        何晨光扣动扳机,几乎同时,另一边的李二牛也扣动扳机。废墟处,“蝎子”头部和心脏位置同时中弹,倒下的同时帽子掉了—一头黄毛甩了出来。周围的匪徒都惊呆了,慌忙持枪朝四面乱射击……指挥阵地,龚箭也呆住了,陈善明瞪大了眼。宋凯飞看着:“怎么办?”龚箭一咬牙:“撤!”陈善明点头:“撤吧,没搞头了,剩下的就不是我们的事儿了。”

        狙击阵地,何晨光迅速收起狙击步枪:“走吧。”王艳兵有些不甘:“这就走了?”何晨光提着狙击步枪:“没搞头了,蝎子肯定跑了!剩下的不是我们的事儿了!”王艳兵无奈,拿起武器装备,跟何晨光迅速撤离阵地。厂区附近,数辆警车高速驶来。几十个武警和特警全副武装跳下来,冲进厂区,一阵激战……

        狙击小组迅速登上直升机,直8b的螺旋桨刮起飓风拔地而起。机舱内,龚箭脸色严峻。大家的脸色都很难看。龚箭看着队员说道:“我们第一次行动就失手,完全是我的责任。你们不要有心理负担,我会向上级做详细的报告。这次的责任,完全由我承担。”

        “什么话?我是军事主官,这次责任肯定是我的!”陈善明急吼。何晨光平静地说:“组长,教导员,这次责任不完全是我们的。”龚箭纳闷儿地问:“什么意思?”

        “我们被出卖了。”

        “出卖?”—所有人都看他。何晨光说,“蝎子第一次出来是故意给我们看的,让我们确定这样穿着的是他本人。然后他找了个替身,金蝉脱壳。采用这一战术的前提,是他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到,我们在哪儿。”龚箭看他,何晨光继续说:“西贡玫瑰出卖了我们。她跟蝎子是有特殊关系的,关键时刻,她动摇了。”

        “你怎么知道她什么时候动摇的?”龚箭问。

        “如果她早就出卖了我们,蝎子可能早就跑了,也没必要演一出这样的金蝉脱壳。”

        “警方已经远程包围整个山区了,他跑得掉吗?”李二牛说。

        “他是蝎子,是山里生的。只要进山,没有人能抓得住他。”

        机舱里,所有人都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