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玄幻小说 - 诡路仙途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战前动员

第一百六十四章 战前动员

        真仙修为得以巩固,待异象与小眼皆消失后,苏弃降落在无名与蒙汗面前。

        “苏公子,你这是抽空渡了个劫吗?”

        蒙汗用挠头缓解尴尬,他深知苏弃的恐怖,但没想到他会如此异类,对旁人来说渡劫乃修行头等大事,必须当成生死关来渡,有人为此准备百年、千年,只为能稳妥过劫,可到了苏弃这里,便随意的如同品了杯清茶。

        “此事不重要,小宝既然让你们跟在我身边保护我,那就要听我的安排,知道吗?”

        无名与蒙汗对视,而后齐齐单膝跪地,严肃俯首道:“无名(蒙汗),遵命!”

        “随我左右,可以把见闻告知多宝,但未经我许可,不得擅自行动。”

        无名与蒙汗随行在苏弃侧后,余光注视苏弃背影,竟有种在面对仙帝的压力。

        起初,无名还有些不服,他乃仙王九阶夜军统领,统领十万夜军,在飞仙城虽无明面身份,却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以前只辅佐在仙帝身边,如今却要追随于一位真仙,心里毫无怨言那是不可能的。

        但这一切都从他在望幽楼见到苏弃时发生了改变,因为其功法特殊,他能看到第二身‘苏仙’身后站着的那只诡异红毛巨兽。

        其实力虽然很弱,但那双猩红巨眼仿佛可窥破一切,自从被其盯过,无名便有种大祸临头、已入幽冥的错觉。

        蒙汗忆起冰火峡谷外那一夜的血色,深知眼前单纯侠气的少年不过是虚伪面具,真正的苏弃已经在夜幕血宴中,牢牢印在了他的脑海,永生难忘。

        借助瞬移阵,苏弃带两人赶往了为杂役弟子新建的杂安居。

        白露山,杂安居。

        几千座茅草屋坐落有致,来往弟子的蓝、紫、青衣上皆浸染了棕色,往后还会全数换成粗布棕衣。

        “苏长老。”

        众杂役弟子见到苏弃,都心生恐惧,连忙行礼,幽月接到消息,几乎瞬间赶到,一脸警惕看着苏弃,生怕他再生波折。

        青云虽未明说幽月身份,但也提到苏弃身份尊贵,可决定清幽剑宗走向,亦可随意决定清幽弟子命运。

        “苏弃师弟,你还想做什么?莫不是你对杂役弟子的奖罚制度、晋升渠道仍有不满?”

        杂役弟子刹那握紧拳头,盯向苏弃的目光流露出愤慨之色,杀人不过头点地,若苏弃再敢逼他们,他们也只能忍了,可那时,他们对清幽剑宗的归属感也就散了。

        苏弃蹙眉看向幽月,冷喝道:“看来你们还是没有摆明自己所处位置,也没有搞清楚因为你们的擅离职守,清幽剑宗到底都损失了什么!”

        “让你们回宗,并非看重你们的修为实力,剑钺比你们强吧,那畜生一个人便可杀穿你们全部,可他若还活着,我也必杀他!”

        幽月脸色难看,眼上爬满血丝,双手更是握紧,关节发出咔咔作响声,只是她挥出的拳头被苏弃牢牢握住了。

        “真仙境!?”

        幽月本就是含怒出手,虽未全力以赴,但至少也能让半仙暂时闭嘴,可没想到苏弃居然接了下来。

        “松手!”

        任幽月如何挣扎,苏弃都未曾松手,而是让蒙汗禁锢其身、封闭其言。

        “准许你们回宗,是因为你们将清幽剑宗当成家,但也仅此而已,虽然你们本意并非灭宗,可无论是擅离职守还是关闭护山大阵,都是将清幽剑宗推向深渊的助力!”

        “你们是清幽的罪人,杂役弟子不过是一种美称,外门弟子可以当真,内门弟子也可以当真,但唯独你们不行!”

