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可爱过敏症在线阅读 - 第29章 可爱第三

第29章 可爱第三

        男子5000米预决赛在运动会第二天下午。

        当天夜里淅淅沥沥飘了点小雨,跑道湿滑,早上的几个项目稍稍往后挪了挪,轮到男子5000米预决赛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

        看台上的观众并没有少,反而有不少偷溜去玩的女生特地卡着点跑回来。

        ——看陆迟。

        程曦和姜南他们蹲在看台后面打牌。

        她的项目因为时间关系挪到了第三天早上,这会儿盘腿坐在地上靠着背后的墙,微抬着下巴眯着眼睛看远处天边旖旎铺开的绯红晚霞,秋风微凉,拂过她的发梢,带了几分醺然。

        姜南瞄了瞄自己手里的牌,和胡阳这个难兄难弟对视一眼,互相仿佛都能看到对方脑袋旁边跪地嘤嘤嘤的小人,“曦姐你就不能让我们赢一把?”

        再打下去到年前都得帮程曦和乔乔做值日了。

        “想什么呢?”程曦把手里最后几张牌甩出去,懒洋洋伸了个懒腰,“姜南,不是我说你,你还能不能当个男人了?”

        操场上开始循环播放通知。

        “请各班参加男子5000米预决赛的运动员到检录处检录……”

        “不玩了不玩了!迟哥要开始比赛了,我得去给迟哥加油。”姜南果断选择不当男人,把手里的牌胡乱往牌堆里一扔,跳起来拉着胡阳就跑,头也不敢回地喊了一句:“这把没打完不算啊!”

        程曦翻了个白眼,慢吞吞地把地上散了一堆的牌收进盒子里,随手扔进包里,看了眼手机,转头叫乔乔:“吃饭去?”

        乔乔收起手里的书,往下面场地上看了一眼,略带踟蹰,“可是我答应陆迟要给他加油……”

        她觉得自己肯定喊不出来。

        太不好意思了……

        昨天真的是热血上头才会答应他。

        程曦瞄了一眼看台下面,把书包甩上肩膀,拉着乔乔往看台最左侧的台阶跟前走,“你就是太老实才会被他欺负。”

        脸皮薄又老实,遇上一个每天把脸扔脚底下踩脸皮厚到没边的人可不是得被吃的死死的?

        程曦下台阶的速度很快,半转着头一边看脚下一边跟乔乔说话,声音断断续续有点听不清,但大概的意思是能懂的。

        “还跟陆迟住对门儿,兔子门口住着一狼,不是等着被吃?”

        临下看台的拐角处,程曦回头拉住乔乔的手,问:“你怎么就跟陆迟住对门了?我记得星河佳苑一层就两户吧?”

        乔乔“嗯”了一声,是回答她第二个问题,然后才说:“我小时候住在安城,一年级的时候搬到星河佳苑住,就是现在住的房子……”

        事实上她回来之前也想过小时候保护她、教她玩游戏、陪她一起写作业的那个人是不是还住在那里?但又觉得不太可能。

        那时候陆叔叔的生意就已经做到很大,只是因为陆阿姨舍不得那里才一直没有搬走。

        可是陆阿姨在他们搬走第二年就病逝了……

        那之后不久陆迟来找过她。

        他那时候才12岁,不知道怎么瞒过陆叔叔买了车票坐了两天的火车去了晏城找到她的学校。

        那天她中午放学,刚走出校门就看到有人坐在马路对面的花坛上,低着头看不清楚脸。

        当时鬼使神差,她走了过去,这才发现那个人是陆迟。

        他抬头看着她,一双眼睛黑沉沉的。

        那是她从小到大第一次那么大胆地逃课,整整一下午陪着他在市区里漫无目的地晃。

        她不太会安慰人,只能用这样的笨办法。

        也不知道对那时候的他来说她那一下午的陪伴到底有没有一点点的安慰作用。

        想起当年坐在那里抬着头看她的男孩,乔乔脚下一滞,回头看了一眼检录处。

        男子5000米的检录点就在一班所在的看台下面,陆迟就排在队伍最末端,双手插兜晃晃悠悠地跟着队伍往前走。

        边上围着几个女生,她们不敢上前,就远远围成个半圆,一边看陆迟一边小声议论,面色潮红肉眼可见的激动。

        明明背对着她,陆迟却好像知道她在看他一样,转了过来。

        隔着一段距离和成堆的人,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朝她勾了勾手,示意她过去。

        乔乔看了一眼围在他身边的那些女生,捏了捏手里的书。

        书脊硬的硌手。

        她没动。

        陆迟好像早就料到她不会乖乖听话,歪头笑了一下,很无奈的样子,回身跟一班另一个参加5000米的男生说了句什么,提步朝这边走过来。

        “不是说好给我加油?”陆迟走到她面前,敲了敲她手里的硬皮书壳。

        乔乔抿了抿嘴,“已经有很多人了……”

        陆迟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说的‘很多人’是哪些人。

        他看着身前的人,低着头,留给他一个发顶,发丝看起来就很软,跟她的人一样,乖乖顺顺。

        其实脾气挺倔,想法还挺多。

        陆迟偏了下头,舔了舔后槽牙,忍不住笑了一声。

        “乔乔同学。”

        乔乔抬头,正好对上陆迟的眼睛,又黑又亮,专注的吓人。

        “你在吃醋。”

        他说着又忍不住笑了声,补充道:“吃我的醋。”

        少年穿着校服外套,样貌帅气透着点痞气,志得意满意气风发的样子格外的吸引人。

        乔乔闻言慌乱地低下头,脸上映着天边的霞光,睫毛的影子投在眼睑上。

        风微微吹着,她的马尾轻轻晃动。

        “男子5000米预决赛即将开始,请滞留场地上的同学们回到看台上……”

        广播的声音响起。

        在乔乔摇头否认前,陆迟突然抬手脱掉校服外套,盖在了她头上。

        他隔着校服外套捏了捏她的脸,声音低沉中透着愉悦,光明正大地威胁她:“你得给我加油,知道吗?不然咱们班就得少一个冠军……”

        也不知道他哪来的信心。

        乔乔把他的衣服从头上拿下来,一边整理被弄乱的头发一边气鼓鼓地瞪他,“陆迟!”

        她看着他得意离去的背影,真想把手里拿着的校服外套扔掉!

        陆迟回头看她气鼓鼓的样子,“啧”了一声。

        被她这样看着,他能跑十个五千米。

        作者有话要说:迟哥,x尽人亡了解一下:)

        -------------

        说实话重庆的火锅我是不觉得辣的,但我的胃可能不这样觉得(。

        都是我的胃阻碍了我吃遍重庆的脚步!

        胃不好但就是喜欢辣椒配冰水的作者抱着热水壶大声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