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都市小说 - 可爱过敏症在线阅读 - 第62章 家长第一

第62章 家长第一

        在乔乔把陆迟按在篮球架上又亲又咬的时间里,教导主任已经沿着橡胶跑道走到了两人面前。

        手电筒的光打在陆迟脸上,亮得刺眼。

        陆迟阖眼,略微偏头避过直刺眼睛的亮光,抬起另一只手把乔乔的头按进自己怀里。

        教导主任显然没想到都到这个时候了,面前的这两个胆大包天的学生还能这么淡定。

        火气上涌,他晃了晃手电筒,朝陆迟怀里的人点了点下巴,浓黑的眉毛打了个结,厉声呵斥:“还没抱够?!转过来让我看看你哪个班的!”

        怀里的人没有丝毫动静,脸埋在他怀里,动也不动一下,像是丁点儿没有被教导主任的话吓到。

        陆迟不免有些讶异,低头一看,却见乔乔双眸紧闭,粉嫩的唇瓣微微张着,呼吸平稳。

        ——这个始作俑者搅浑了一滩水后,潇洒地甩甩手,睡着了。把这么个烂摊子留给了陆迟。

        陆迟勾着嘴角忍不住笑了下,揽着怀里的人让她舒舒服服地睡着,这才抬眼对教导主任无奈地说:“睡着了。”

        这语气就好像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七中的教导主任,而是他的哪个兄弟。

        兄弟想看一眼他的女朋友,他无奈地告诉他,她睡着了。

        平静得有些有恃无恐。

        睡、睡着了?!!!!

        教导主任显然是没想到陆迟会给他这么一个回答,一时间怒气上头,暴跳如雷地怒吼:“你们!你们哪个班的!叫你们班主任过来!反了天了!!!”

        陆迟的反应是单手捂住乔乔朝着教导主任那边的耳朵,甚至安抚似地轻轻拍了两下她的背,语调平静地回答教导主任的问题:“高三一班。”

        ***

        高三一班班主任宋老师正在班里查晚自习纪律,就见年级组一名同事站在前门口神色紧张地对她招手示意她出去。

        宋老师看了眼教室里齐齐埋头学习的学生们,面带疑惑地走出教室,随手带上教室门,压低声音问道:“杨老师?”

        杨老师拉着她往前走了两步,同样压低声音告诉她:“吴主任抓到你们班两个学生早恋,现在正在年级组办公室呢!你快过去看看吧!”

        一班的学生……

        宋老师心里大致过了下今天晚自习请假的人,心里大致有了数,朝杨老师道谢:“行,我知道了,谢谢杨老师。”

        杨老师见她气定神闲的,忍不住提醒她:“吴主任看起来气坏了!我来学校一年,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生气,你注意点啊……”

        宋老师点头,快步下楼。

        到了年级组办公室,一进门,就算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宋老师还是不免有些惊讶。

        只见教导主任一脸怒气地坐在办公椅上,陆迟气定神闲地站在他对面,而乔乔……

        她坐在陆迟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微微歪着头靠在椅背上,显然是睡着了!

        这……

        宋老师以为自己看错了。

        乔乔同学平时乖巧听话,是一班各科任课老师的心头宝,怎么、怎么会……

        盯着面前一站一睡的两个学生看了会儿,教导主任坐不住了,站起身背着手烦躁地原地转了两圈,没好气地对陆迟说:“她什么时候能醒?”

        怕陆迟说出什么话再火上浇油,宋老师连忙快步走过去。

        她假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看教导主任,又看看自己的两名学生,疑惑道:“吴主任,这是?”

        教导主任也是把人叫到了年级组办公室,灯光一亮,他才慢慢想起来面前这两名学生都是谁。

        今天下午年级组才开了会,分析年级前二十的学生的成绩,面前这两名学生可不就是现在年级第一、第二?!

