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二章、狼露獠牙

第一百五十二章、狼露獠牙

        1981年的春节,南易就在浅水湾度过。

        相比较文昌围的春节,在香塂,缺少了一点乡土的味道。

        可不管怎么说,有南若玢这颗开心果在身边,南易的春节还算是有滋有味。

        可过了春节,坏消息随着冼耀东又一起来了。

        “南易,这是上头最新发的条文,你看一下。”冼耀东一进浅水湾的别墅,马上就掏出一份文件给南易。

        南易浏览了一遍条文,很快就抓住了里面的核心内容。

        条文里指定了社队产业方向和产品方向,“主要为农业生产服务”;另外还有一句很关键的“不与先进的大工业企业争原料和动力”,这一句就限定了社队企业的成长半径。

        理解起来很简单,就是给文昌围这种集体所有制企业规定了发展方向,虽然有“主要”两个字,文昌围服装厂不需要关门歇业,可再次明确了原料和电力的问题,这就算是捅到要害了。

        “冼叔,文昌围最近的停电次数是不是增加了?”

        “何止是增加了啊,现在白天隔三差五没电,晚上也要到七点以后才来电。咱们服装厂现在已经上了二十几台缝纫机了,没办法,老是停电。”

        “嗯,上次我想的还太乐观了一点。我估计接着我们拿布料会更加的困难,而且,供销社也可能不会再接我们的衣服卖了。”

        “那怎么办,那不是逼着我们的服装厂倒闭么。”

        “别急,事情倒没有坏到这个地步,年前我也跟你说了,我们要走出去。既然在国内不行了,那就从外面想办法。

        放心吧,这也不算什么大事,难关总会度过的。

        不过年前我说的方案要稍微改一改,暂时不用自讨没趣给供销社供货了。厂里的布料先囤着,趁着现在风声还不紧,多跑跑纺织厂,多拉点布料回来。”

        “这个可以,可布料拉回来,会占用我们的资金啊。”

        “尽量谈吧,能拖就拖一拖,不能拖就付现。现在账上有多少资金?”

        “分红以后还剩下三百多万吧。”

        “别多,给我个具体数字。”

        “三百……三百七十五万四千,这后面的数字我真不记得了。”冼耀东回想了一下说道。

        “下次要记住,不要再给我这么笼统的数字,财务问题必须要清晰,一分一厘都要搞清楚。”

        “行行行,知道了,下次我肯定记清楚。”

        “为民在村里吗?”

        “不在了,二十九回的家,初三就出去了,说是你让他搞什么市场调查,时间很紧,他得抓紧时间。”

        “对,我是让他在搞调查。”

        冼为民对自己交代的事情这么认真,南易非常欣慰。

        “有新路子?”

        “是有新路子,可这条路并不好走,几年看不到利润是很正常的。这个生意不适合文昌围做,一年不出钱,村民还撑得住,这三两年只见往里头砸钱,不见往外面出利,他们能把村委会拆咯。”

        “行了,看你说的这么含含糊糊,就是不想说呗,好吧,我也不问。不过,不带上村里干,你要带上我啊,我那些钱在那干躺着呢。”

        “行啊,不带别人,也得带着冼叔你啊。不过,你得做好心理准备啊,五年都不一定能见到回头钱。”

        “嘿嘿,南易你的本事我还不知道啊,冼叔相信你。”

        “那你等我信吧,开干前,几个合伙人会先碰一碰,到时候你也出面。”

        “成。”

        “冼叔,言归正传,食品厂的情况现在怎么样?”

        “食品厂,你也一直没发话,我们就琢磨着自己干起来了,山楂片、果丹皮都已经做出来了,你还别说,还挺畅销,不但供销社要,一些小摊小贩也会过来进货。

        就是这利润薄了点,过去三个月,我们往外面销了二十几吨,到最后一算账,一吨也就能挣到千把块钱,总共就赚了两万多块,这机器钱还没回来呢。”

        “没事,做食品本来就是薄利多销,现在量还没起来,等量再起来点,一年的利润也不会低。而且,不仅仅能做山楂,还有其他很多产品可以做。

        不要看现在食品厂利润不行就不重视,我跟你说,相比较服装厂,我更看好食品厂。

        食品厂,在我的规划里,将来会成为文昌围的支柱产业。”

        “支柱?”

        “对,支柱,你一定要引起足够的重视。”

        “好,我知道了。”

        南易既然说重要,那就是重要,冼耀东会引起足够的重视。

        挤牙膏一样,南易给冼耀东交代了一点食品厂的发展规划,冼耀东在香塂呆了一天又回去了。

        冼耀东走后不久,冼海兰来了,左璨、范红豆也来了。

        “干爹。”

        “哎,红豆,可想死干爹了。”

        南易把范红豆撩了起来,熊抱抱、举高高、脸亲亲。

        和范红豆亲香了一会,南易就让她自己去一边玩,他自己和左璨两人去了他的书房。

        “老兵,我在南宅的院子里做了机关……你每过几天就过去检查一下,还有,我在深甽墟有四套房子,一个月你过去一趟收拾一下,这房子长时间没人住坏的就快。”

        “好,我的主要工作?”

