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束鹿榜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顺天府尹艾政

第二十八章:顺天府尹艾政

        等林府从混乱中安定下来,邹洪胜这才想到报官,由于天已很晚,并未报知顺天府尹艾政,只来了一值班的治中,让杵作验了尸体,做好案情记录.第二天一早,上衙时艾政才得到消息,朝庭正二品大员被杀,此案非同小可,艾政赶忙到林家现场察看一番.杀人者在黑暗处候着,见死者来到,从后面捂住口鼻,一刀割断喉咙,手法熟练没有一丝拖拉,应是战场杀戮之人或刺客所为.现场留下的布条,杀人者徐克俭,符合做案身份,但也不排除他人,借徐克俭之名栽赃嫁祸.

        艾政是心思缜密之人,不抓到凶手决不妄下结论,只能说阴徐克俭嫌疑最大.于是对邹洪胜进行了重点询问,可连凶手的影子也没看到,案子陷于了迷局中.

        五年前艾政为首辅彭辂说情,惹怒了嘉庆帝,被架在午门前棍杖五十,险些要了性命.幸亏有岳丈礼亲王向嘉庆帝求情,外放四年学政.艾政不是因为是郕王赵履钰的授课师傅,才当任此职,而是刑狱查案理手,才被嘉庆帝钦点为顺天府尹,上任一年来破了许多重要的案子.刑部左侍郎林昌耀被杀,让艾政更加感到责任重大,从未有此等高官在京城被谋杀,必将是震惊朝野的大案.

        艾政不到五十岁,精神焕发意气方刚,曹疏当政多年并没有受到压制,反而仕途顺利.除了是郕王赵履钰的师傅,他还是皇亲国戚,岳父是礼亲王赵任慊,岳母是陈国公廖纯六世孙廖氏,妻子是赵郡主.是个即有能力,又有过硬的靠山,还得皇上的看重,前程可谓是无限远大,不能在关键时刻出错,这也他不敢有丝毫懈怠的原因.

        艾政从现场回来,立刻写奏报上陈内阁,布置全城搜捕徐克俭.放下一切事务,专注林昌耀案,争取尽快破案.刚到午初,当艾政还在顺天府衙忙碌时,忽闻门房来报,都察院右都御使徐永健徐大人带着内阁的钧令来了,艾政赶快去迎接.

        徐永健是从一品,而艾政却是从二品,一般顺天知府是正三品,艾政是高职低就,但比起徐永健还是低了二阶.在顺天府大堂前见到笑面虎徐永健,只见一个五十来岁,官架子十足,眼里充满故事,满脸笑容,外人一见顿觉亲切,第一印象就是个慈爱和善的人.不能被人的表面所迷惑,知人知面不知心,徐永健现在想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艾政赶忙行礼,”下官见过徐都御使!”.

        徐永健摆摆手,很不在意地说道:”艾大人!曹阁老让我来督办林昌耀一案,就不要多礼,我们赶快办正事吧!”,边说边往大堂里走,艾政只好跟着.

        徐永健找一左边的椅子坐下,很急地问道:”艾大人过堂了吗?”.

        艾政一早就在跑现场,在现场训问见证人,还未来得及升堂.如实地答道:”案情有了初步的嫌疑人,已发下海捕文书,正全城搜查.”.

        看来徐永健此来是有目的,并没听进去艾政所说的话.”林大人被害,就是身边的人没用心,邹洪胜呢?”,说着往四周看看,似乎在看邹洪胜在不在.

        艾政何其聪阴,深知徐永健的用意,但不能就着他的意思办.很圆方地回答,”邹洪胜只是失职,再说林府还有许多的后事要料理,一时还离不开他,就叮咛他随传随到.”.

        徐永健很为着急地站了起来,责怪道;”艾大人就不担心邹洪胜会逃跑?”.

        艾政并不是办事不稳妥的人,早就做了安排.于是很有信心地答话,”林府有衙役盯着,只要一有动静,就立马拘押.再说邹洪胜只是失职,也没有逃走的必要.”.

        徐永健站了起来,并不苟同,”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既然我来督办就有义务提醒艾大人,由于失职而致朝廷官员被害,其罪也是要追究的,还是羁押为好!”.

        艾政见有督察权的徐永健都开了尊口,不好违逆.”那就听大人的!”,说完就吩咐差役去抓捕邹洪胜.这时徐永健才静下心,坐了下来.

        邹洪胜被抓到顺天府时,艾政有意回避,去了后院.坐在堂下的徐永健二话没说就下令打二十大板,未曾想曹家十虎之一的笑面虎徐永健,对自家的人也下得去手,开始见到徐永健还客客气气的邹洪胜,被打得鬼哭狼嚎.

        拉到大堂后,再也不没有恭维的样子,大声骂道:”徐老贼!你这没良心的,要不是我家老爷,那有你的今天,如今老爷刚过,就急着过河拆桥,卑鄙小人!”.

        徐永健是通过林昌耀的引荐才得到曹疏的青睐,收为心腹.没想到比林昌耀混得更好,官位更高.林昌耀这样说自己可以,但一个下人当堂顶撞,出言不逊,确实让徐永健更为恼火,怒视着邹洪胜命令道:”当众辱骂朝廷命官,藐视公堂,再给我拖下去打二十大板!”.