        刚才他也是被气着了,才一时半会儿没想起来。

        没想起来倒还好,一想起来教导主任又是生气又是头疼。

        这两名学生——

        一个从转学来就以绝对高分稳坐年级第一的宝座,他看过她的成绩单,各门课从来是稳稳当当,理综数学满分是常事也就不说了,就连稍微短板的语文成绩也是稳中有升,可以说只要她能保持这样的状态到高考结束,七中今年很可能能把丢失多年的省状元宝座再夺回来!

        另一个,他更熟悉。

        陆氏集团独根独苗的太子爷,稳当当的继承人。一年以前是学校处分公告栏的常客,升旗仪式上他不知道多少次点名批评过的校霸!说真的,如果不是陆总每年给学校捐赠的款项,吴主任根本不会忍受有这么一个刺儿头在他眼底下一次又一次的蹦跶。

        但这一年以来,陆迟的成绩单同样也无数次被摆到他面前,从年纪吊车尾到年级第二,陆迟的进步速度让所有任课老师都叹为观止。甚至前段时间期末考试成绩出来,他还亲自给陆总打了电话汇报了这个喜讯。

        当然,陆总也很大方地表示要给学校再捐一栋图书馆。

        回忆起下午看过的这两名学生的成绩单,教导主任心里再一次明确,抛开家世什么的不说,这两名学生确实是七中争夺高考省状元的好苗子,就算没有省状元,也是稳当当的华大苗子。

        这可就不好办了。

        轻飘飘揭过?这事儿没几天肯定会满校皆知,到时候不是助长早恋风气?

        严重点处分?

        教导主任摇了摇头,他虽然严厉点,不受学生欢迎,但他也是实实在在地为学生考虑,不想以后往华大输送的两名好苗子档案里有污点。

        当然,教导主任心里这么想,面上却不会露出端倪。

        毕竟该给的教训还是要给的。

        ——却不知道陆迟正是吃准了他的这些顾忌才会这么有恃无恐。

        “宋老师,你看你们班的这两个学生怎么回事?!”

        教导主任厉色不改,“偷偷在操场做一些校规不允许的事!被我发现了还一点不知道悔改!”

        “陆迟!”

        宋老师把名字念得很响,像是在提醒教导主任,“乔乔这是怎么回事?”

        没等陆迟说话,宋老师又摸了摸乔乔的额头,担忧地对教导主任说:“乔乔这孩子一直挺乖的,今天这样……”

        她面露为难,“可能是生病了,额头有点烫,您看不如我先把她带回去,这要批评教育明天也不迟,万一孩子身体出什么状况了……”

        乔乔本来就只喝了杯酒精浓度极低的鸡尾酒,只是因为她从来没喝过酒反应才会这么大,在操场上停留许久,陆迟身上的酒气都散了更别说乔乔的。

        教导主任看不出来乔乔到底是怎么了,见她双颊通红,宋老师又说她额头发烫,再回想这一路上乔乔的情况,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更加确定乔乔可能是生病了,一时也不敢大意,连忙说:“快去校医室看看,不行就送到医院看看情况。高三了,学生压力大,你们做班主任的要注意点学生的身体和心理情况……”

        教导主任这么好说话,宋老师哪还有不答应的,示意陆迟和她一起扶起乔乔往外走。

        ***

        出了教学楼,宋老师才问陆迟:“乔乔这到底怎么回事?”

        拿了班主任给的请假条出去给乔乔过生日,结果捅出这么个篓子,还得让班主任帮忙收拾,确实挺不好意思的。

        陆迟摸摸鼻子,难得有些心虚,“把鸡尾酒当果汁,喝醉了。”

        “你们可真是……”

        宋老师又好气又好笑,指了指陆迟,“可真行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当时请假的时候怎么跟我保证的?说的倒是好听,就给我这么把人带回来了?”

        陆迟和乔乔的事宋老师多多少少心里有点数,不过乔乔一向乖巧学习又认真,还把陆迟的成绩也带了上来,见他们俩就算谈恋爱也没落下学习,反而劲头更足,宋老师想着这也算是件好事,干脆就当做不知道了。

        前两天陆迟找她要假条的时候她还想着就一下午,不碍事,痛痛快快就答应了,结果可倒好,这俩人干脆给她把事情干折腾到教导主任面前去了!