        石蛮走出杂役弟子,问道:“那些逃跑并未反宗的弟子们呢?他们也是罪人吗?”

        众杂役弟子哗然,此话一出,也意味着他已经承认了罪人身份,只是他不服,愿意回宗的弟子是罪人,那不愿意回宗的弟子,清幽剑宗又当如何定义他们!

        苏弃扫了眼这个有过一面之缘的石蛮,此人倒是聪明,经由他一提醒,众杂役弟子在接受罪人身份的同时,也将矛头转移了出去。

        至此,众杂役弟子也只需要一个来自清幽剑宗的态度。

        而现在,苏弃很愿意让他们心理平衡。

        “他们是清幽剑宗必须剿灭的敌人,而你们则是剿灭他们的先锋军!”

        “届时,杀敌任意一人,在确定身份确为清幽叛徒后,那人便可免去罪人身份,成为真正的杂役弟子,可按照青云长老的晋级方式,循规蹈矩摆脱杂役弟子的身份。”

        “杀敌百人,确定身份后,可免去罪人身份直接成为外门弟子。”

        “杀敌千人,可免去罪人身份,直接入内门,成为内门弟子。”

        “杀敌破万,免去罪人身份,可直接成为青云长老的第一位核心弟子。”

        石蛮双眼都在放光,尽管一开始他有趋炎附势的想法,但现在是真动心了:“苏弃长老,你所言可为真?”

        “本长老的师父便是清幽宗主,你说我的话能否当真?”

        杂安居一片欢腾,原本压抑的杂役弟子似也找到了赎罪的机会,可随即而来的便是僧多粥少的忧虑。

        “开战便在近日,磨好手中剑,准备替清幽出战!”

        随着苏弃话音刚落,所有杂役弟子已封之剑皆在腰间、怀中、手上齐鸣,皆出鞘半寸,战意滔天,剑意狂乱,似要搅碎所有屋舍。

        等众人从激动中回过神来,苏弃已然不见,石蛮阻拦下包括红菱在内的几位核心弟子的身形,严肃道:“你们不必担忧,师父不会有事,苏弃长老虽笑里藏刀,但我接触过两次,即便未摸透其性格,也明白他定会给师父安排新的任务,我现在担心的是另一件事情。”

        红菱作为幽月核心弟子之一,本来还面露焦急神色,但听身为真传弟子的石蛮师兄讲解后,担忧道:“前段时间秦风师兄带领一批弟子出去历练,本来我便觉得蹊跷,现在看来,秦风师兄是知情的,我们这次征战的对手中,不会有他吧?”

        石蛮扫过红菱,看向所有弟子,严厉道:“方才长老的话,你们也都听到了,此次敌人是我们曾经的朋友或好友,我知道你们事到临头肯定会心软,下不去手,所以我已经有了一套方案,只要我们齐心协力,每个人都能分到人头,我们皆可摆脱罪人身份。”

        原本众人还有犹疑,毕竟合作固然稳妥,但也会丧失很多机会,百杀、千杀甚至万杀所获得奖励可并不一样。

        修为越高,牵绊越多,他们下意识忽略的问题,被石蛮当面提出,看似不起眼的小问题,若在战斗过程中心生怜悯,被朋友兄弟情感牵绊,致使身死,那可不是说说而已。

        冷汗浸湿某些弟子的衣衫,他们自诩强大,却差点被长老的奖励蒙蔽了双眼,此时他们再看向石蛮的眼神真的变了。

        过去他是幽月长老的真传弟子,实力强大,他们服从于那层身份,如今对方失去那层身份之后,居然变得更加耀眼,果然,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

        在众弟子眼中强大而睿智的石蛮,却在心中惊叹苏弃长老的恐怖,环环相扣的手段,层出不穷的攻心术,哪怕是现在,局势已经明朗,身处局中的他仍猜不透这位苏弃长老究竟是想考验弟子们的野心,还是单纯想激励他们多杀敌人。

        /130/130599/321769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