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可爱过敏症在线阅读 - 第47章 懂了第二

第47章 懂了第二

        半夜陆迟起来喝水,远处鳞次大厦绰约的灯光从落地窗映入客厅,一个人影站在阳台上,背对着客厅。

        陆迟习惯了一个人独居,这会儿半梦半醒间冷不丁在屋子里看到别的人影,吓了一跳。

        动静有点大,陆世文从渐渐飘远的思绪里抽离出来,倚着栏杆转过身,见陆迟站在厨房门口,挑了下眉,“喝水?”

        房里的空气加湿器不知道什么时候用光了水,自己关闭。

        陆迟是被渴醒的,嗓子干得发哑,他“嗯”了一声,也不知道陆世文有没有听见。

        进厨房倒了杯水,三两下喝了个精光,嗓子总算舒服许多。

        出来的时候陆世文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手里夹着根烟,火星明灭,不知道在想什么。

        陆迟余光瞥了他一眼,拉上厨房门准备回房。

        “阿迟。”

        陆世文叫住了他。

        他大概站在阳台上抽了很多支烟,音色沙哑中带着疲惫。

        陆迟回头看着他,皱了下眉。

        “……带回来的饭菜你没吃。”

        其实原本想说的不是这个,但对上陆迟隐约透着不耐的眼神,商场上素来无往不利的陆世文话到嘴边打了个绊,说了句干巴巴的话。

        “不合胃口?”他问。

        “……”

        父子俩很久没有心平气和地聊过这种琐碎的小事,明明该是带着生活气息的温暖对话,这会儿却让两个人都感觉到了尴尬。

        陆迟沉默了下,否认:“不是。”

        顿了下,又说:“不饿。”

        后面那句像是在解释什么。

        陆迟突然有点烦躁,“有事?”

        陆世文愣了下连着“哦”了两声,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高兴起来,灭掉手里的烟,连声道:“没事没事,你回去睡吧,快睡吧,明天还要上课。”

        陆迟就又看了他一眼,转身回房睡觉。

        却是辗转许久才重新睡着。

        隔天课间操,临时通知教导主任要查各班出操纪律,乔乔回教室拿校服。

        一班教室前后门都虚掩着,一群男生围成一圈在打牌。

        乔乔甫一推开门,一阵冷风灌进教室,背对着门口的一名男生登时被冷风卷了个通体透凉。

        这会儿刚好轮到男生出牌,他缩了下脖子,一边盯着牌面一边带着点火气地念:“我艹冷死老子了!谁啊?!他妈的不会从前门进?”

        他话刚说完,旁边跟他比较熟的另一个男生肘了他一下,小声提醒:“算了,又不是大事儿……该你出牌了……”

        “刚就应该把后门插住……”男生扔了两张牌下去,转头瞪了乔乔一眼,嘴里还在叨。

        这男生平时不是陆迟姜南那一圈的人,今天临时被姜南一哥们儿叫过来打牌。

        之前姜南那哥们儿就说过这男的事儿逼,没想到傻逼到乔乔跟前去了。

        姜南瞥了一眼一群人里侧本来在趴着睡觉,这会儿已经被吵醒的陆迟,低声骂了句傻逼。

        果然,他这边傻逼还没骂完,那边陆迟已经慢吞吞地站了起来。

        与他透着懒散的动作形成对比的是脸上一闪而过的戾气。

        姜南拉着左右两旁的人默默往后退了一步让开地方。

        下一秒,那男生已经被陆迟一脚踹倒,连带着身旁的桌椅一起向后滑了一段距离。

        “不会说话就别说,知道么?”

        “……迟哥?”有几个男生不明所以。

        陆迟没搭理他们,视线绕过人群落在乔乔身上。

        睡了大半节课,有几根头发被压得乱糟糟的,他胡乱拨了两下,对着乔乔开口:“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刚睡醒的缘故,他的声音沙哑带着点鼻音,意外的好听。

        乔乔看了眼捂着腰从地上爬起来的男生,慢慢走到陆迟面前。

        她今天穿了件亮黄色的小棉服,衬得她又小又白,软乎乎的像个夹心棉花糖,让人想咬一口。

        陆迟压下这点念头,目光落在乔乔紧紧抿起的嘴唇上,以为她是不高兴自己单方面“欺负”人,勾了勾她袖里露出的几根白生生的手指,解释的时候还不忘顾着面子压低嗓音:“这不是他先骂你,我才动手的么……也没怎么着,就踢了一脚,也不重,我控制着力道呢……”

        说着又偏离了话题,“手怎么这么凉?跟冰棍儿一样,快,男朋友给暖暖……”

        刚才那男生已经被朋友搀着走了,姜南他们也重新凑了一摊,一群人心不在焉地一边听着陆迟和乔乔这边的动静,一边假兮兮地打牌,对三压对二都出来了。

        乔乔被冻得泛白的脸上透出点红晕,抽.出被陆迟捂在手心的手指,蜷进衣袖,小声却不失关心地问:“你是不是感冒了?”