        “你呀,真该庆幸,要不是上回期末考试你得了年级第二,吴主任能这么轻易放过你?”宋老师一边扶着乔乔往外走,一边提点陆迟。

        说到底,作为学生,学习成绩才是最大的本钱。

        陆迟当然清楚,正是因为清楚,所以才仗着底牌有恃无恐。

        “行了,我扶着乔乔,你回教室拿东西。”

        ***

        陆迟背着乔乔走出电梯,从她书包里掏出钥匙正开着门,背上一路上睡得安安静静的人忽然搂着他的脖子撒娇似地蹭了蹭,含糊不清地呢喃了一句:“陆迟……”

        陆迟动作一顿,打开门,把乔乔放到卧室床上,俯身盯着她睡得粉嘟嘟的脸颊看了会儿,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亲。

        想到刚才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他捏捏乔乔的脸蛋,低声道:“明天要吓坏了吧。”

        “不过没事儿……”

        他拨开她额上几缕碎发,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温柔又小心,“男朋友在呢。”

        ***

        喝了点酒,乔乔一夜酣睡,早起差点睡过头。

        急急忙忙到了学校,刚进一班,就发现班里的同学齐刷刷朝她投来敬佩的目光。

        乔乔不解地转头看陆迟,却见陆迟勾着唇揶揄地看着她。

        乔乔压根儿不记得昨晚上发生的事,正要问陆迟,姜南不知道从哪儿钻了出来,一脸亢奋夹杂着八卦地盯着乔乔上下打量了一遍,啧啧称奇:“果然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小可爱,佩服佩服!”

        这一连串的反应搞得乔乔一头雾水,缓慢地眨着眼睛,小心翼翼地问姜南:“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

        班里同学看她的眼神都好奇怪。

        姜南看了眼乔乔身后的陆迟,目光转回乔乔身上,“小可爱,你真不记得了?”

        乔乔傻傻摇头,“记得什么?”

        “你昨天晚上喝醉了当着教导主任的面把迟哥按在操场篮球架上强吻的事啊!”

        什、什么?!!!

        乔乔双眼睁大,呆愣愣地看了姜南几秒。

        又想起什么,她赶忙转过头看陆迟。

        陆迟靠着门框,半屈起右腿,好整以暇地看着乔乔。

        乔乔终于相信姜南说的都是真的。

        她,她竟然真的强吻了陆迟……

        还、还被教导主任看到了!!!

        ***

        直到被叫到教导主任面前,乔乔还是没从这件事给她的震撼中回过神,甚至连临走前陆迟在她耳边说的那句“别怕”她都没听到。

        教导主任见她精神还好,看起来不像还生着病,稍稍放下心来。

        对于学生早恋,七中的做法一向是把学生分别叫过来谈话,态度好的基本就是换个座位或班级,把两人分开就好,态度差点的就叫家长,通知一方转学,总之是处理得越隐秘越好。

        陆迟和乔乔这件事,教导主任当然不可能叫他们任何一方转学,只能是先从学生下手。

        女同学一般比较好说服,教导主任就让人先把乔乔叫了过来。

        乔乔站在教导主任面前,此时她脑子里依然回荡着姜南亢奋的声音——

        你昨天晚上喝醉了当着教导主任的面把迟哥按在操场篮球架上强吻……

        性格使然,乔乔长到这么大,从来是乖巧懂事,小心地恪守作为学生的本分,甚至连跟同学生气闹别扭都没有过。这么多年来,她做的最最最出格的是恐怕就是和陆迟谈恋爱,即便这样,她也要拉着陆迟一起努力学习,考个好大学……

        现在突然知道自己做了这么一件“叛逆”的大事,乔乔脑子里简直是一片混乱。

        此刻她根本想不起来刚才陆迟在她耳边说的那句——

        “别怕,他如果逼你,就把事情全部推给我。”

