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和表姐闺蜜在魔都打拼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 97.美女陪练

97.美女陪练

        我翻出了韩清那天给我的名片,把号码输到手机里,拨了出去。

        那边响了几声,挂了。

        等了一会儿,电话打回来,问:“刚才在开会,你是哪位?”

        我说:“韩总你好,我是陈晓旭。”

        他停顿了一下,好像在想谁是陈晓旭,马上说:“小陈啊,你好你好!打电话有事儿啊?”

        “韩总,是这样的,上次你给我说的事儿,我回去想了想,觉得那天我的态度不好,觉得挺对不住你的,想找个机会跟你见个面,当面给你赔个不是,有些话我们再聊聊,不知道韩总给不给我这个机会。”

        韩清:“哎呀,你说这话就见外了,再说你也没说什么啊,我挺欣赏你的性格的,直爽,仗义,现在这样的年轻人可不多。我们约个时间吧,明天上午怎么样?你要不愿意来公司,我们在楼下找个地方聊聊,说实话,你那天走了,我还怕没机会见面了呢,正好,我们见个面,中午我来安排,简单吃个饭,你看怎么样?”

        不管怎么说,韩清也是个人物,话让他说的滴水不漏。

        我跟他约好了时间,明天上午十点,我们在他公司楼下湘绣酒楼会面。

        我接着把电话打给了温虹:“温总,你那边按计划进行,明天上午我带人去皮鞋厂争取把单子签回来,然后我请几天假,暂时不回公司上班,你对外就说我在处理私事,我这边有进展再跟你汇报。”

        温虹:“好,你需要我这边怎么做跟我说,要不要先打一些钱给你?”

        我说:“暂时还不需要,这几天不要让任何人联系我。”

        温虹说了一声好的,挂了电话。

        接着手机又响起来,是刘梓萱打过来的。

        “陈总,我是小刘,我在酒吧门口了,您出来吧。”

        我一看时间,五点整。

        我喝了一口茶,赶紧下楼。

        门口听着一辆红色跑车,这车我认识,是孙墨涵那辆虎头奔。

        车旁边站着一个短发圆脸,穿着蓝色职业装的姑娘,不用问,肯定是刘梓萱。

        她看到我过来,跑过来给我打开副驾驶的门,说:“陈总吧,我是刘梓萱,您请!”

        这时候正好狗剩子从外边往里走,看到正准备弯腰上车的我,喊:“旭哥,旭哥!”

        我一看是他,跟他说:“你来的正好,跟三哥说一声,我去练车,等会儿钱小姐过来先给她安排一个房间,我八点左右回来。”

        狗剩子答应一声好来,拿着那种眼神看我。

        狗剩子:“我旭哥可以啊,练车都得美女陪练,我他妈怎么没这个命呢?”

        我骂道:“你他妈嘴里吐不出象牙,赶紧去跟三哥说,我一会儿回来。”

        说着坐到车里。

        刘梓萱:“我开着去练车的地方,到了您开,我坐旁边,孙总说了,这几天我专职给您当司机,等您熟练了,这个车交给您用。”

        我说:“我基本没摸过车,等我自己能开得到什么时候啊,总耽误你不好吧?”

        刘梓萱:“不着急,您先熟悉操作流程,然后我带你认路,开车不是什么难事,是一个熟练过程,还有就是过心理这一关,你看满大街都是车,会有压力,等把压力克服了,就没问题了。你看我一个女生都能驾驭的了它,你不是一样轻松拿捏?”

        我点点头,想想也是,车再难开,大家不都是呼呼跑吗,我又不缺胳膊少腿的,这点事儿难不住我。

        刘梓萱来得很稳,边走边给我讲路上的标识,我感觉到非常惭愧,怀揣着一个驾驶证,对驾驶却一窍不通。

        我老家有一个哥们,比我大几岁,他也是拿钱买的本,还是大货车的,拿了本就跟着老司机跑广州,结果跑了一趟回来,再也不敢摸车了。他说太吓人了,老板在路上不停的催,那个司机开起来像飞一样,一路遇到好几起车祸,每起车祸都轻则少胳膊断腿,重则一命呜呼,吓得他把驾驶证压在抽屉里,找了个工地搬砖去了。

        买个本容易,拿它换钱,那就得凭真本事,一个失误,说不定脑袋搬家。

        现在驾校不敢这么干了,法律法规也更加细化完善,想想我们那时候,真的是荒唐透顶,拿着自己和别人的生命开玩笑。

        车子开了半个多小时,到了练车的地方。

        刘梓萱把车停在场地上,从启动钥匙到挂档起步,加油门前行,耐心的教我,我熟悉了以后,我俩换过来,她坐在旁边让我开。

        我看是看明白了,真让我上手,手心里出了好多汗,打着火半天不敢挂档。

        刘梓萱让我别着急,踩刹车,挂档,然后慢慢松刹车,轻带油门。

        车子缓慢的往前滑行,她让我抬头,目视前方。

        她让我全身放松,方向盘轻轻握着就行,不要那么拿劲。

        我开出去一百多米,慢慢的找到了点感觉,稍微加了一点油门,车子一窜,把我吓了一跳,赶紧一脚刹车闷死,刘梓萱一个前冲,要不是安全带,差点撞到挡风玻璃上。

        刘梓萱:“不要紧,不要紧,已经开得很好了,你还没适应油门和刹车,多练习练习就好了。”

        我都这样了,她还在安慰我。

        我重新调整了一下呼吸,再次起步,往前滑行,这次好多了,我开出去二百多米,一直很平稳,

        刘梓萱说:“不错,保持,往前走,慢慢打方向,好的,右转,好,打正,好,很好,往前开。”

        我转了人生第一个弯,感觉还不错,照直开过去。

        几圈下来,我才深深体会到,学开车和真开车,是两码事。

        一个小时下来,刘梓萱一直在夸我,说我车感好,一下子就抓住了要领,天生就是开车的料。

        我没有被她夸晕,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过得承认,她的确是一个合格的师傅。

        一个小时,完全由我自己驾驶,至少能走一条直线。

        她说:“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八点我去接您。”

        我跟钱凤儿有约,看着时间也差不多,我下来,换刘梓萱往酒吧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