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可爱过敏症在线阅读 - 第49章 礼物第二

第49章 礼物第二

        元旦过后下了一场雪,不大,细细的像是盐粒子,不过一夜的功夫道路上的雪便消了个干净,如果不是屋后树梢阳光晒不到的地方还留着轻薄的白,恐怕要让人以为压根儿没有过这一场雪。

        日子就像屋檐上慢慢化掉的积雪,不知不觉在消逝。

        对于学生来说,时间流逝的证据就是一个个转瞬即逝的假期和越来越近的考试。

        今年的年过得早,期末考试的时间自然也就靠前,于是有人发现,还没做好复习的准备,怎么考试就已经近在眼前?

        星期二,乔乔照例去唐老师办公室补习语文。

        唐老师执教多年,手底下教出去的学子成百上千,自然不是第一次遇到像乔乔这种情况的学生,因此做起补习来自有一套。乔乔在唐老师这里补习了近两个月,旁的不说,阅读理解方面真正是进步了许多。

        今天唐老师多说了一会儿,两个小时的补习硬是又延长了半个多小时。乔乔从语文教研组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幕黑沉,满天寒星。

        唐老师把乔乔送出办公室,毫不意外地看到陆迟在走廊不远处靠墙站着。

        背上是他的黑色书包,右臂上还挂着一个粉白色的双肩包,书包拉链上坠着个毛绒绒的小玩偶,风格和陆迟格格不入。

        见到乔乔出来,陆迟反手把手里的卷子和笔塞进书包,臂上属于乔乔的书包下滑至掌心拎着,脚下朝两人的方向动了一步。

        临近考试,各科老师在完成课程进度之余发了不少卷子下来,半小时前陆迟准时从教室里出来,乔乔的补习还没结束,等人的间隙里陆迟就随手抽了张卷子做,这会儿已经做了个七七八八。

        唐老师本就开明,陆迟近来成绩又在不断地稳步提升,乔乔的成绩又是一如既往的优秀,对两个小年轻之间的事唐老师自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还有些乐见其成。

        唐老师没说什么,乔乔先红了脸,心虚地小小声跟老师道别。

        知道她害羞,唐老师没多说什么,只笑着挥手示意两人先走,他还要去办公室备课。

        言讫,唐老师便回了办公室,回身关门的时候一抬眼就见长长的走廊里,一高一矮两道身影慢慢朝教学楼门口走去。

        中途乔乔朝陆迟伸手,大概是想自己拿书包,陆迟轻松避开,稍一侧身却把一早拿到手里的绒线帽戴到了乔乔头上。

        没控制好手劲,戴得歪歪斜斜,甚至弄乱了乔乔细软的发丝。乔乔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抬手自己扶好帽子,把乱了的发丝细细地塞进帽子边沿。

        乔乔本就头小脸小,戴上这个帽子,更显小小的白皙粉嫩的一团,再加上这帽子顶上还坠着个绒线球,歪歪斜斜地搭在脑后,随着乔乔的走动颤颤巍巍地轻动。

        整个一可爱暴击。

        陆迟没控制住手痒,揉了揉乔乔的脑袋,抓着绒线球捏了两下,这才一本满足地收回手。

        办公室里,唐老师翻开教案本,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一幕,靠在椅背上摸了摸自己光可鉴人的头顶,发出一声感叹。

        ——年轻真好啊!

        ·

        北方深冬爱刮风,就算只是小小的一股,也像是刮骨的刀,刮得人刺疼。

        到车站的时候正巧一辆公交车停靠,两人一前一后上了车。

        车里空调开着,小股的暖风不间断地吹着,乔乔舒了口气,在车厢中部找了个地方站定。

        车上人不少,为防乔乔被挤到,陆迟就站在她身后,胳膊从后方伸过去抓着座位旁的扶杆,把乔乔整个人虚虚护在怀里。

        车驶过一站,停靠了片刻。

        再启动的时候,乔乔没站稳晃了下,与此同时,从她微张的唇间溢出一声小小的嗝儿。

        乔乔没顾着站稳,忙抬手捂住嘴,慌张地偏头看了眼陆迟。

        陆迟扶了她一把,刚松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一层薄粉从乔乔的脖颈顺着耳后一路蔓延到脸上,快要熟透了一样。

        知道她羞窘,陆迟没刻意强调什么,淡淡地问了句:“胃里进凉气了?”