        她既慌张又茫然,抓不住一丝头绪,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连教导主任在她面前说着什么她都没听到。

        七中的教导主任还从来没这么苦口婆心过,把能分析的都给乔乔分析了,甚至连等高考完拿到一个好成绩后你们再考虑这件事也不迟——这样的话都说了出来,谁知道面前的女生始终低着头一言不发。

        以为她是打定主意不听劝,教导主任一时火冒三丈,喘着粗气教训乔乔:“不要以为你现在是年级第一就高枕无忧了!高三一年能发生多少事!往年的尖子生临到高考成绩下滑也不是没有!好好说你不听!那就给我叫家长!去!给你家长打电话!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说!”

        乔乔被他吼得一震,呆呆愣愣地出去打电话。

        乔慕刚好结束了一组数据的观测,换了衣服准备回住的地方休息,口袋里手机一阵疯狂震动。

        见是乔乔,乔慕接起电话,还没说话就听到那边乔乔带着哭腔的一声“爸爸”。

        乔慕心里一慌,赶快叫乔乔,“怎么了宝贝女儿?”

        乔乔蹲在年级组办公室外面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她又怕又内疚,觉得是自己害了陆迟,慌张和自责快把她淹没。

        这会儿她也忘了要把事情原委跟乔慕说清楚,只是一边抽噎一边对乔慕说:“爸爸,你能来学校一趟吗?我、我犯了错,老师要叫家长……爸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语无伦次,翻来覆去说了好几遍,乔慕也只听明白了一句叫家长。

        以为是乔乔遇到了什么大事,乔慕顾不上别的,安抚了乔乔几句,挂了电话就去请假。

        他的女儿自幼乖巧,他还从来没见过她哭得这样委屈,乔慕的心都被她的哭得拧巴在了一起。

        ***

        陆迟从宋老师办公室出来就看到乔乔蹲在楼梯拐角的地方,缩成一团,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她就连哭也是极安静的,只是不停的抽噎,肩膀一耸一耸的,看起来可怜极了。

        陆迟脚下一顿,旋即快速上前,在乔乔面前蹲下,捧起她的脸,又心疼又焦急地问:“怎么了?他骂你了?”

        一听是陆迟的声音,乔乔哭得更厉害了,抽抽搭搭地不停跟陆迟道歉:“陆迟,对不起……”

        对乔乔而言,现在的情况无异于天大的事。

        她眼泪一滴滴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扑簌簌往下落,好像打在陆迟心上。

        他抹去她的泪水,顾不上现在是在学校,把她抱进怀里轻拍她的背,“对不起我什么?是我缠着你要你做我女朋友,也是我先亲你抱你。要按你这么算,这事儿还是我对不起你呢,要不是我,就你这兔子胆子,敢做什么?”

        “不、不是……”

        乔乔哭着摇头,“可是、是因为我,我们才被老师发现了……”

        “如果是因为这件事儿,那你更不用说对不起了。”

        陆迟把乔乔从地上拉起来,搂着她的腰把人推进了一旁楼梯拐角下的储物室里。

        反手关上门,陆迟单手撑在乔乔耳侧,低头对她说:“说真的,虽然口水吴这边还挺麻烦,但是……”

        他笑了下,抹去她眼角的湿润,凑到她耳边对她说:“昨天晚上的事,我一直不介意多来几遍……”

        那可是她第一次主动吻他,虽然吻技他不敢苟同,但带给他的悸动和愉悦却全然不同于他吻她。

        “还有……”

        陆迟轻轻吻着乔乔的脸颊、嘴角,嗓音低哑性感地诱哄她:“你当着别人的面把我按在篮球架上又亲又咬,是不是应该对我负个责什么的……”

        余下的话语湮没在相贴的唇齿间。

        陆迟从昨天晚上就开始想了,想把乔乔按在身下狠狠地亲吻,亲到她哭着求他放过自己。

        狭小的储物间里,两个人身体相贴,唇齿相依,黏腻的水声交织着火热的呼吸声不断响起。

        许久,陆迟才意犹未尽地放开乔乔。

        他看着她被亲吻得红肿的唇瓣,拇指忍不住慢慢地在她唇上摩挲,“别怕,男朋友在呢,不会有事的。”

        ***

        当天下午乔慕才赶到了学校。

        到了学校一了解情况,见过世面如乔慕也不免呆了片刻。

        他的女儿,他乖巧可爱说话都不敢大声的女儿,竟然、竟然——

        把同班男同学按在篮球架上强吻!!!

