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可爱过敏症在线阅读 - 第6章 大佬第二

第6章 大佬第二

        周二早读内容是英语。

        程曦到的时候乔乔正对照着课本后面的单词表的汉语默写英语。

        看到一个释义,她几乎不用想就能十分流畅地写出英语。

        程曦趴在桌子上看了一会儿,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我睡一会儿,老师来了叫我。”

        其实不用叫也行,她在课堂上睡觉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但是新学期嘛,还是要装几天样子的。

        乔乔刚好写完最后一个单词,放下笔提醒她:“李老师说今天课上要听写第一单元单词,你都背过了吗?”

        “没有。”程曦瞥了一眼单词表,顿时觉得头疼不已,“根本背不过,就算勉强背过,一转头立马忘。”

        在这种文科性质的科目上,程曦觉得自己就是个鱼脑,记忆有效期只有七秒。高一的时候她为之努力过,不过当她发现即使背不过单词和课文,她的英语阅读理解和完形填空的正确率依旧不低后,就彻底放弃了挣扎,心安理得地做起了单词咸鱼。

        “晚上睡觉前把单词背两遍,早上再背会快很多。”

        乔乔把自己觉得最好的背书方法告诉程曦:“睡前半小时人的记忆力会达到一个峰值,这个是有科学依据的,你可以试一试。”

        程曦看着乔乔拧着细细的眉头一本正经地传授方法的样子,觉得她真是可爱极了,心里手痒到想捏脸,嘴上却是满口答应:“好。”

        看她听了进去,乔乔点头,对照着书改正默写的单词,把记忆模糊的单词记录在便签本上,方便以后重复记忆。

        上午前两节是语文课。

        这种语文大课,一周只有一节,按照惯例,单周上作文课,双周则留给同学们做课外阅读。

        乔乔的作文在课上没有写完,课间操结束,她拒绝了程曦和许悠悠一起去学校商店买零食的提议,独自回教室,想把剩下的一两百字写完。

        离操场比较近的楼梯斜对着一班的后门,陆迟靠在门框上,校服裤包裹下的长腿交叠,有一下没一下地抛着手里的矿泉水,姿态闲散疏懒。

        没有丝毫联系的场景,乔乔却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昨天下午陆迟从工地上走出来的样子。

        漫不经心的狠戾。

        她脚下微顿,正想着多走两步从前门进去,就见陆迟收起了腿坐回座位。

        椅子腿和地面摩擦发出“吱啦”的刺耳声响。

        陆迟靠着墙坐,把腿搭在另一张椅子上,半抬着眼睛看着乔乔经过他走到座位上,拿了水杯,又从他跟前路过,去教室后面饮水机接水。

        她骨架太小,宽大的校服罩在身上远没有昨天那件连衣裙合身,没腿没腰的,像穿了别人的衣服。

        不过气质上,很合适。

        刚过十点,太阳从教室那侧的窗户照进来,照在弯下腰接水的少女身上。

        白色的校服上衣轻透,光线从另一侧打过来,照出少女纤瘦玲珑的曲线。

        “艹!”陆迟撇过头踹了一脚椅子。

        乔乔朝发出动静的方向看了一眼。

        陆迟站起来,一把抓起桌上半满的矿泉水瓶,语气烦躁:“接完了没?”

        乔乔瞥了一眼手里的杯子,500ml的杯子勉强接了三分之二,“完了。”

        说着她往里避了避,给陆迟让开地方。

        这个角落里放置了一台饮水机和一个书柜,余下的位置不算宽敞,即便乔乔尽力避让,陆迟仍是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洗衣液夹着一丝花露水的味道。

        随手压下一个出水口。

        下一秒,陆迟低骂着就扔了手里的矿泉水瓶。

        被烧开的热水烫到变形的塑料瓶“砰”的一声砸在地上,水花四溅。

        “我去!”姜南扔掉手里的牌,从座位上窜起来,用你是不是有病的眼神看着陆迟,“阿迟你拿矿泉水瓶接热水?”

        顿了顿,他又说:“不是,大夏天的,你接什么热水?”

        陆迟站直身子扭头看了他一眼,“老子乐意,不行?”

        行行行,当然行!

