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可爱过敏症在线阅读 - 第59章 开学第二

第59章 开学第二

        惊蛰过后,天气渐暖,万物换新。

        按照七中惯例,高二下半学期开始,走读生要跟着住校生一起上两节晚自习。

        晚饭时间过后有半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过了七点,一班班主任宋老师来查晚自习纪律。

        前几天姜南突然来找她,说出国留学想申请一个好学校,请她和其他几位老师给他补习功课。

        学生要学习,老师们当然一百个乐意,最近这段时间的晚自习姜南都在年级组办公室补课。

        眼看着班里的同学们一个个上进起来,宋老师一天比一天欣慰。

        站在窗户外看了看,宋老师欣慰地点了点头,旋即目光落在最后一排。

        出乎意料的,陆迟也在。

        大概是陆迟的缘故,最后一排平时课都很少来上的几个吊车尾的男生竟然也都坐在座位上低着头安静看书。

        只是……

        看到赵星宇空着的座位,宋老师皱起眉头。

        从开学到现在,赵星宇除了开学那天下午来了一趟,两周以来他再也没来过学校。

        虽然他以前偶尔也这样长时间不来上课,但这段时间平时和他一起逃课的几个男生都有按时上课。这样一来,赵星宇的缺课就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也不知道这孩子准备以后怎么办。

        宋老师心里沉沉叹了口气,暗自思索着是不是应该给赵星宇的家长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

        三月初,学院路两旁的迎春花绽放枝头,鲜亮明快。

        乍暖还寒,还没到完全脱去冬衣的季节。

        乔乔校服外套里还套了件自己的小外套,走出小区门,晨风掺着凉意往脖子里钻。

        乔乔把小外套的拉链往上拉了拉,站在小区门口等陆迟。

        刚才他们一起下楼,陆迟说他有事,让她在小区门口等他。

        过了一会儿,陆迟骑着辆黑色的山地自行车从小区里出来。

        到了乔乔面前,他漂亮的一个漂移单脚撑住地面,把自己的书包扔给乔乔,偏了偏头示意她上车。

        乔乔坐上自行车后座,一手抱着两人的书包,另一只手犹豫了下,正要抓住车座,前面的陆迟突然伸手精准无误地握住她的手腕,把她的手塞到了他校服外套的口袋里。

        “抓紧了!”

        他扬声提醒,朗笑一声,脚下一蹬,自行车窜了出去。

        风从侧边吹来,乔乔忍不住往陆迟身后躲了躲。

        ***

        早上六点半,路灯还亮着,城市里的人大多才刚刚苏醒,路上人不多。

        一路绿灯,顺利到了学校门口。

        进了校门,陆迟刚准备去自行车棚,姜南冷不丁从背后窜了出来。

        姜南最近刚把作息习惯掰正过来,一大早打着哈欠来了学校,一眼就看到人群中的陆迟以及他那辆车。

        等看清楚陆迟那辆车变成了什么样儿,姜南算是彻底醒了。

        “我艹我艹我艹!”

        姜南围着陆迟的车转了两圈,一边转一边摇头。

        “迟哥你不想要这车了你给我呗!至于这么折腾它?!多大仇?!”

        陆迟这辆山地是去年买的,十几万的车,没骑过几次,姜南好几次想借出来玩玩都被陆迟无情拒绝,没想到现在就成了这样。

        “这特么……”姜南一脸便秘地看着他的“梦中情车”那明显新装上的后座和脚踏板,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转到前面,更是一脸哔了狗的表情,“这特么还装了铃儿!”

        姜南伸手拨了两下,铃铃铃的,还挺清脆!

        这感觉……

        怎么说呢,就好像有人买了辆限量版的玛莎拉蒂然后给上面喷了层屎黄色的漆还写了一行大字——“xxx婚介中心”。

        暴殄天物啊这是!

        “烦不烦?”

        陆迟拨开姜南铃铃铃个不停的手,推着车往自行车棚走。

        姜南跟上去,还在为这辆山地心痛,“迟哥,你跟我说说呗!你怎么想的?”

        陆迟把车上锁,把姜南往一旁推了推,让他离自己远点,“老子接女朋友,你有意见?”

        “……”

        姜南一时语塞,好半天憋出两句,“没,没意见。”

        大意了。

        就说除了新同学,还有谁能让迟哥做出这种奇葩事?

        这特么……

        大手笔。

        改车接女友,烽火戏诸侯。

        牛逼,牛逼。

        ***

        第二学期结束,转眼又是暑假。

        作为准高三生,这一年暑假他们的假期只有七月底的一周。

        八月初,安城正闷热,七中高三年级已经提前开学。

        头顶风扇开到最大,依旧对抗不了半分炎热,扇出来的风都是热的。

        午自习的时间,几个男生去操场打了会儿球,回来一个个满身臭汗。

        陆迟去厕所洗了把脸,把头伸在水龙头下冲了个爽,擦也不擦顶着一头水回了教室。

        高二最后一次期末考试,乔乔和陆迟以一分之差分列年级第一、第二名。

        成功在学校光荣榜上拍了个“结婚照”。

        前两天开学换座位,两个人坐了同桌。

        陆迟回到座位上,没有立刻坐下,站着吹电扇。

        头顶的水滴沿着他越发分明的脸部轮廓落入宽大的球衣,满身的荷尔蒙,看得班里好些女生脸红心跳,低声议论着。

        乔乔停下做题的手,捏了捏手里的笔,到底没忍住,从桌兜里拿出一包手帕纸递给陆迟。

        陆迟假装没明白她的意思,弯腰探着上半身问她:“怎么了?”

        随着他的动作,头上的水滴到了乔乔露在外面的手臂上。

        乔乔看了他一眼,不意外地看到他眼里促狭的笑。

        她抿了抿嘴,打开手帕纸,抽出一张,抬手在陆迟额头上蹭了蹭。

        陆迟目的达到,把头又往乔乔跟前凑了凑,乖乖弯着腰让乔乔给自己擦头上的水。

        球衣宽松,顺着他的动作往下敞了敞,露出胸口越发分明的肌肉轮廓。

        乔乔擦着擦着,不经意地一瞥就看到了他布着涔涔汗意的胸口。

        她手上一抖,匆忙移开视线,胡乱抹了几下,收回手,“好了。”

        陆迟顺着她的意思在座位上坐下,翻开书做了两道题。

        一转头见乔乔满脸通红,手上还捏着刚才给他擦汗的手帕纸。

        他转着手里的笔笑了下,凑到乔乔耳边低声问:“好看吗?”

        乔乔一时不察,呆呆点了点头,反应过来又是一阵手忙脚乱,摇头不是点头也不是。

        “以后有的是机会看。”

        陆迟笑得没脸没皮。

        “不仅能看,还能摸。”

        作者有话要说:闻到要完结的气息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