        乔慕有一瞬的晃神,怀着这样的心情,等他见到陆迟爸爸,发现对方正是乔乔小时候关系极好的邻居孩子陆迟的父亲时——

        乔慕竟然有那么一点理解了乔乔的想法。

        可能、可能乔乔就是特别喜欢陆迟……

        而陆世文呢,他是一直都知道陆迟喜欢乔乔,只是他没想到,陆迟竟然已经追到了乔乔!

        这小子,还挺有能耐……

        陆世文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觉得所谓的乔乔“强吻”陆迟的事恐怕跟陆迟脱不了干系。

        说不住那臭小子就是故意的呢!他要真不愿意,谁能强迫他?

        再说了,就这事儿,这小子心里还指不定怎么爽呢……

        两个爸爸各怀心思打了招呼,面对面坐下。

        教导主任思忖片刻,语调沉沉地开口:“这个……陆总,乔先生,两个同学早恋的事……”

        “这个是我们陆迟(乔乔)的错!”

        两人同时开口,看了对方一眼,乔慕怀着“心虚”的心情示意陆世文先说。

        “吴主任,我呢,也知道老师们不允许早恋是为了孩子们好,但是……”

        陆世文说着就忍不住摆出了商场上谈判的架势。

        “阿迟最近成绩进步飞速相信老师们也是有目共睹,我听家里阿姨说了,乔乔每天监督他一起学习……”

        陆世文感激地看了眼乔慕,继续说:“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我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等到这小子懂事收心。再说乔乔同学,我见过她几次,特别乖巧听话的一个小女生,长得漂亮,性格也好,更重要的是成绩拔尖……”

        陆世文说着就开始不断地夸乔乔,听得乔慕更加心虚,连忙说“没有没有”,也礼尚往来地夸起了陆迟,“乔乔过年的时候还跟我提起陆迟,说陆迟很照顾她,乔乔内向,我和她妈妈一直担心她转学过来会不适应,多亏了陆迟……”

        “也是基地那边太忙,不然我和乔乔妈妈一直想着要去拜访一下,当年就多亏了陆迟保护乔乔……”

        一场老师叫双方家长深谈孩子早恋的见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陆世文和乔慕互相吹捧对方孩子的大型商业互吹现场,并且还有回忆当年情谊的趋势!

        教导主任和宋老师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忍不住插话,“那个……两个孩子早恋的问题……”

        “他们开心就好!”

        陆世文和乔慕异口同声地回答。

        见对方和自己想法一样,二人眼里都闪过喜色。

        乔慕虽然心痛宝贝闺女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和人谈起了恋爱,但从他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很可能是自家水灵灵的白菜主动去拱了别人家的猪,人家猪的主人还没说什么呢,他当然也希望这件事就这么过去。

        再者,乔慕和赵言蹊就是高中情侣一路修成正果,这么多年互相扶持趣味相投,感情一直很稳定,所以在乔慕心里,只要孩子不是太过叛逆,早恋其实也算不上什么。

        堵不如疏嘛!