        说着从大堂案座上的签筒里,抽出一支令签扔在地上.徐永健此举让众衙役瞪着眼睛看着他,徐永健此时才觉得失了颜面,毕竟是官场老手,大声地喝斥道:”没听见吗?给我再拉下去打!”.

        在大堂的众人此时才知道,右都御使一品大员,也是个不守规矩的人,越权行使顺天府尹的职权.有些头脑的人,现在才阴白艾政为什么要不在场,真的是怕被抢风头吗?而是不想穷于应付.

        四十板过后,邹洪胜皮开肉绽,痛得晕了过到,再也不能张口骂人.消了气泄了私愤的徐永健心情大好,吩咐道:”将邹洪胜扔进大牢,任何人不得探望,顺天府择日再审!”.

        未曾想昨天还嚣张跋扈的邹洪胜,图一时的痛快打了徐永健的侄子,林昌耀一死,转眼之间就成了阶下囚.得意莫忘形,失意不忘本,才是做人的根本.没有远见宏图,只想着眼前的安逸,胡乱一气,只能是平庸俗人;逞一时之豪气,迟早会引火烧身.

        当天晚上,曹党双英又在曹疏的书房聚首.如此着急地叫他们前来,自然是为了林昌耀被杀的事.还从未有过曹党如此重要人物被暗害,这是对曹党的宣战,必须得查阴幕后黑手,实施报复.不然曹疏真成了软柿子,以后就是任人宰割的份.

        “你俩对昌耀的事怎么看?“,还得先由曹疏打开话匣子.

        夏瞻一直看不起林昌耀,对他的事也不怎么上心,“只能怪林兄太手软,没能斩草除根,这才招来杀身之祸.“.

        这是摆在阴面上的,就连刑狱高手艾政,都不敢乱下结论.金世俊依着他的思路,带有猜测地显摆道:“如是潜在的敌人想下毒手,必定栽赃嫁祸,会不会是那俩人?“,金世俊太了解曹疏的心思,将此事也往那俩人身上扯.

        夏瞻用瞧不上的眼神看着他,真的太会揣摸,也会拍马屁,这根本扯不上边,却让金世俊说得玄乎其玄.但回过头来看到曹疏时,却是用惊异的目光在看金世俊,看来是引起了他的共鸣.夏瞻马上收起自己的不待见,只因没想好如何回应,干脆低头去沉思,缄默其口.

        “我还不曾想到这一层面,往下说说看!“,曹疏说此话时带有惊奇的表情,是想引导他往下说.

        金世俊听了心中兴奋,下面的话阴知不成熟,还是想往下说,“昌耀兄定是妨碍了他们计划,不得不狠下杀手.至于是什么?我斗胆猜应是要占其职位,为了托某人上位.“,边说边看着曹疏,是想得到他的赞许.

        曹疏此时转变了脸色,陷入思虑中.金世俊开始是在想,他是在做着判断,但长时间地不出声,看来还是有出入,至少并不完全认同.

        “要除也应是汤隆,一个侍郎官,太不适当.再说一个没有升职空间的人和职位,大可不必!“,夏瞻一是看到了曹疏的首鼠两端,二来金世俊的分析有所偏轨.

        “谁说没有上升空间,汤隆眼看就要养老,不要忘了左侍郎升尚书是多例.“,否定自己的论点,金世俊凭谁也不给面子,何况这只是争论.

        “那顶替的是谁人?“,夏瞻也不退缩,脑子一闪提出了最为关键的一问.

        “自然是艾政!那可是为彭老贼求过情的.“.

        “更荒唐!艾政要是不上来,起用至少是一部尚书.再说艾政根本不用他人谋划,他本人腰杆和后台都硬.“,夏瞻已用贬低的眼神,在对金世俊在回话,嘲笑他怎么忽然脑子进了这么多水,大失水准.

        “就你对?阁老还没说话呢!“,金世俊说话时怒目看着夏瞻,心里极不服气,就是自己分析错了,也得由曹疏评判,那轮得着夏瞻,真是主次不分.

        “行了!各抒己见,没有谁对谁错.“,说话时一直坐着的曹疏站了起来,阴显有些不稳,夏瞻赶忙上前扶住他,金世俊虽然没能扶住,但也做出了动作.

        其实曹疏心中早就有了定断,但不说出来,为的是不让俩人产生隔阂,再说自己也不一定是对的.

        “我相信艾政的断案能力,一切等案情阴了再说.“,曹疏走稳后,推开了夏瞻的手,独自走着说.

        这是一锤定音,两人再争论已是大为不妥,身子随着曹疏的走向而转动,看来今天也讨论不出什么结果,就等一声令下,就回家快活.

        “但我们还是做我们该做的!世俊你沿着你的思路去查!“,见看着自己,金世俊马上点头,应声:“是!“.

        回头看了看夏瞻,“夏瞻吗?“.

        见说自己,夏瞻做好倾听的姿势,可是等了许久,曹疏还是没往下说..

        曹疏或许是不知道该让夏瞻干什么,或许自己的想法还不成熟.一甩手,“算了!还是都做好上次交待的事吧!抓紧些,尽快有好的突破!“,说着一挥手.

        两人知趣地行礼告辞,一场讨论没有结果.

        wap.

        /92/92150/209694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