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和表姐闺蜜在魔都打拼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 7.地铁奇遇

7.地铁奇遇

        吃好饭出来,连欣说她想去南京路和外滩,来上海半个多月了,就是一直跟着地铁跑中介,今天也给自己放个假,看看真正的大上海长什么样。

        南京路和外滩是上海的标志,没去过南京路步行街和外滩就不算来过上海,听连欣这样说,我连忙答应她,她指着前面不远的路口说,我们去坐地铁吧,地铁又快又方便,就是多走几步路,出了这条街,往前走就是。

        我是东南西北都不知道,她说怎么走就怎么走。

        下地下通道,我像个傻小子一样跟着连欣后面买通行卡,过闸机,走到站台上等车。

        站台上人不多,我旁边站着一个中年妇女,带着七八岁大的小女孩,小女孩脏兮兮的,头发散乱,脸上还有几条抓痕,不知道几天没洗的脸上都是污垢和泪痕。

        我有点奇怪,一般妈妈带孩子出来,怎么也得简单收拾一下吧,今天也不是双休日,小女孩应该是上学的年龄,现在不应该在学校吗?怎么出现在地铁里?

        连欣拉了拉我的手,示意我不要多嘴,她往旁边努了努嘴,让我站开一点。

        我不明所以,跟着她往旁边站了站。

        连欣也不解释,毫无表情的盯着前方我也不好问,好在车子靠站,我俩看着大家都进了车厢,才跟着走了进去。

        我第一次坐地铁,哪哪都好奇,听着地铁带着呼啸声在黑洞洞的隧道里穿行。

        我又看到了那对母女,小女孩手里多了一个小盆,在妈妈的带领下,冲着我旁边的一个穿着很绅士的男人磕头,我一下子明白过来,原来是在乞讨。

        那个男人细声点问小女孩多大了,让她站起来说话,小女孩不说话,也不起来,只是用一双眼睛看着男人,男人耐心的说,我给你钱可以,不过你不能用这种乞求的方式,你这么小,要学会有尊严的做人,再说你现在还是上学的年龄,不应该用卑微换取财富,这不是你该做的事情。

        小女孩还是不说话,也无表情,任由中年男人说。

        中年男人有点生气,抬头看向女人:“你让她起来!我可以给她钱,但是靠下跪要钱我不能接受,你是怎么做家长的?你没有双手吗?你随便找个什么工作也能让她吃饱穿暖,到学校接受教育,做一个有尊严的人,你这样做毁了她一辈子知道吗?”

        女人有些温怒的看着男人,不说话也不动地方。

        中年男人看说不动女人,又低头劝小女孩:“孩子,你听叔叔说,你要钱我可以给你,你先起来好吗?”

        小女孩瞪着无神的眼睛看着男人,却没敢起身,或许在她的认知里,给了钱才可以起来,站起来就等于这次的乞讨没有成功,后面还站着面无表情的妈妈,没有要到钱意味着什么,只有她心里清楚。

        中年男人生气了,冲着女人说:“你让她在这跪着吧,我不可能给一个四肢健全却靠这种方式要钱的人!”

        说着他猛然站起身,也不顾跪在地上的小女孩,愤然离去。

        女人看到中年男人离开,她生气的把小女孩拉起来,女人拉扯的力气很大,小女孩一个没站稳,一屁股坐到地上,女人气的狠狠的踢了小女孩一脚,小女孩可能是被踢疼了,嘴巴一下子扭曲起来,但是她没有哭出声,强忍着紧闭着嘴,眼泪簌簌流下。

        我有点不忍,想上前帮一下小女孩,连欣使劲儿拽着我手,让我不要动。

        我不解的看看她,她向我摇摇头,拉我的手又用了点力。

        这时候车子停下来,连欣拉着我往外走,女人也拉起了小女孩,急匆匆的从我们身边走出去,坐到了外边的候车椅子上。

        候车椅是对排的,两边都能坐人,连欣碰了我一下,用眼神示意我看向刚才坐下来的女人,只见她的手从靠背伸到另一侧一个男生的双肩包里,快速的拿出一个皮夹,然后从领子开口一送,藏在了自己的怀里。

        她稍微等了一会儿,感觉到背后那个男生没有发现,若无其事的站起来,拉着小女孩往外走。

        整个过程,小女孩就在旁边,她也有意无意的看着女人的动作,不过她没有任何反应,好像这一切都很正常。

        我这次没管连欣紧拉着我的手,一个箭步冲过去,挡在了女人前面。

        女人看到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我,突然有一丝慌乱,但很快就镇静下来,想从侧面离开。

        我双手一伸,跟她说:“把你身上的东西拿出来!”

        女人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说:“你说什么胡话?我把什么东西拿出来?”

        “你自己做了什么不知道吗?别让我说第二遍,赶紧拿出来!”

        女人看我执意要她拿东西,突然跳起来抓我的脸,边抓边叫:“好你个臭流氓,大庭广众调戏妇女,我挠死你!”

        我一个闪身躲过她,谁知她一把抓住我的衣服,就地一坐,抱着我的腿就开始哭嚎。

        这时过来好多围观的男男女女,有几个不明真相的女孩跑过来指责我,说我下流,要报警什么的。

        我一时没了主张,被一个女人拉扯本来够被动的了,又有这么多不利于我的声音,我举着双手,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时连欣冲过来,先是嗔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猛的把手伸到女人怀里,掏出她藏起来的皮夹子,举在手上说:“是谁耍流氓?这个皮夹子是你的吗?”

        女人一看傻了眼,她起身拉起小女孩就要跑。

        刚才怪罪我的几个女生似乎明白了刚才发生的事,一下子围过来,阻止女人逃脱,可是女人太猛了,四五个女生都不是她的对手,竟然推倒了正面堵她的女孩,连拉带拽着小女孩,一下子冲出了围观的人群,瞬间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

        这时候丢皮夹子的男生走过来,跟我鞠了一个躬,有些腼腆的说:“谢谢你!”

        连欣把皮夹子递给他,说:“以后出门把贵重物品放好,万一里面有证件银行卡之类的,挂失补卡就很麻烦,千万不要这么大意了。”

        男生连连点头,又冲我们鞠了一躬,我摆摆手,让他不用这么客气,男生还想请我们吃东西,我连忙拒绝,拉着连欣往外走。

        这时候人们纷纷用敬佩的目光送我们离开,我倒是不在意这些,只要是不把我当流氓就就烧高香了。

        等我们走出地铁口,连欣拉到我一边说:“在上海这些事情很多,你管不过来的,再说,这些人很可能是团伙,她身边说不定有好几个人跟着。今天是我和你在一起,你想过没有,如果你出于义愤抓了她,她倒打一耙就认定你耍流氓,你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还有,你以为她带的孩子就一定是她的女儿吗?你看有那个亲妈是那样对待自己的骨肉的?这些人都是职业乞讨带偷盗,百分百是有组织的,你惹一个就惹了一个团伙,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你。”

        她这一说我恍然大悟,怪不得刚才在车厢里我觉得那个小女孩有点奇怪,还有那个女人,根本就不像一个母亲,乞讨偷盗行云流水,完全不是为生活所迫表现出来的举动。

        连欣说:“咱俩还是回去吧,地铁也别坐了,改公交车,以后有机会再逛外滩。”

        我知道她担心什么,怕有人盯上我们,看来这大城市还是有太多我不懂的东西,行侠仗义的那一套也要讲究策略,不能脑袋一热冲上去,到时候收不了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