        而陆世文呢,元宵节后他和陆迟谈了谈,父子关系虽然渐渐缓和起来,但也还没有恢复到当初的亲密,在这种时候他当然不能阻挠小情侣的感情,再把陆迟往远推,更何况就像他刚才说的,他真的要感谢乔乔,如果不是她,陆迟现在可能还是高一那个打架惹事昏沉度日的校霸,哪能变成今天这样优秀又奋进的样子。

        “这件事,就请各位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他们现在互相鼓励一起进步不是很好?强行拆散孩子,容易造成逆反心理,影响学习成绩。”

        乔慕诚恳地表明自己的态度。

        陆世文也赞同地点头。

        教导主任叫双方家长来本来是想商量下对策让两个孩子分开冷静,谁知道两边的家长竟然对这件事都很满意?!

        家长们这样的态度,教导主任当然也不好再说什么。

        何况他也担心强行让两人分开会影响成绩,只能就像乔慕说的那样——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高高拿起,轻轻放下了。

        ***

        年级组办公室外,乔乔搅着手紧张地等着乔慕出来。

        经过一早上的冷静,她现在已经不那么慌张,但紧张还是难免的。

        陆迟捏捏她的指尖,宽慰她:“没事,别紧张。”

        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被拉开,教导主任和宋老师并着乔慕、陆世文一同走了出来。

        陆世文走在前面,当然没错过两个孩子手分开的瞬间。

        他警告地看了眼陆迟,回身对教导主任说:“那就辛苦两位老师了,稍后我会让林秘书来一趟,捐赠事宜吴主任跟林秘书谈就可以,孩子们学习生活的环境,还是要重视的。”

        教导主任连连点头,笑着跟陆世文握手,“那就太谢谢陆总了,我代表七中全体教职工感谢陆总。”

        “吴主任客气了。”

        陆世文看了眼并排站着的陆迟和乔乔,目光掠过陆迟,落在看起来颇有些紧张的乔乔身上,稍稍放松了面部表情,对她点了点头。

        收回视线,他看向教导主任,“吴主任,两个孩子是不是可以回去上课了?”

        教导主任赶忙摆手,对陆迟和乔乔说:“快回去上课吧!”

        陆世文这才满意,转向乔慕,“乔先生,我送你,顺便一起吃个饭,聊聊两个孩子。”

        乔慕顺水推舟,点头答应。

        两人一道出了教学楼。

        ***

        一场风波,有惊无险。

        乔乔松了口气,低着头一下一下地慢慢上楼梯。

        陆迟跟在她后面,叫她的名字。

        乔乔转过身低头看他,“嗯?”

        陆迟往上上了个台阶,跟她视线齐平,笑着问:“我们这样,算不算见过家长了?”

        乔乔愣了下,脸唰地变得嫣红。

        她、她根本没想到这个……

        “我感觉……”

        陆迟身体前倾,碰了碰她的鼻尖,笑得志得意满,“咱爸还挺喜欢我的。”

        他说的“咱爸”当然是指乔乔的爸爸。

        乔乔没有防备地点了点头,等回过神来又慌忙摇头,“我不知道……”

        她爸爸好像……确实对陆迟很满意。

        陆迟心里有了答案,又腆着脸问乔乔:“那咱家,是咱妈做主,还是咱爸做主啊?”

        乔乔不知道他问这个干什么,想了想,老老实实地回答:“爸爸妈妈会商量。”

        陆迟就笑,也不顾及地方不对,猛地上前亲了她一口,说:“那我这,算是一半过关了?”

        在和乔乔的事上,陆迟一向想得很美,想得很远。

        作者有话要说:猝不及防见了家长233333

        -----------------

        说起来啊,当初酒在上高中的时候,高年级有一对学长学姐,跟乔乔和陆迟的情况有些相似,不过是学长监督着学姐慢慢进步,后来两个人的事情被我们当时的教导主任发现了,貌似是在操场接吻,被抓了个正着……

        那位学长是长期的年纪前三,学姐那会儿貌似也已经是年级前百名了,教导主任叫了家长,结果双方家长早就知道了两个孩子的事,教导主任也没办法……

        这件事当时在我们学校传得沸沸扬扬,我们班主任还说如果我们也像他们那么优秀,成绩稳定,那她也不管我们谈恋爱的事了23333333

        不知道学长学姐现在怎么样了,希望他们都能好好的=v=