        听他说话感觉他鼻子囔囔的,带着不算重的鼻音。

        陆迟没想到她是在意这个,一瞬间心里那叫一个春暖花开,靠在身后的课桌上,把人往怀里拽了拽,拉着人的手往自己额头上探,“好像还有点发烧,头挺晕的……”

        乔乔本就担心他,顺势踮了脚尖,伸长胳膊探了探他的额头。

        陆迟微微低下头让她不那么吃力。

        身形高大肩宽腿长的男生坐在课桌上,包裹在黑色长裤里的修长双腿松松垮垮地弯曲着,微低着头配合身前娇小的女生,冬日温暖的阳光给他镀上一层毛绒绒的金边,周身透着一股漫不经心的温柔。

        姜南扔了手里一对王,结束了稀里糊涂胡求出牌的一局,一转头就看到了这个场景。

        他颇为牙酸地“嘶”了一声,旋即又笑了下。

        这才几个月,迟哥的画风就从腥风血雨的古惑仔变成了校园偶像剧了。

        真是……

        爱情使人变态啊~

        ·

        陆迟确实在发低烧。

        他前两天还跟乔乔嘚瑟自己的身体素质,今天就惨遭打脸。

        之前乔乔生病陆迟给买的那一大包药还有大半,一直在教室里放着,这会儿总算派上了用场。

        乔乔拿了包感冒冲剂,准备冲给陆迟喝,却被拦住。

        陆迟一手揽着她的腰把人往怀里按,另一手趁机夺了乔乔手里的冲剂,随手往姜南他们的牌堆里一扔,同时埋头飞快蹭了下乔乔暖融融的颈窝,这才松开人,“这种程度还用不着喝药,我就是昨晚上没睡好这才抵抗力差了点,今晚上好好睡一晚就没事了。”

        “乖啊,真不用喝药,你得相信你男朋友的身体素质不是?”

        乔乔目光从被陆迟扔到牌堆里的感冒冲剂上收回,浅浅皱了下眉,反问他:“没睡好?”

        “昂……”

        陆迟挑了下眉,故意逗乔乔:“说起来这事儿还是你的责任。”

        她的责任?

        乔乔不明白。

        陆迟煞有其事道:“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做了一晚上梦……”

        “我靠……”

        姜南竖着耳朵听了半天就听到了这一句,一口水呛到嗓子里,一边咳一边感叹。

        迟哥还真是——

        要多不要脸就有多不要脸啊……

        他总算知道了为什么自己能单身这么多年了。

        乔乔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愣了一瞬才在姜南夸张的咳咳声中明白陆迟话里的深层含义。

        “你……”一时间她只觉得手足无措,支支吾吾好半晌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脸倒是先红透了。

        不管陆迟梦到她是“好”的内容,还是“不好”的内容,都足以让她害羞到脚趾蜷起。

        陆迟最见不得她脸红,莹白的脸颊透着淡淡的嫣粉,眼睛水润润的,看人的时候像带着钩子,叫他心里痒个不停。

        他沙哑着声音低低笑了一身,凑到乔乔耳边明知故问:“想什么呢?”

        “是不是想不正经的东西呢?嗯?”

        “没有……”

        要论倒打一耙贼喊捉贼这勾当,乔乔哪里是陆迟的陆迟的对手,被问了几句就慌得手都不知道要往哪儿摆,低着头只顾着躲陆迟在她耳边的气息。

        她低着头,从陆迟的角度恰好看到她露出的一小片脖颈,因为害羞而泛起了一层浅浅的粉,粉嫩诱人。

        知道再逗下去怕是人都要缩起来了,陆迟即使收手,收放自如,“行了,不逗你了,我就是单纯失眠睡不着,什么也没想,真的。”

        他这么说倒更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乔乔没忍住瞪了他一眼,没再搭理他,听到课间操预备铃想起,匆匆忙忙拿了校服外套跑出教室。

        临出教学楼,她脚下一顿,从小棉服的口袋里拿出手机,低头在屏幕上点了一会儿,之后她抿了抿嘴,把手机放回口袋,小跑着出了教学楼。

        ·

        乔乔走后,陆迟把羽绒服的帽子重新扣上脑袋,趴在桌上正要继续睡,扔在桌上的手机连续震了几下。

        陆迟不无烦躁地拿起手机划开,看了眼屏幕,舔了舔后槽牙,没忍住笑了。

        只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微信对话页面上——

        乔乔:分享链接|学习压力大怎么办?六种方法有效缓解。

        乔乔:分享链接|教你正确面对学习压力。

        乔乔:分享链接|压力大睡不着怎么办?不要慌,只要做对了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