        姜南耸了耸肩,坐了回去。

        短短几秒钟在陆迟脑海里一遍遍回放,从没这么智障过的年纪大佬整个人都有些僵硬。

        这都什么操作。

        智熄。

        神他妈的智熄。

        “阿迟。”赵星宇扔了个三带一,抬了抬下巴示意陆迟看一旁的乔乔,“新同学的鞋湿了。”

        陆迟从僵硬中回神,看向身侧乔乔的脚下。

        白色的帆布鞋鞋面上清晰可见一大片洇湿,墨蓝色的校服裤盖在鞋面上的部分也能看出来湿掉的痕迹。

        艹!

        陆迟闭了闭眼,“……”

        我艹,这怎么说?

        对不起?

        ——真几把矫情。

        我给你擦擦?

        ——有病吧!

        再买一双?

        ——好像还行……

        行妈/逼行!

        年纪大佬心里百转千回,乔乔一概不知。

        陆迟一直盯着她的鞋看,她有些不自在地动了动脚,对他说:“没关系,天气热,很快就干了……”

        说完绕过陆迟回了自己座位。

        陆迟把地上的矿泉水瓶扔进垃圾桶,随手拿过门后的拖布胡乱墩了几下地。

        这一局牌姜南赢了,他把手里最后一张牌扔出去,转过身趴在椅背上贱兮兮地问陆迟:“阿迟,新同学对你做了什么,让你这么魂不守舍的?”

        陆迟瞥了他一眼,把手里的拖布杆扔过去,“把地上的水拖干净。”

        赵星宇一边洗牌一边嗤笑被迫当苦力的姜南:“南,看破不说破,懂?”

        姜南:“……”

        下午最后一节是体育课,男女分开上课。

        男生大多去篮球场上打篮球,少数去打乒乓球;女生这边,因为天气闷热,体育老师带着女生们绕着操场跑了两圈,就让大家自由活动,只要下课前集合点名就行。

        许悠悠和班里几个女生去买冰糕,乔乔和程曦结伴回了教学楼。

        身上汗渍渍的难受。

        乔乔在外面洗脸,听见程曦叫她:“带那个了吗?”

        作为女生,乔乔秒懂程曦说的是什么,“带了,在书包里,你等一下,我去拿。”

        乔乔胡乱用纸巾擦掉脸上的水,快步回了教室。

        教室最后面一群男生围在一起打牌,乔乔看了他们一眼,见没人注意自己,飞快走到座位上,正准备从书包里拿出备用的卫生巾,视线里却出现了一双鞋。

        某品牌限量版的球鞋。

        昨天姜南对着陆迟脚上的鞋咋咋呼呼的时候乔乔正巧从他们身边经过。

        乔乔抬头,不出所料地看到陆迟站在桌边,她收回手,坐直身体,“陆……迟同学,你有什么事吗?”

        陆迟扫了一眼她半敞的书包,没说话。

        “没事的话陆迟同学请你让开,你挡到我了。”程曦还等着她,乔乔心里着急,不想跟他在这里玩你猜我猜的游戏。

        陆迟双手插兜,低头看着她拧着细细的两道眉着急。

        实在没什么威慑力。

        陆迟挑眉:“请问乔乔同学,我怎么挡到你了?”

        “……”乔乔垂眸把桌上的笔收进笔袋里,“你站在这里,挡到我的光了。”

        啧。

        招人嫌了。

        陆迟伸手敲了敲乔乔的桌子,“我的糖呢?”

        他一个男生怎么这么喜欢吃糖?还是草莓牛奶口味的。

        小时候他也没这么喜欢吃糖呀。

        乔乔觉得不可思议,不由多看了陆迟两眼,“我忘了带。”

        昨天顺手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早上出门太匆忙忘了。

        “你还有事吗?”

        “没了。”陆迟把手从兜里拿出来,不紧不慢地走到最后一排去给喊了他好几遍的姜南救场。

        乔乔松了口气,借着桌椅的遮掩把书包里的卫生巾装进校服裤兜里,起身飞快离开教室。

        姜南站在陆迟身后,松松地趴在椅背上,看着乔乔出了教室,“阿迟,新同学这是怎么了?火急火燎的。”

        陆迟打出一个春天1,向后靠在椅背上,斜眼看他:“跟你有关系?”

        姜南:“……”

        这丫的新同学什么来头,怎么她一来迟哥就跟吃错药一样。

        惹不起惹不起。

        作者有话要说:备注1:打出春天指斗地主中对手还没出牌,己方已经出完了手上所有牌。

        -----------

        看破不说破,是一种美德~

        过年太可怕了,走不完的亲戚,带不完的孩子_(:з」∠)_

        姑姑家四个小孩叽,在我家不肯走,还要我回他们家陪玩……

        无法拒绝。

        害p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