        “关注深甽的发展,当一张深甽的活地图,哪里新盖了房子,哪里又开了什么厂,你要做到心中有数。

        等我问你的时候,你要能准确回答出我的问题。这件事很重要,涉及到我之后的一些布局和计划。

        这件事,一个人做起来会有点困难,你可以找几个退役的老战友帮忙。

        工资不算,每个月我会给你两千块的经费。”

        “明白。”

        左璨也没有在香塂多呆,南易带着范红豆和他一起在香塂转了一圈,用宝丽来拍立得拍了一些范红豆的照片,左璨带着照片也就回去了。

        ……

        之后的几天,南易又处理了冼海兰和范红豆上学的问题,就把强尼和黛温叫到了自己的书房。

        “强尼、黛温,你们为我工作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在这里工作还开心吗?”

        “很好。”

        “不坏。”

        “既然开心,那我就直接问了,你们有没有想法成为我的人,自己人。”

        “boss,你的意思让我们脱离eo?”黛温问道。

        “对,如果你们同意,可以和eo协商一下,我可以出一笔钱买断你们的关系。”

        强尼说道:“不需要给钱,eo并不会限制我们的自由,我们想走,也不会拦着。”

        “那正好,既然能少一笔花销,那这笔钱就你们两个还有瑞贝卡分掉,算是我给你们的安家费。所以,你们的答案呢?”

        强尼:“我没问题。”

        “我也同意。”

        “很好,那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你们不离,我便不弃。”

        把强尼和黛温争取过来,又和远在京城的瑞贝卡进行联络,三人都加入了南易的麾下,成了南易的自己人。

        时间进入三月中的时候,方梦音注册了一家安保公司,并走了一下包家的关系,给每个保镖都申请了一张持枪证,让他们在香塂能合法持枪。

        保镖有枪了,南易的安全感上升了不少,胆子也肥了一点。

        “禄甫,说说美汉企业的情况。”

        “南少,现在佳宁已经拥有美汉企业66.7%的股份,看这个样子,佳宁是冲着绝对控股权去的。”

        “这你就不用说了,眼睛不瞎都能看出来佳宁是打算用美汉企业借壳上市,要是不知道这个,你觉得我当初为什么要收购美汉企业的股票?”

        “不得不说,南少你当初收购美汉企业的股票,这眼光实在是太好了,那时候陈松靑还没有动作呢,就被你给识破了。”

        “得了,马屁就别拍了,股价。”

        “6块4。”

        “扫货吧,目标1000万股。”

        “啊?”年禄甫惊叫道:“南少,陈松靑都已经控盘了,这时候想收购1000万股谈何容易。”

        “尽量吧,底线是500万股。”

        年禄甫松了口气,“500万还是能够完成的,不过,我估计成本会升到6块7附近。”

        “可以,能接受。”

        年禄甫开始扫货,南易就在玻璃边上站着,看着外面的交易大厅。

        这时候,股价和买卖还是用粉笔写在黑板上,下单也是通过电话联系在大厅里的红马甲,想要查谁在操作哪支股票一点都没难度。

        甚至,买和卖的双方就坐在两隔壁,卖货的指着买货的鼻子,“8848,100万股,8块8,买不买?”

        买货的一拍桌子,也指着卖货的鼻子,“好,8块8,我吃了。”

        然后一个红马甲就跑到黑板边,把上面的100和8.8的粉笔字一划,代表这笔交易成立。

        年禄甫的动作一起,很快,陈松靑那边就会顺藤摸瓜的查过来,很快就会知道上次坑了自己一笔的“老娘们”又杀回来了。

        陈松靑估计会气得吐血,妈的,刚坑了自己一笔,现在又要坐顺风船?

        找人收拾她!

        南易估计要不了多久,浅水湾的别墅就该有矮骡子过去光顾了。

        呵呵,光顾就光顾吧,南易本来就是一只凶狠的恶狼,当初没把美汉企业的股票继续持有,就是因为当初自己鞭长莫及,加上实力微薄,根本接不住陈松靑的反扑。

        而不是因为他不够贪婪、胆小怕事。

        有多大的胃,吃多大碗的饭,现在他的胃变大了,胃口自然也跟着变大。陈松靑这块肥肉,南易还要再咬上一口。

        这一口,会比上次张的更大、咬的更深。

        等到股市休市,年禄甫一共才扫回来没多少货,南易对他说了一声再接再厉后,就离开了港交所。

        “奶奶,我马上就要开展工艺品的生意,现在手头没人,您回去帮我主持一下大局。”

        回到别墅,南易就找到在二楼阳台的方梦音。

        “你现在还需要我帮忙?”方梦音放下手里的报纸,盯着南易的眼睛说道:“说吧,是不是又有什么大动作?”

        南易嬉皮笑脸的说道:“还真瞒不住奶奶您,我很快又会和陈松靑对上。”

        “我就知道,我的大孙子,你有心了。”

        上次操作美汉企业,方梦音也看出来,持有更长的时间能得到更多的利益,可南易却中途退出;这次他卷土从来,还让自己回内地,这明显是在担心自己的安危啊。

        “我听你的,回去呆一段时间,可是你自己的安全呢?”

        “奶奶,您尽管放心,我这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惜命的很,我才不会置自己于险地。”

        “好吧,我明天就去深甽。”

        “不是,工艺品公司会放在羊城,您先在那边好好玩一阵,顶多一个月时间,工艺品公司的负责人就会到位。”

        “也好,在羊城,我原来还有几个熟人,几十年过去,不知道她们是不是还健在。”

        “奶奶,你这朋友遍天下啊。”

        “都是以前的同学。”

        回忆爬到了方梦音的脸上,她沉浸其中。

        南易悄悄的离开,让她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