        乔乔红着脸紧紧捂着嘴,刚想点头,身子一颤,又打了个嗝儿。

        于是本就因为窘迫羞怯添了层水汽的眼里又多了几分懊恼,连跟陆迟说话都放弃了,径直低着头转过身去。

        从陆迟的角度,能看到她红透的耳尖,略微有些凌乱的发丝零碎地分布在而后,车内暖黄的灯光给她侧脸镀上一层毛绒绒的金边,而她细白的手指捂着嘴,微垂着眼,卷翘的睫毛一颤一颤。

        小心翼翼又很好欺负的样子。

        想拨开她的手,把她按在柱子上狠狠亲。

        陆迟心里蠢蠢欲动地想,然而出口的话却低沉温柔,舌尖绕着缱绻,安慰眼前明显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的小姑娘:“回去喝点热水就没事了。”

        乔乔本来在拼命催眠自己不要在意不要在意,猛地听到陆迟的声音,受惊一般转过头,茫然眨了两下眼睛才慢慢回忆起刚才陆迟说了什么,抿着嘴笑了下,却又突然意识到自己捂着嘴陆迟看不到,便认真点了点头。

        然而等到回到家,乔乔捧着大号的马克杯拼命灌了两杯温水,喝了一肚水依然还是止不住地打嗝。

        乔乔左手捂着嘴,隔一会儿便轻轻抖一下,然后小小的几近于无地叹一口气,继续捏着笔做题。

        陆迟余光看着,耳朵听着,越看越听就越觉得可爱,想揉。

        慢慢的连题也不做了,单手撑着头偏过身盯着乔乔看。

        乔乔本来没注意到,但过了好一会儿发现陆迟面前的习题册好半天了也没翻过一页,觉得奇怪,抬眼一看这才发现陆迟手里拿着笔却撑着头看她。

        还以为是自己打嗝影响到了他,乔乔用力捏了下笔,合上笔盖,不好意思地说:“是不是我影响到你了?我还是回去吧。”

        说着就合上练习册准备走。

        陆迟按住她的手,留人:“回去一个人多无聊。”

        见乔乔犹豫地看他,陆迟又说:“你那点动静,我要不用心听还听不到,哪儿能影响我。”

        “我就是自己静不下心,想着这么做题也是瞎做,干脆就没写了……”

        “你真没影响我,真的!”

        他强调了好几遍,乔乔才勉强相信。

        她翻开练习册,示意陆迟继续做题,多做几道题慢慢就能进状态了,陆迟却又说:“说起这个,我倒是有个办法治打嗝……”

        乔乔把视线从题目上移开,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

        “要不要试试?”陆迟一点点把人往陷阱里引。

        乔乔没发现陆迟的意图,她只想赶快停下打嗝。

        就在乔乔点头的一瞬,陆迟倾身覆上了她的唇。

        刚才不是在说治打嗝的办法吗?怎么又……

        乔乔心不在焉地想。

        就在她出神的这几秒时间,陆迟已经撬开她的齿缝,开始攻城掠地。

        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他惩罚似地用牙齿轻轻磨了磨她的下唇。

        许久,陆迟才吮了吮她被亲得水红的嘴唇,意犹未尽地放开她。

        乔乔被亲得迷迷糊糊,早已忘了方才的疑惑,眨巴着一双雾蒙蒙的眼睛懵懂懂地看着陆迟。

        陆迟放开她,向后靠在墙上,松松垮垮地没个正形,挑眉笑问:“还打嗝么?”

        乔乔被他亲的七荤八素,听到他的话怔了下,过了几瞬才发现她想方设法都没能止住的嗝儿竟然真的停下了。

        可是这个办法也太羞人了点……

        乔乔慌忙坐正,拿起笔眼睛胡乱扫着面前的题干,假装在认真做题。

        陆迟看穿不戳穿,笔在指间转了圈,好不得意。

        ——“以后打嗝就这么治,怎么样?”

        作者有话要说:我迟哥,在耍流氓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我拖着二百斤的肉在他身后死拖硬拽拽不回来[手动再见][生无可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